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35章 真的

第235章 真的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聽到應采心的嗤笑聲,夏芸芸臉色更加難看。

只是這回擺的臉色不是給站在她旁邊的設計師看,而是帶著怒意直視揚唇的應采心。

「你笑什麼?」

夏芸芸杏目圓瞪,從小到大,她最討厭別的人在背後嘲笑自己,

更別說,是在她面前。

面對夏芸芸的怒意,應采心倒也不害怕,

她只是揚起唇角,再次輕輕搖頭笑了笑,然後才慢慢對上滿臉怒氣的應采心,

聲音不急不緩地說道,

「夏小姐,別動怒,對身體不好。」

並不是應采心的話有效,而是女人同樣有的直接告訴夏芸芸,

對面這個叫做應采心的女人,對向知草應該也是有意見的。

不然,為何上次要告訴自己那個賤女人上次稿件裡面做得不好的地方呢。

這麼想著,夏芸芸臉上的怒氣沒幾秒消散了,

只是,她臉上依舊是警惕嚴肅的表情,杏眼一直盯著對面的應采心春意滿面的臉上看。

仔細一看,夏芸芸發現,這個女人還有幾分姿色,

唇邊的美人痣給這個女人增添了辨識度還有一種說不出等嫵媚風情,

儘管,這個女人現在身穿的是白色職業套裝,頭髮挽在腦後很是有職場女人的強勢氣場。

倏地,夏芸芸對這個女人也有了一絲興趣,

原本肅冷的臉上也鬆緩了一些。

她夏芸芸倒要聽一聽,這個女人接下來想說些什麼。

對夏芸芸幾秒間臉色的轉變,一直揚起唇角淡淡微笑的應采心又一絲驚訝,

這個夏芸芸似乎並不是沒有腦袋的。

應采心眯了下眼睛,瞟了一樣夏芸芸身側站著的男人,又將視線轉回夏芸芸身上,

接著才氣息淡定地對夏芸芸說,

「不知夏小姐旁邊的這位設計師能否出去一下,我有話要和夏小姐私聊。」

話音一落,夏芸芸回頭,與設計師交換了一個眼神,

設計師立刻諾諾地點頭,然後快步地離開會議廳。

「現在沒人,要和我說什麼?」

夏芸芸依舊環起雙臂,斜眼瞟了一樣對面氣定神閑的應采心,

語氣間的傲慢不著痕迹地滲出來。

面對夏芸芸的傲氣,應采心倒也不生氣,而是輕輕地湊近夏芸芸的耳邊。

還沒有女人敢這般湊近自己的耳邊,夏芸芸心裡有些抗拒地擰緊眉頭,但是身子卻依舊倚靠在辦公轉椅上,一動不動,

臉上鎮定的絲毫看不出其他情緒。

應采心的呼吸隨著聲音熱熱地噴在她的耳邊,使她不由有些不自在,

咬著牙的夏芸芸很有一種推開在她耳邊說話的應采心的衝動。

然而,下一秒,應采心輕輕吐出的那句話讓她聽覺如同觸電了一般敏感,

「如果我說……」

夏芸芸一下子從辦公座椅上蹦了起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氣憤又像是開心,

連聲音里都有一種抑制不住地顫音,

「真的?你說的都是真的?」

應采心也站起身來,臉上依舊是淡定無波瀾的淡笑,輕輕地回復了兩個字。

「真的!」

話音一落,夏芸芸立刻眯起了眼睛,嘴角一邊往上斜,

狂喜和怒氣交織在一起。

「向知草,這回看你怎麼死。」

咬著牙恨恨地一字一句說出這句話之後,夏芸芸立刻轉頭,

對著應采心吩咐道,

「快,去叫向知草過來,這回我不罵她個狗血淋頭,我就不叫夏芸芸。」

然而,聽到這句話的應采心非但沒有應夏芸芸的要求,

和別的人一樣立刻去做她的吩咐。

相反地,應采心卻是臉上的笑意蕩漾開,露出潔白的牙齒,

笑著笑著,反而抑制不住地大笑出聲來。

從小到大,誰不知道她夏家在z市的地位,

還沒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胆地嘲笑她,即使有的,也早已不在Z市立足了。

要不是看在如今是這個女人幫她的份上,夏芸芸真想一個耳光抽過去。

但是,這一次她學聰明了,

沒有那麼衝動,而是靜靜地表情不耐煩地等待應采心的解釋。

笑了好幾秒,應采心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最後慢慢地,才意猶未盡地停止了臉上的笑容。

和夏芸芸面對面站著,突然應采心覺得有些腳酸,於是她搖了搖頭,

直接拉過旁邊的辦公轉椅坐下,同時扭頭,發現夏芸芸站在原地咬著牙,

臉上依舊是傲慢不屑,凌厲的眼神盯著她看。

「坐啊,夏小姐。」

應采心揚起唇,背靠在辦公轉椅上,又伸展了一下腰,然後腦袋順帶向左右前後扭了扭。

見應采心這麼放鬆的模樣,不滿的夏芸芸壓下心裏面的怒氣,

冷著臉坐下。

「此刻夏小姐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我剛才覺得好笑吧?」

伸手將桌上的咖啡推到夏芸芸面前,應采心這才抬眸定定地看著夏芸芸。

要不是為了知道這個女人葫蘆里賣什麼葯,夏芸芸早就抽一巴掌然後掀桌走人了。

所以,對於應采心的賣關子,夏芸芸咬著牙不發一言,

克制住心裡那股煩躁和不耐煩。

看著夏芸芸咬牙切齒的模樣,應采心又開始覺得好笑,

不過,沒有將笑意直露在臉上,

看夏芸芸那個氣惱的模樣,要是這時還嘲笑,難保她不會暴走,這可就壞了計劃。

想著,應采心也就終於正了神色,

眼神瞬間認真了起來,說話的語氣也褪去了笑意,

「夏小姐,您直接叫向知草過來,教訓那麼一兩句,恐怕沒有什麼作用吧。」

直視著應采心的夏芸芸翹起二郎腿,挑了挑眉,示意繼續。

也不是故意要賣關子,應采心氣定神閑地將話題接下去,

「夏小姐,對待敵人最好的辦法不要只停留在表面,

一個辦法,您可以試試,保證能讓對方身敗名裂!」

「講大話的後果我會讓你在z市混不下去!」

和向知草幾次交鋒,她都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夏芸芸不禁下意識地懷疑著威脅道。

夏芸芸的威脅對她來說,不過是件無關痛癢的小事,特別是她知道夏芸芸對向知草的看法後,她便將夏芸芸當做了自己人,

所以應采心只是輕輕笑了笑,然後坐直身子,向夏芸芸靠近,低聲說道,

「這個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