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19章 安心溫暖不少

第219章 安心溫暖不少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看著暖黃水晶吊燈照射下的那碗熱氣騰騰的面,捏著筷子向知草有些晃神,遲遲沒有下筷。

原以為自己是因為肚子餓了,只要趕快找點東西吃,就一定不會心情低落。

不是有調查說嗎,人在晚餐不定時或者沒吃晚餐的時候,

血糖容易低,也就容易心情煩躁。

所以,她立刻給自己煮了一碗面,

原以為在暖黃的燈光下,一碗熱氣騰騰的麵條能把冷秋帶給自己的涼意全都趕跑。

可是,事實卻是,她竟然沒了胃口。

也沒想像中的帶著她溫暖的感覺。

捏緊筷子的右手不禁鬆了松,愣著將近三秒鐘,

向知草將手中的筷子放回桌面,雙手合攏交疊倚靠在桌子邊沿。

回頭掃了桌子周邊的位置一圈,向知草覺得越發冷清。

不由鼻尖一算,眼淚吧嗒吧嗒不爭氣地掉了下來。

什麼時候自己竟然這麼脆弱了?

向知草問自己,一把揚起手抹掉臉上的淚珠。

溫熱的液體蹭在手背上,原本還帶著熱意,沒過兩秒立刻開始凉冷。

「就只是出去應酬,有什麼好哭的。」

對自己最近莫名的軟弱,向知草沒好氣地低罵了一聲自己。

本來就只是出去應酬而已,又不是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

這麼勸慰自己的同時,向知草抽搭了一下鼻子,想要仔細剖析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是因為羨慕,羨慕雲莧之間純粹的愛情。

還是因為聽到雲莧的事情之後,不自覺地勾起了那晚的回憶?

不得不說,她還是介意的。

向知草張開手掌,往自己臉上上下搓了搓,深深呼了一口氣。

感覺自己的心情平復了一些之後,向知草從座椅上站了起來,上樓梯進卧室。

進了卧室,向知草拿了一件睡衣進了浴室,

匆忙地洗了個熱水澡,倒不是她趕時間,而是漫不經心地洗了洗,

她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洗澡洗得有多快,

也懶得將臟衣服扔進洗衣機,而是直接扔到臟衣簍里。

要是在平時,向知草會順手將衣服丟進洗衣間,等它自動洗好後,立馬將衣服晾上。

雖然白天吳媽會在他們走後,過來幫她們換床褥洗碗晾衣服這一系列家務,

但是向知草始終不覺得自己是個嬌氣的人,

所以幾乎不會將衣服留到隔天再洗。

只是今天,她實在不在狀態,

是雲莧的戀愛讓自己失落也好,是姜磊的應酬讓自己黯然也罷。

她也覺得自己有些無厘頭,好好的日子不過,偏偏要想那麼多。

可是,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總是有意無意地提醒她,她和姜磊之間其實隔了一道似有似無的鴻溝。

站在洗漱台面前,向知草拍了拍自己的臉蛋,

彷彿這樣才會更加清醒一般,

將牛奶卸妝液倒在化妝棉上,向知草開始卸妝,最後用洗面奶將臉洗乾淨。

洗完臉後,看著裡面透凈的小臉,向知草這才感覺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

不過就是簡單的吃飯洗澡這種日常小事,

對今天的她來說,卻覺得很是麻煩瑣碎,心裡的惰意讓她懶到不想動。

不過還好,她已經完成了最討厭的事情。

現在就只剩下刷牙,想著,向知草便低頭,擠出牙膏開始刷牙,

就在她吐掉最後一口水,拿著毛巾擦拭嘴角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別墅一樓的大門開門聲。

向知草的動作瞬間僵了僵,立馬下意識地將牙刷丟回透明玻璃洗漱杯。

一把推開虛掩著的浴室門,以跑的速度飛快地跳上床,

猛一揪被子,蓋實在腦袋上,遮住整張臉。

聽著腳步聲從虛無到慢慢有,再到慢慢地變大,

向知草心底一凜,所有神經細胞都豎了起來,

雖然她也知道她整個腦袋都在被子裡面,別人不會看到自己的表情和動作。

可是她仍舊抑制不住地緊張,如同做賊一般,有些緊張有些害怕。

寂靜的夜晚,在被窩裡躲著的向知草,除了自己砰砰亂撞的心跳聲,

男人的腳步聲也越發明顯。

不用掀開被子,向知草都可以想像,

什麼時候男人是踩著螺旋狀的台階上,什麼時候是推開卧室的門,

更甚,什麼時候是慢慢走向床邊,

正如現在!

聽著清晰的腳步聲在床前頓然停下,

向知草立刻大氣都不敢呼一聲,連忙刷地閉上眼睛,原本拉著白色被子邊沿的那雙手

也瞬時無力地散垂成微曲的自然狀。

姜磊的視線在白色被單上一掃,

發現床上的微微的凸起,白色枕套旁邊散開著烏黑有光澤的秀髮。

而卻不見臉蛋,只有棉被覆著更高一塊的凸起。

果然,向知草的預料沒錯。

閉著眼睛的她明顯感覺原有的棉被壓迫感瞬間消失,

一陣涼冷倏地掃過她的臉。

同時,她的鼻尖聞到越來越清晰的清新薄荷味還夾雜著淡淡的紅酒味道。

不用想,向知草也猜得到,

是姜磊掀開了她蓋在臉上的被子。

清新的薄荷味在她鼻邊停留了約莫一分鐘才漸漸散去,

同時,向知草聽見男人離開的腳步聲,

像是不知道想到什麼,然後腳步折轉,接著腳步聲顯示的似乎是往浴室那個方向。

她又猜對了!

沒過一秒,她便聽到浴室門輕微哐當了一聲。

姜磊進浴室洗澡了!

然而向知草還是不敢輕易張開眼睛,

而是隔了約莫五秒鐘,才慢慢地眨動睫毛,緩緩地睜開眼睛,

腦袋微微從枕頭上上提幾厘米,

她瞥見浴室的玻璃門有暗沉的人影晃動,便知道是姜磊在洗澡。

鬆了一口氣,向知草一把將腦袋摔回枕頭上,

烏黑的大眼眨巴著盯著白色天花板看。

開始回想剛才自己的行為,怎麼也解釋不了,為什麼她要躲還要裝睡?

腦袋就像被塗上一層漿糊一般,向知草完全思考不出答案。

但是,明顯的有一點,

她發現姜磊回來後,她安心了不少,那種倉皇落寞的感覺瞬間少了很多,

似乎只要瞧幾眼浴室裡面那個看不清的人影,

心裡就安心溫暖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