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39章 小雞護老鷹

第239章 小雞護老鷹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真不知道現在的女生怎麼那麼開放,

即使看中哪個男人,也要看一下男人旁邊有沒有其他女人的存在啊?!

向知草氣結,這簡直就是漠視她的存在。

而且,她們好挑不挑,偏偏選在他低頭的時候。

正不是擺明破壞別人的……額,好事!

向知草以老鷹護小雞的姿勢,不,

以小雞護老鷹的姿勢擋在姜磊的面前。

向知草完全蓄勢待發,準備以強硬姿態面對向她們走過來的兩個女人。

額,只是她所謂的強硬姿態就是昂著腦袋,目視那兩個女人,挺直了小腰板。

然而,她錯過了頭頂後方那個男人忍住憋笑的一幕。

看著向知草像小女孩保護自己的玩具一般的姿態,

一向高冷的姜磊難得地一反常態,咧開了嘴角露出牙齒。

只是,在向他們走過來的那個女人看來,完全把姜磊這個微笑當成了歡迎。

隨著兩個女人的走近,向知草心裡有了一絲小膽怯,

仔細一看,她發現兩個女人長得不賴,而且個頭高挑,自己的這種南方嬌小身材登時讓她感覺自己的氣勢驟然弱了幾分。

鵝鵝鵝鵝鵝鵝,

腦海里閃過幾隻撲騰亂飛的天鵝,向知草心裡一陣無語。

除了上次在學校面對過一個上前搭訕姜磊的女人,還有夏芸芸除外,

向知草還從沒和其他的女人當面爭風吃醋過,

儘管她現在的腦海裡面,看過的電視劇裡面一個個吵架拉頭髮抓臉的潑婦情節從面前飄過,

可是想想,她還是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大略快速地在心裡分析了一小遍,看兩個女人比自己高大的骨架,還有身上那一股讓她眼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臆想出來的蠻勁,向知草不由吞了吞口水。

這勝算,簡直是零!

除非,那兩個女生只是紙老虎,空有其表,不然以她的力氣,

恐怕被那兩個女生一甩,就拋到太平洋去了。

想到這,向知草的小臉不自覺地皺巴了起來,原本直挺挺的站姿也有了一絲懈怠。

小妻子的異樣看在眼裡,原本憋笑的男人略微收斂了一下臉上的笑意。

就在兩個女人距離自己三步遠的時候,

姜磊扳過向知草的肩膀,兩隻大手搭在向知草的肩膀上。

看到這個場景,兩個媚笑的女人頓時放慢了腳步,臉上漾著的笑容褪了一些。

一點準備都沒有的向知草被旁邊的男人突然一扳反身子,

首先是詫異,接著是窘迫,

腦袋裡面浮想聯翩,難道姜磊是想把剛才未完成的事情繼續下去?

這麼想著,向知草呼吸又開始紊亂,手心不禁緊張得開始冒汗。

然而,男人雖然是扶著她的肩膀,和她對視,

可是腦袋卻絲毫沒有一丁點往下俯的趨勢。

這讓向知草有些懵了,捉摸不透男人接下來是想做出什麼反應。

兩個人之間靜靜對視了約莫五秒鐘,

男人這才開口,清冷的聲音讓人很有聯想,只是說出來的話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向知草晃神地想著男人剛剛的話,

耳朵嗡嗡地響,她一度懷疑哪裡肯定出了問題。

她是沒聽錯吧?難道是耳朵出問題了?

「老婆,你是我的人!不準看其他女人!」

咽了好幾下口水,向知草伸長的脖子僵住了,獃獃地張著嘴巴。

幻聽!看來她不禁心臟出問題,腦袋出問題,連同耳朵也出了問題。

然而,接下來站在一旁的兩個女人的反應,

證實了她是否有病。

男人的聲音不大不小,輕輕地飄到原本還很是雀躍的兩個高挑女人耳邊。

「嘖」

一個女人搖了搖頭,拉長了的聲線里滿是可惜。

「走吧,這男人有病!」

另一個女人有些氣不過這麼個落拓的男人只掛心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狠狠地瞪了一眼向知草,便拉著自己的同伴踩著高跟鞋蹬蹬蹬地轉身離去。

有了周圍女人的反應,向知草才回過神來。

「走吧。」

什麼都沒有繼續說,男人看了一眼兩個女人離去的那個方向,

直接拉起向知草的手腕,大步往前走。

而向知草低垂著腦袋,感受到男人溫暖厚實的大手包裹著自己的小手,

心跳不由撲通漏了半拍。

偷偷抬頭瞄了一眼前面男人的側臉,向知草對男人的印象又猛地刷新了,

就像舊日曆一般,猛地一下又撕掉了一頁。

男人只是簡簡單單的兩句話,

就直接讓對他又想法的兩個女人氣得跺腳走開了。

讓她避免了一場潑婦混戰,額,儘管她腦海里已經模擬了一邊潑婦罵街廝打抓頭髮的畫面。

輕輕咬了咬唇,向知草低垂了下眼眸,

臉上是止不住的竊笑。

雖然男人偶爾會做一些出其不意的事,說一些出其不意的話,

讓她很是窘迫,

可是……可是……

她怎麼那麼喜歡呢?!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噗呲一笑,笑出聲來。

不過,還好姜磊這時恰巧拉著她穿過廣場面前的人流,

旁邊噪雜的聲音蓋過了她的偷笑聲。

隨著耳邊的人群嘈雜聲越來越明顯,向知草這才開始留意起周圍的環境。

這不是陽名廣場嗎?

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面前臉色平靜的男人,

向知草心裡開始疑惑,

姜磊帶她來這裡幹嘛?據她以往的經驗,

在她的印象里,姜磊主動約她出來就只有寥寥可數的兩次,

一次是專程帶她去一個西餐廳吃飯,另外一次是在她生日的時候,

讓她去了七公主酒店。

這次,是不是也算是約會呢?

約會?想到這個字眼,向知草笑得眼睛都眯了。

嘻嘻,這算是約會嗎?這真的是約會吧!

在心裡自言自語的向知草心裡多了一絲期待。

按捺不住心裡的好奇,向知草忍不住停頓了一下腳步,

男人察覺到手心被拉,不由回過頭來,

也停住了腳步。

「我們這是要去哪?」

向知草不敢大幅度抬頭,清澈的眸子往上瞟了一下,快速下垂停留在男人白凈的襯衣領口上。

小小細細的聲音,像是撒嬌又像是嬌嗔。

姜磊臉部線條頓時柔和了幾分,但聲音依舊恢復了正常的淡淡清涼語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