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10章 完成任務

第210章 完成任務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如預想的,男人沒有閃開身子,她實實在在,一點縫隙都沒有的跌落在男人懷裡。

這麼主動?姜磊么想自己呀?

想到這個,原本還愣在姜磊懷裡的向知草立馬掙扎著要站起身來。

然而,她一掙扎一抬頭,臉部剛好擦過姜磊輪廓鮮明的臉頰,對上那雙深邃的眸子。

「不好意思……」

氣氛很尷尬,向知草連忙低垂眸子,有一搭沒一搭地用其他話來掩飾自己的緊張。

然而,依舊是靜悄悄的,男人沒有回應她。

一抬腦袋,向知草發現男人喉結動了動。

「我……我還要看書。」

不知道該找什麼借口,向知草緊張地胡亂扯了這麼一個理由。

是啊,她要看書,她剛才不是還在翻書本嗎?

咳咳,可是向大小姐,你確定你剛才真的有看進去嗎?

說完,向知草呼吸著男人身上散發出的淡淡清香薄荷味,

向知草驚訝,怎麼有男人身上的味道這麼清新。

想著,唇角不由揚起彎彎的弧度。

過了一分鐘,向知草稍稍回了一些神智。

突然想起,她的小木桌上還有一包藥丸,「我想喝水。」

愣了三秒鐘,向知草當男人默認,於是起身光著腳丫快速地往門口方向走去,

但是經過小木桌的時候,向知草看見桌子上平躺著的那一袋小藥丸,

鬼使神差地,她竟然快速一伸手,抓了過來,攥在手裡便下了樓。

心跳加速地跳得更快了,

向知草抬起手,低下眼眸看了看手中的白色小藥丸,怔怔地呆了一下。

想到自己是下來喝水的,

向知草使勁地眨了眨幾下眼睛,然後走到冰箱面前。

打開比她還高的雙層開櫃式大冰箱,

看著裡面各種各樣的飲料,一列列整整齊齊的礦泉水,還有一排排橙汁可樂檸檬水,旁邊還有各種各樣她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酒精濃度的洋酒。

冰涼的水汽撲面而來,向知草感覺喉嚨乾乾的,

身體上的感官貪婪地想捕捉住一陣陣迎面的水汽,她發現,原來她真的是渴了。

於是,看著淡黃色的檸檬汁,想到那種清涼中帶著甜澀的口感,

向知草伸手拿出一瓶,然後順手拿了兩個玻璃杯。

將檸檬汁從瓶子里倒出之後,向知草一手拿起杯子,

看了一眼晶瑩剔透的淡黃色液體,咕咚咕咚一口氣就喝完了。

冰涼的液體滲透灼熱的口腔順流而下,頓時,向知草感受到一片乾渴後的清涼和滿足。

感覺喝不夠,又倒了半杯,向知草仍舊一口氣喝完。

就在轉身的一霎那,一個念頭突然跳進腦海。

向知草從冰箱里拿出一瓶瓶身黑色的有個咕嚕頭標誌的洋酒,

打開了之後倒了小半杯到玻璃杯里。

拿起來輕輕抿了一口,向知草不由猛皺眉頭,

雖然她知道這些酒肯定不便宜,可是這未免也太難喝了,

怎麼會有人喜歡喝這麼難喝的酒!

想到這,向知草嫌棄地搖了搖頭。

盯著面前的黑色液體大約一分鐘左右,向知草耳邊又響起了薑母的吩咐,

向知草不由有些頭疼,

以前雲莧就說過自己太善良了,同時有時候也會有容易動搖的小缺點。

之前向知草還不以為然,然而,現在,

她又覺得雲莧說得挺對。

有時候,對於自己在乎的人,她的確是有這種毛病。

最後,閉了閉眼睛,

向知草覺得,還是由老天來決定,

於是,除了剛才倒出的那杯酒,向知草又重新在旁邊倒了一杯。

只不過,不一樣的是,

向知草往其中一杯扔了一顆白色藥丸。

這樣,是不是就算她完成自己婆婆交代的「任務」了?

想到這,向知草閉起眼睛,

將手中的兩杯酒調換位置,然後交叉調換,接著又交換,

來來回回好幾次,換到向知草都不記得原先那杯是哪杯的時候,

向知草這才張開眼睛。

盯著面前兩杯一模一樣的黑色液體,

向知草抿了抿唇瓣,深深呼了一口氣。

反正她的確是下了藥丸,已經按照婆婆的吩咐做了。

至於拿到的是不是那一杯,都已經無所謂了,重點是她順應了婆婆的要求,

婆婆也不能怪自己沒做。

於是,向知草閉氣眼睛,伸手往前探,隨手拿了一杯,

便再也不看另外一杯,直接踩著階梯就上了樓。

「嘎吱」一聲,向知草輕輕推開門,

發現男人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平躺在床上,眼睛閉著似乎已經睡著了。

向知草躡手躡腳地走過去,

將手中的玻璃杯放到白色大床旁邊的床頭柜上,

然後,站了一會,看著男人絕美的睡顏。

心想,就這麼安靜地睡覺吧。

於是,向知草輕輕地靠近床沿,低下頭俯視男人俊秀的容顏,

卻不想男人猛地一睜眼,把她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

就在她捂著胸口想要平息自己心裡的緊張的時候,男人一把拉過她的手。

心跳加速的同時,向知草下意識地轉頭往床頭櫃看去,

視線停留在床頭櫃的那杯黑色液體上。

看著自己小妻子有些漫不經心的模樣,姜磊蹙了蹙眉,

目光轉移到小妻子分心的床頭柜上。

是一杯酒!

下一秒,姜磊嘴角不由自主地揚起大大的弧度,

原來,她的小妻子,是想喝酒。

想到這個,姜磊微微直起身子,大手一伸,直接就拿起白色柜子上的酒杯,

然後輕柔問道,「想喝?」

對男人突然冒出的聲音,向知草張著嘴巴一愣,

是啊,給你喝的。

心裡這麼想著,向知草的眼神也誠實地做出這個反應。

而這個反映在姜磊看來,完全就是肯定的回答。

當向知草看著男人大口地喝了幾口之後,

心裡既激動又緊張,激動的是她想知道她剛才拿的那一杯是不是自己放了藥丸的那一杯,

緊張的是自己既想是那樣又想不是那樣的結果。

看著男人的喉結咕嚕咕嚕,少許黑色液體順著嘴唇邊沿往下流。

向知草看得目瞪口呆。

然而沒來及思考,後來男人激烈的反應,向知草便知道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