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66章 事情比她想像的還糟糕

第266章 事情比她想像的還糟糕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是一對設計一模一樣的杯子,只是顏色不一樣,

這不剛好是上次她在一家精緻小店看到的那對小杯嗎?

一個是清新粉色,一個是香芋紫色,鼓腮幫子的青蛙的立體外觀很有Q版的可愛意趣,

「好喜歡!」

向知草捏了捏青蛙凸起的臉頰,忍不住低呼,她向來很喜歡這種做工細緻顏色鮮嫩的小東西,

那次和林小夏去了一家裝修很有味道的高級小店,很多東西都很精緻,讓她瞬間覺得進入了一個童話世界一般。

她一眼就看中了這對陶瓷對杯,拿起來看了半天,愛不釋手。

熱情的店主走上前,和她介紹了一下商品的由來。

跟其他的對杯不一樣,這不是一對情侶對杯,而是閨蜜對杯,

是一個年近九十的知名老藝術家想念自己年幼時和自己走散的閨蜜好友而特地做的杯子。

或許一般人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

可是在向知草看來,這是一對有故事的陶瓷杯,

打動人的大概是那份縈牽在心頭的那份昔日情誼。

當下,她就決定要買,

可是一看價格,就不由蔫了,那可是她好幾個月的工資呢!

雖然她也覺得,這種有故事的閨蜜對杯很有意義,再貴也值得,

可是想到自己錢包裡面躺著薄薄的幾張紅色,

便立刻忍住,心裡想著下次攢夠錢再過來買。

「小夏,謝謝,今天中午我請你吃飯吧。」

開心得忍不住拉住林小夏的手,向知草笑窩淺淺,眼裡除了欣喜之外還有感動。

「好啊,我要吃……」

見向知草這麼開心,林小夏心裡也瀰漫著一種幸福感。

她很感激,在這個公司能遇到向知草這麼單純沒心機,而且對自己好的女生,

所以,當時見向知草猶豫著放下手中的杯子,眼裡滿滿是不舍的模樣,

她便決定,要送這份禮物給向知草。

沒想過會這麼巧,剛摔壞了一個陶瓷杯,緊接著就能收到自己垂涎已久的青蛙杯,

整個早上向知草的心情都很愉悅,

完全將抄襲還有被記者圍堵的事情拋之腦後。

不管其他同事怎麼想,向知草覺得,在這個辦公室里,其他同事對自己的看法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只有林小夏這個朋友。

中午休息時間一到,林小夏就拉起向知草趕往附近一家昂貴的西餐廳小奢侈了一把。

心滿意足之後,兩個人都摸著鼓鼓的肚子滿足地散步回公司。

然而,走著走著林小夏突然就停住了腳步。

莫名被拉住胳膊的向知草不禁心生疑惑,側目發現林小夏正盯著旁邊一家小食店的電視液晶屏幕,

「不是說要趕著回去休息嗎?」

仿若沒聽見她的話一般,凝神的林小夏沒有回答她的話,

而是伸出脖子更加認真地盯著液晶屏,生怕看不清還直拉著她往別人的店裡走。

搖了搖頭,向知草還是跟著林小夏往裡走,

心底好奇平日不見得關心國家大事,現在卻這麼認真地看起新聞來。

林小夏拉扯了一下她的胳膊,好奇地指著屏幕說,

「小草,上面那個人不就是你嗎?」

被這麼一說,向知草皺了皺眉,抬頭,

果然,屏幕上播放的是一群記者圍堵她的場景,

真有速度,不過三個多鍾,她已經被新聞報道出來。

「是早上來公司的時候。」

知道林小夏接著會問些什麼,向知草幽幽地開口,

心裡祈禱著,後面陸陽天出現最好不要被播出來。

然而,事情比她想像的還糟糕。

「總裁好帥哦。」

屏幕上,陸陽天打橫抱起向知草,鏡頭還給了陸陽天一個正臉特寫,

林小夏激動地拉著向知草的手,

語氣興奮得像那些天皇巨星的痴迷小粉絲般,

「小草,當時你什麼感覺,看到總裁那麼男人的一面,心裡會不會小鹿亂撞……」

向知草撫額,無語,腦袋上方掉下幾根黑線。

她想說,林小夏你是確定你自己喜歡陸陽天嗎?看見自己喜歡的男人抱起其他女人,

你不生氣嗎?

「不會。」

對上林小夏滿是好奇的眸子,向知草輕描淡寫回答。

簡單的兩個字,林小夏吃驚地睜大眼睛,

「不會?真的不會嗎?」

向知草無奈,

「你看清楚一點,有沒有發現當時我是暈過去了。」

聽向知草這麼一說,林小夏還真的睜大眼睛,仔細地盯著屏幕看。

沒人發現,此時林小夏輕輕地鬆了一口氣。

扭過腦袋,林小夏關心地詢問道,

「有沒有怎麼樣?怎麼會昏過去了?現在感覺怎麼樣?」

一連三個問題,向知草不由無語地看了林小夏一眼,直接用眼神示意——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就在以為新聞就這麼結束兩人準備離開的時候,

電視屏幕上的新聞主持人接下來說的話,

讓兩個人面面相覷。

越聽,兩人的眉頭越皺越緊,

原本以為不過就是報道今天的抄襲事件,然而,

沒想到,這還有下半場。

向知草聽著,心底陡然一涼。

這不是捏造事實嗎!

小公司實習生攀上公司大總裁,這個話題的確是很惹人注目,

但是作為新聞裡邊的當事人,

向知草算是知道了什麼叫做白的說成黑的了,

緋聞就是這麼傳出來的吧?

「真過分!」

林小夏看了一眼身側緊皺眉頭的向知草,替向知草不平地說道。

盯著電視屏幕,向知草臉色越發難看,

新聞上說是據當事人親人透露,絕對屬實。

難道是繼母和向茹兒?

這個認知讓向知草心底猛地一涼,

對自己落井下石,對她們來說,就那麼好嗎?

相處了那麼多年,即使沒有親情,那也不至於連一個陌生人都不如?

罷了罷了,向知草深深吸了一口氣,

心底一股無力感陡然升起。

同樣蹙眉的林小夏看著向知草臉上的神情越來越難看,

心裡也有了幾分估計,結合一直以來,向知草對陸陽天的態度,

對新聞的真實性,林小夏心裡有了答案,

只是……

林小夏眼底浮起一抹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