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62章 優越傑出的男人

第262章 優越傑出的男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心跳加速,頓感一陣頭暈目眩,

向知草勉強地支撐著身子,雙手緊緊地捂住耳朵。

不知道是不是由於沒有吃早餐的關係,向知草整個人都有些乏力。

然而,這些記者好不容易攔截住當事人,又怎麼輕易放棄這個這個機會,

依舊喋喋不休地咄咄逼人。

畢竟,這群記者們最想的是,挖出有價值的材料,不達目的怎會罷休?

耳邊嗡嗡嗡的聲音漸漸虛化,向知草腦袋不自主地往後仰,

眼皮也不聽使喚似的要往下垂。

向知草明顯感覺整個身子都不聽大腦的意識,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往後倒,

在她面前所有記者的面龐瞬間彷彿猙獰幻化成青面獠牙的野獸。

就在她以為自己一定會倒落在厚實堅硬的水泥公路上的時候,

卻感覺自己跌入一個厚實但溫暖的懷抱,

很是舒服。

新鮮的空氣一湧入肺,向知草意識慢慢地清晰了一些,

眼前由黑色慢慢轉為灰色,再慢慢有了顏色。

耳邊的噪雜聲音也像老式播音機一般慢慢被放大。

於此同時,她感覺到似乎有人輕輕拍打自己的臉頰,慢慢地睜開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對閃爍如星辰般的黑眸,

帶著焦急和擔憂,甚至……似乎還有一絲怒意。

口感舌燥地環顧四周,向知草發現自己正靠在陸陽天身上,

猛地一激靈,向知草連忙掙脫開,而陸陽天則關切地詢問道,

「怎麼樣了?」

好在他今天早上比往常早了一點到公司,

剛在停車場停好車,就發現公司門口有兩小堆人群圍成兩圈,

將人群裡面的人圍的水泄不通。

原本他跨步向一樓大廳走去,想叫些保安出來趕走莫名的人。

但是經過的時候,他下意識地往人群里瞟了一眼,

被採訪的兩個女人他不認識,便也不關心。

在收回視線的時候,他卻不經意地見到被圍堵在另一個人群里的熟悉人影。

看見丫頭整個人神情恍惚,搖搖欲墜,

旁邊依舊不放過丫頭的記者喋喋不休,

這時,一股怒意衝上腦袋,他快速躋身進去,溫軟的身子一下子就倒在他懷裡,

好在他平時有做鍛煉,再加上這種場合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

所以他直接打橫抱起懷中的人兒,擠掉身邊圍堵的人群,直接大踏步跨身離開。

見丫頭似乎有了些意識,他這才在大廳門口慢慢地放下懷中的人兒,

丫頭手腳冰冷,臉色泛白,不得不說,一瞬間他心裡莫名的情緒複雜。

當時,身後的記者面對突然出現的陸陽天,驚詫不已。

男人臉上的憤怒一時之間竟讓所有人都忘了說話,怔怔地保持著原來的動作。

當陸陽天擠過他們的時候,他們這才反應過來,

接著更為興奮,

「陸總裁,向小姐和您是什麼關係?」

「陸總裁,您對向小姐這次的抄襲事件怎麼看?對貴公司是否有影響?

貴公司是否會解僱向小姐?「

「……」

邊七嘴八舌地詢問,記者們邊一湧上前,準備攔住陸陽天的去路,

卻被陸陽天一使眼色就跑過來的幾個保安給圍住,

硬生生擋在公司大門外。

於此同時,被冷落的兩個人怔怔地站在原地。

見向知草被一個陌生男人一把抱走,向茹兒臉色忿忿。

不得不說,剛才那個男人實在是太奪眼球了,

一看就知道是人中龍鳳,落拓修長的身材,妖嬈的面容比女人還漂亮,

甚至連生氣,嘴角都噙著一抹優雅的似有似無的上揚微笑,

褐色捲髮,綿長的丹鳳眼以及周身散發的那種攝人心魄的氣質。

不同於她所見的其他男人,一瞬之間,向茹兒恨不得這個男人懷裡抱著的男人是自己!

是自己!

憑什麼她向知草身邊都是優越傑出的男人,

而她身邊卻都是一些蒼蠅,

先是家世不錯的盧少輝,後是名聲顯赫的姜磊,現在呢,

陸什麼總裁?

這懸殊對比讓向茹兒心裡嚴重失衡,

向知草有什麼好?!個個男人都對她那麼好!

旁邊的向母顯然也沒想到剛才會有那麼一幕,

當記者人群全都湧向大門口的時候,

站在那些記者身後有段距離的向母回頭瞥了一眼恨得咬牙的女兒,

心裡也有一絲嘆息。

她自然是知道此刻女兒心裡在想些什麼,

從小到大,茹兒心裡都是有些嫉妒那個死丫頭,

她也承認,茹兒的姿色絕對是比不上那個死丫頭,儘管很多男的對那個死丫頭獻殷勤,

那死丫頭居然沒有動心,除了後來的盧家少爺。

而自己的女兒跟在其他富家千金身後,目的也是為了整蠱那個死丫頭,

沒姿色就找地位。

有一次她不經意間見到茹兒偷偷在房間角落哭泣,

那一刻,她心裡硬生生地疼。

這死丫頭生來就是克她和茹兒的,既然讓她的茹兒那麼難過,

不管怎樣,她都不會讓那死丫頭好過。

下一秒,一個念頭從她腦海中閃過,

向母輕拍向茹兒的肩膀,關切中帶著一絲神秘,

「茹兒,別難過,機會多的是。」

聽自己的媽咪這麼一說,向茹兒側目,

剛好向母臉上閃過一絲狠毒和不可言喻的興奮,驀地讓她心裡也不由顫了顫。

接著,兩母女便一前一後離開了現場。

猛地從陸陽天懷裡掙出來後,

向知草努力使自己站直了身子,干啞著嗓子回應道,

「謝謝總……陽天,我沒事,我自己可以。」

想起陸陽天剛剛眼裡的那抹憤怒,低垂著腦袋的向知草有些忐忑地再一次開口,

「你知道了?」

陸陽天點了一下頭,

輕聲地回復,「嗯。」

輕輕一個「嗯」讓向知草猛地下意識抬眸,

似乎想從面前的男人臉上找出一個答案。

剛才不是還很生氣嗎?為什麼現在卻好像沒有事情發生一樣?

語氣也是那麼溫柔。

看著向知草呆萌的小模樣,素凈的臉上還透著一絲蒼白,

陸陽天不禁有些心疼,

伸手拍了拍向知草的腦袋,

「我們上去再說吧。」

面對陸陽天親昵如大哥哥的舉動,向知草有些局促,

不過想到剛才是陸陽天幫的忙,不由心生感謝,乖乖地點了點頭。

而這一幕,卻完整地落在不遠處的男人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