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20章 多此一舉

第220章 多此一舉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過了不知道多久,就在向知草依舊盯著天花板,

還在床上胡思亂想的時候,

浴室的門「嘎吱」一聲輕輕打開。

向知草立馬快速閉上眼睛,抿上唇,換上原來的姿勢,

不敢蒙上被子,怕泄露了自己剛才的假睡。

當沒有了視覺之後,耳朵立刻靈敏了幾倍。

聽著腳步聲的深淺,向知草判斷男人好像走到沙發那邊坐了一會,

安靜了將近三分鐘,走到床邊。

然而接下來,向知草便沒聽到一點聲響,但卻明顯感覺那股清新薄荷味撲面而來。

怎麼辦?

難道他在盯著自己看嗎?

向知草腦海中完全腦補了這麼一個畫面,男人坐在白色大床床沿,

盯著自己的臉看。

想到這,儘管克制著保持自己臉上的表情一點都沒有變化,

可是她還是忍不住輕輕地極小幅度地抿了一下嘴角,

實在是因為忍得太難受了,到最後眼皮底下的眼珠也輕微地動了動。

若是一般人不仔細看,也絕對看不出來這些個微小的動作。

漫長的一分鐘過去之後,

向知草才聽見男人掀開了自己旁邊的被子,

躺了下來,而且還聽到咔嚓一聲,是男人關掉了卧室里的燈。

男人身上清新的薄荷味,一陣一陣飄進她的鼻間,

向知草原本就沒有睡意,而這時腦袋就更加清晰了一些,一個瞌睡蟲都沒有。

男人的鼻息很穩定,向知草彷彿看見了男人胸膛一起一伏安穩地呼吸。

這麼靜靜地過了兩分鐘,

突然間,姜磊一個反身,動作有些猛,一下子抱住向知草。

向知草不敢張開眼睛,只能緊閉著唇,呼吸都有些不穩了。

男人的手還在她腰間環繞,力道加大收緊她的腰,往自己的胸膛靠攏。

過了好幾秒鐘,向知草才抑制住心底的那份悸動。

可是,女生總會有矯情的時候,

向知草也不例外,一想到他和應采心之間的過往,

就不由蹙緊了眉頭,稍微掙了掙,側身背對著姜磊。

然而,下一秒,她動都不敢動了。

她明顯得感覺到男人應該並沒有睡覺,因為她側身過去後,姜磊有些加大力氣,

把自己又往他的胸膛攏了攏。

於是,向知草便落入了男人懷抱中,男人胸膛的熱度透過綿薄的睡衣傳了過來,

灼熱的溫度讓向知草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她仍舊是僵著身子。

卧室里一片安靜,就在她以為今晚就這麼過去的時候,

肚子突然又叫了起來,咕嚕咕嚕的聲音一陣過去,在寂靜的夜裡聲音格外清晰。

瞬間,向知草感覺一股熱浪衝到頭頂,

緊咬著唇,心裡默默祈禱,最好旁邊的男人已經睡著了,什麼都沒有聽見。

似乎上天也聽到了她的祈禱,所以男人只是微微動了動,

並沒有什麼大動作,就好像已經睡著了一樣。

輕輕扭過腦袋,在暗黃的睡燈光線下,向知草瞥了眼旁邊的男人,

只見男人俊逸的臉龐依舊是平靜無波的睡顏,

確認之後,向知草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好在男人沒有被吵醒。

原以為就這樣了,安安靜靜地失眠,一直都自己無意識地睡著。

盯著天花板,向知草什麼都沒有想,過了大約半個鐘,

才感覺到眼皮有一陣陣困意。

「咕嚕咕嚕……」

就在向知草眨眼皮有沉沉睡去之意時,肚子又發出一陣叫聲,

這次比剛才那次聲音響了一倍,而且連續咕嚕了幾次,大有一副勢不可擋的趨勢。

向知草頓時困意全無,猛地睜開眼睛,

心想,「糟糕,不就少吃一頓晚餐嗎?不帶這麼玩人的!」

感覺到旁邊男人有動靜,在男人有輕微動作的時候,向知草立馬閉上眼睛,

又是一副沉睡表情,只是肚子還很不爭氣的咕咕叫,

有史以來,向知草第一次知道,原來肚子餓的時候,咕咕的叫聲是可以連續很久的。

心裡窘迫得想立刻昏睡過去,無奈,她實在是沒有困意。

不過,旁邊的被子被掀開,姜磊似乎下了床。

閉著眼睛,她仍聽得見姜磊的腳步聲,還有開了卧室門的聲音,

輕促的腳步聲聽起來是往樓下走去。

咣當一聲後,向知草才慢慢睜開眼睛。

難道他嫌棄自己吵到他了?

想到這個,向知草不由鼻尖一酸,眼中的溫熱又開始了。

他去哪了?今晚還回來嗎?

今晚是不是她就真的一個人睡覺了?

一大堆疑問在向知草頭頂冒起。

抽搭了兩下,向知草直接拉起被子,直接用被沿抹掉眼睛裡的打轉流出的淚珠。

她寧願他叫醒自己,或者叫自己去其他房間睡覺。

也不願意被男人這般嫌棄。

越想越傷心,向知草只覺得眼邊的淚哇啦哇啦止不住,

一下子就打濕了腦袋下面的半片枕頭。

到最後,向知草乾脆拉起被子,直接把腦袋蒙住,

這回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哭些什麼了,只知道今天以來一直陰鬱著的情緒需要得到釋放,

於是,也就放開壓抑著的情緒,窩在被窩裡傷心地蒙住腦袋嗡嗡地哭起來。

哭了一會之後,她終於感覺好些了。

抽搭了幾下鼻子,想到明天還要上班,她就在心裡默默地告訴自己,

接下來要睡覺,一定要睡覺,不然明天沒有精神上班,

她不想又被公司同事看到自己無精打採的模樣。

然而,就在她平靜下心情的時候,

隱隱傳來門被輕輕打開的窸窸窣窣聲,然後似乎有東西被放到沙發旁邊的桌子產生些微碰撞的聲音。

原以為是自己的幻聽,所以向知草偷偷地睜開一點眼縫,

在卧室昏黃的睡燈燈光下,見到一個挺拔的身影,一身休閑棉質睡衣卻依舊掩蓋不住從骨子裡透出來的那股貴氣。

原來他沒有走!

向知草下意識地睜大眼睛,心底有些不可思議,

難道剛才都是她弄錯了!

這個認知,讓向知草猛然囧得恨不得她現在立刻馬上能瞬間消失,

感情她剛才完全就是想多了,

還哭得那麼傷心,原來都是多此一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