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16章 戀愛中的女人

第216章 戀愛中的女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雲莧!」

踩著高跟鞋的向知草呼喚了一聲,整個人撲上去,

摟住雲莧的脖子,絲毫不顧忌周圍人的眼神。

突然被人從背後一抱,雲莧先是微微一怔,臉色一變,

不過,下一秒,聽到向知草的聲音,馬上就平靜下來。

轉身扯下向知草掛在自己脖子上的雙手,

雲莧笑了笑,

「這麼想我么?」

向知草皺眉,假裝生氣,

「難道你不想我?」

面對眼前皺巴著小臉的向知草,

雲莧不禁有些惡作劇地伸手用力捏起向知草的臉頰,

直到向知草齜牙咧嘴不住喊停,這才鬆開手,心裡也特別開心,

「你說呢?走,請我吃飯去,讓我等了那麼久。」

摸了摸右邊被雲莧捏過的臉頰,

向知草沒好氣地白了雲莧一眼,這讓她想起小時候雲莧也是這樣欺負自己,

不過嘛,雲莧倒是很霸道,她可以這樣欺負自己卻不許其他人這麼欺負自己。

想到以前的事,向知草心裡又暖暖的。

雖然她現在不是很有錢,但是請吃一頓飯的錢還是有的,

況且,這是在她的公司附近,

難得雲莧竟然會過來主動找她,怎麼著,她也得盡一點地主之誼。

於是,向知草帶著雲莧到了公司附近一家裝修高雅安靜的連鎖餐廳。

點完菜之後,向知草拿起手邊的檸檬水喝了一口,開始好奇,

「莧菜,你怎麼突然跑到公司樓下來找我了?」

原以為雲莧會和她嬉笑著說,想你啊,不行嗎之類的肉麻調侃的話,

卻沒想到坐在自己正對面的雲莧雙手托著下巴,

眼梢嘴角同時上揚,

卻什麼話都不說。

這樣的雲莧,歡快中帶著幾分女孩子的嬌羞,是向知草從來沒有見過的。

有鬼!

向知草心裡低呼了一聲,挑了挑眉,

翹起嘴角,斜斜地睨了一眼雲莧,心想,看誰先忍不住。

於是,白色桌布的飯桌上,

兩個人大眼看小眼,嘴邊都有抑制不住的笑意。

最後,還是向知草先忍不住了,

「看你眼角含春,那一定是有喜事!我猜猜。」

向知草一手托著下巴,眼神往上挑,嘴裡叨咕著,然後突然像是想到什麼,

激動地鬆開手傾身向前開口問道,

「漲工資了?!」

雲莧依舊雙手掌拄著下巴,慢動作地搖了搖腦袋,

一副你別那麼俗的白眼表情。

猜的不對?

向知草鼓起臉頰,又進入腦洞大開模式,

沒過一秒,像是茅塞頓開一般,「那就是有星探挖掘到你,要和你簽約唱片公司?」

對面的雲莧輕輕嘆了口氣,同樣被向知草解讀為,這是一副恨鐵不成鋼,

你腦袋除了這些就沒別的了的鄙視。

接連兩次都沒猜對,向知草蹙了蹙眉頭,

心想,像雲莧平日這種對很多事情都漫不關心的人,也沒有多少事情能夠讓她欣喜,

除了錢,前途,還能是什麼?

想到這,向知草腦袋閃過一個念頭,

頓時,睜大了眼睛,食指不自覺地豎起,話都還沒說出來,

雲莧就淡淡地點了點頭,簡短的回答,「是!」

差點掉了下巴的向知草,臉上的表情轉瞬變成一臉欣慰的欣喜,

難道,難道她真的猜對了!

她就說嘛,雲莧這麼迫切地找到她公司樓下,

表面上說要一起吃頓飯,實際上肯定是有事情要宣布的。

想想,向知草覺得,這一切都是有蛛絲馬跡的,她怎麼這麼粗心!

只能說最近發生了一些事,她都沒有心情去留意雲莧身邊發生的一切。

「真的嗎?真的嗎?」

向知草沒有意識到,自己竟然一連重複了幾次,

回想高中的時候,因為雲莧的打扮太過於中性,所以向知草也猜測過,

雲莧大概不是很想找男朋友。

後來,雲莧去酒吧唱歌,而她開始讀大學,後來和盧少輝談戀愛的時候,她不是沒想像過,

到時雲莧也找個男朋友,就可以四個人兩對情侶一起逛街一起吃飯也挺有趣的。

大概,和閨蜜做這些事情,是大部分女生心裡都會有的小小念頭。

然而,即使雲莧去酒吧唱歌,也依舊很是中性,

和男生也都是稱兄道弟的模樣,一直到雲莧今年回來,

她去機場接機的時候,才覺得雲莧的打扮有了一絲女孩子的味道。

仔細想想,大概就是從那時開始吧,

雲莧的穿著也都開始改變,

不再是中性的打扮,清一色的黑色T恤黑色牛仔長褲,

不是說不好看,倒也有獨樹一幟的乾脆利落的特別,穿出了部分女生嚮往的酷酷風格。

那時的雲莧不管是個性和穿著,都散發中生人勿進的盛氣和冷酷。

而如今,眉眼間仍舊有著平日的冷傲,但卻似有似無地多了另外一抹柔意,

很是矛盾的結合在一起。

戀愛中的女人就是這麼不一樣吧?!

雲莧嘴角微微勾起,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低垂了一下眼睫毛,

一手托著下巴,另一隻手中有意無意地戳著玻璃杯裡面的檸檬冰塊。

明顯就是交男朋友的女生特有的那種嬌羞模樣,

向知草激動地一拍桌子,微站起身,俯身到雲莧旁邊,聲音不自覺地提高了幾個分貝,

也不管會不會惹來旁人的側目,

「是喬麥嗎?」

話一出口,向知草就覺得自己傻透了,要是喬麥的話,

依照喬麥的大嘴巴個性,早就主動迫不及待告訴自己了。

果然,如向知草預料的,雲莧先是奇怪地一挑眉,

然後很直接利落地否定:「不是!」

「哦。」

點了點頭,向知草瞭然,

但是心裡還是忍不住嘀咕道,可憐的娃啊,

喬麥公子啊,不是我不幫你,而是我還來不及幫你,雲莧就已經是別人的了。

你可別怪我啊。

不懂為什麼向知草激動過後又是一陣平靜的思索模樣,

雲莧抿了抿嘴角,然後抬頭,唇邊上揚,

「是青禾!」

「青禾大哥啊,嗯嗯,青禾大哥也很好!」

如自己剛才推斷的,不是喬麥,可能性最大的就是青禾大哥了。

向知草對青禾的印象還不錯,講話聲音很溫柔,

看雲莧的眼神也很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