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17章 我就在這

第217章 我就在這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向知草突然很好奇,

像雲莧對陌生人或者不熟悉的人,都是冷冷的性子,

青禾是怎麼虜獲芳心的。

「莧菜,要不要跟我分享一下,青禾大哥是怎麼表白的?」

清澈的眸子亮光閃閃,向知草挪了挪自己的椅子,整個身子傾斜往前,

想湊得更近一些。

向知草很積極的模樣,

看在雲莧眼裡,不由噗呲一笑。

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的這個話題好笑,所以向知草挑了挑眉,

依舊很耐心地等待雲莧繼續講下去。

「真的要聽?」

笑夠了之後,雲莧才回過頭,淡淡地問了一句。

向知草連連點頭,

肯定的呀,一段戀愛中,曖昧讓人砰然心動,表白是捅破這一層窗戶紙。

所以,一段戀愛過後,不管是結婚還是分手,表白的那一刻總是讓人印象深刻的。

見雲莧詢問了之後,卻還一直遲遲不開口,

向知草的胃口被吊起,於是再次忍不住自己先開口,

沒辦法,雲莧不主動開口,她只能以詢問的方式來得到雲莧的回答。

「莧菜,我猜,青禾大哥是不是買了玫瑰花送到酒吧,然後到台上當著酒吧里所有人的面當面表白,說了聲,我愛你?」

顯然,這個答案是錯誤的。

因為聽到這個答案,雲莧直接眉頭耷拉了下來,

「太老套!」

不是,竟然不是!

當初,在學校裡面她傷了腿,盧少輝照顧了自己好一段時間,

女生宿舍樓不準男生進入,為了照顧自己,聽舍友說,盧少輝沒少被樓下宿管刁難。

他還每天都接自己上下課,本來她也不接受盧少輝的幫助的,但是因為時常出去外面兼職,她身邊也沒有其他要好的朋友。

最後,又不想落下自己的功課,畢竟那時,獎學金對她來說很重要,

她沒有辦法,只得接受盧少輝的好意。

就是在那時,她和盧少輝的感情突飛猛進,

覺得身邊有個人這麼照顧自己,這種被照顧的感覺真好!

而盧少輝也的確為她做了很多事。

只要有時間,除了他自己的課程之外,其他時候,

盧少輝的心思都是放在她的身上。

不捨得她夜晚出去兼職,怕她出去外面兼職有危險,便每天都偷偷跟在自己身後,

直到有一天,無意中被她看見。

透過各種途徑了解她的信息和喜好。

類似的事情很多,她一直看在眼裡,對盧少輝的感覺也慢慢的變化,感動的同時有了一些喜歡。

想到這,向知草兀自笑了笑。

女生就是這樣吧,先是感動,感動過後一點一滴地積累,就慢慢地有了一些喜歡。

當然,前提是本身不反感。

相對比其他男同學的糾纏,盧少輝在所有追求者倒是最落落大方的那一個,

也是即使被拒絕幾次依舊鍥而不捨的那一個。

直到後來,在一次兼職活動中,她不下心掉進湖裡。

掉進湖裡的那一刻,她完全懵了,隔了一秒才反應過來,卻沒力氣喊,

腦袋一片空白,在水裡不斷地撲通,

嗆水的同時,聽到旁邊有個人跳了下來,還有人喊救命。

最後,她很快就被人救起,

因為獲救及時,所以她倒也沒什麼事,只是那時候恰逢冬天,身體凍得不行。

然而,卻聽見有人說,湖裡還有一個人。

那個人被救起之後,向知草才發現,竟然是盧少輝!

他不會也恰巧掉進水裡的吧?

「不會游泳,還救什麼人!」

聽到周圍圍觀的人的調侃,她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就是在那一瞬,她突然就感覺眼角一股濕熱,

那一刻,她腦海里的所有想法,就只是希望他能醒過來,只要他醒過來,她便什麼都答應。

萬幸的是,盧少輝雖然溺水時間比她長,可是經過人工呼吸很快便醒過來。

隔天,盧少輝在宿舍樓下等她,再次表白自己的心意,

她便接受了。

接受那一刻,她的心中的確就像小說里的那樣,小鹿亂跳,面紅耳赤。

她以為她的生活從此就有了色彩,有了光亮,

畢竟,這是一個願意為她付出生命的人!

可是,她怎麼也想不到,臨近畢業,他卻有了其他女人!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深深呼了一口氣。

對自己說好了不再去回想以前的事情,而事實上,

和姜磊在一起之後,她也刻意不去想以前的事情,她以為她全忘了,

而實際上,那些年那些好,她只是保留在心底了。

雖然成為不了夫妻,後面還有一些不快的回憶,

但是戀愛一開始,總是好的,

那種美好的感覺,即使後來痛苦,也總是不自覺地保留在自己的潛意識裡。

偶爾,也會浮現出來。

只能說此情可待成追憶,

過去的,終究過去了。

又嘆了一口氣,向知草抬起頭,剛好對上雲莧很是打趣的眼神。

「想什麼呢?我說老套打擊到你了么?」

當然不是,

只是她也不知道怎麼和雲莧說,

畢竟,雲莧和盧少輝也不熟,而且過去了的事情,現在還翻出來說也沒什麼意思。

輕輕晃了晃腦袋,向知草從剛才的低沉情緒中回過神來,

揚起臉上的笑容,繼續開口,

「不是,我在想啊,竟然不是那麼老套的,

那不會是直接買戒指求婚吧?」

雲莧聽不下去了,臉上的意思明明白白地寫著,越想越老套。

「不是!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有些時候,一個人過久了,

會突然發現,有個人關心自己這種感覺挺好的。」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一愣。

是啊,她剛才也是在想這些。

「原來他為了我,放棄了去北京的工作機會,

這只是其一,其二是我發現我對他是有感覺的。當聽到他要走的時候,

心裡空落落,好像丟了什麼一樣。

後來,想了很多。」

向知草忍不住好奇插嘴,

「然後你就表白了?」

聽到這個話,雲莧笑笑,

「沒有,昨天他發現我的食指上套了一個戒指,就指著說,不可以把戒指戴在那個手指上面。

我說他多管閑事,他告訴我戴戒指在那個手指上,是代表等人求愛的意思。」

向知草失笑,沒想到青禾大哥也懂戒指戴在每個手指上的寓意。

「他直接脫掉我手上的戒指,然後說,不用等了,我就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