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67章 莫名的道歉

第267章 莫名的道歉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鬧出這樣的緋聞,向知草心緒難免有些受影響。

從進了公司大廳到進入辦公室,一路上不停有人對她行「注目禮」。

先是自個辦公室的同事在背後指指點點,而現在幾乎是整個公司同事都對她投來異樣眼神。

向知草心想,還好身邊有林小夏,不然這一路上恐怕她會以小跑的速度回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向知草快速回到自己的座位,

這才一個早上,就發生了那麼多事情。

此刻,她只想好好睡一覺,

身心都有些疲累,這一覺,她睡得很香。

睡醒之後,向知草整個人神清氣爽,全身好像又有了力量一般。

早上的事情,讓她一晃神感覺就像昨天或者前天發生的似的。

瞬間覺得,自己之前因為繼母和向茹兒的行為傷心完全是沒有必要的。

發現旁邊的同事會偷偷瞟她,她不禁嘆了一口氣。

先是抄襲事件,現在又是和總裁傳曖昧緋聞,

這下子她可真成了公司上下茶餘飯後的聊資了,

不單這樣,恐怕公司上下喜歡總裁或者對總裁有幻想的女同事都會視自己為眼中釘。

想著,她心裡突然有一種很是悲催的感覺。

不過,好在倒還有盼頭。

一種莫名的直覺——陸陽天一定會儘力替自己澄清抄襲這件事情。

況且,她現在想太多沒用,

想到這個,向知草決定全身心投入工作中,什麼事情都不想。

可沒想到,在快下班的時候,總裁秘書竟然讓自己到68樓會議廳。

當總裁女秘書走到自己跟前時,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然而,經過再次確認,沒錯,的確是68樓。

據說68樓會議廳僅供董事們使用,

除了少部分公司高層里的高層,一般人是沒有資格去68樓會議廳的。

想到這個,向知草不禁有些小忐忑。

是和抄襲那件事有關吧?

向知草心裡猜測不出答案,完全沒有把握接下來事情會怎麼發展。

上頭有命令,她自然是遵從。

一路上,向知草低著腦袋,諾諾地跟在秘書小姐後面。

很快,就到了68樓會議廳門口。

「你進去吧,他們都在裡面等你。」

秘書小姐對向知草和氣地開口。

點頭致謝,向知草看著秘書小姐走開的背影,

沒有立刻伸手去推門,而是心情忐忑地站在會議廳磨砂玻璃門面前,

腦袋裡面重複著秘書小姐說的話,

沒聽錯的話,她好像聽見秘書小姐說的是他們!

「他們」也就是說會議廳裡面不只有陸陽天一個人!

瞬間,類似「醜媳婦見家婆」的不自在感撲面而來,向知草全身一僵,心裡一陣局迫,

猶豫了片刻,深呼吸了幾次的向知草才鼓起勇氣伸手去敲門。

「進來。」

隔著玻璃門導致聲音不清晰,但向知草還是聽出來那是陸陽天的聲音,

心裡跟著安定了一些。

已經敲了門,她就沒有理由不往裡面走,

於是,向知草輕輕推開門,硬著頭皮一腳踏進去。

然而,當她抬頭的時候,看到長長的白色會議桌椅上坐滿了西裝革履的男人,

有年輕的也有上了年紀的,

所有人的眼光都沖她掃了過來,瞬時,向知草一陣心慌。

下一秒,她暗暗強迫自己鎮定,

所以最後整個人雖然看起來拘束了點,但還不至於失了分寸怯了場。

「這邊坐。」

坐在會議桌最頂端位置的陸陽天溫和地吩咐。

循著陸陽天的眼光,向知草發現了一個空位置,

心裡暗嘆,還好陸陽天先開口,不然恐怕她會一直愣在會議廳門口。

坐下之後,向知草這才發現,會議廳里她認識的人不是只有陸陽天一個。

在她拉開椅子的時候,坐在她身側的應采心還衝自己眯眼笑了笑。

有了熟悉的人在身側,向知草心裡更加踏實了些。

坐定之後,向知草這才敢抬頭,悄悄瞥整個辦公室的人。

這個位於會議廳中間的白色橢圓長條狀會議桌,大概有二十多個座位,

十多個黑色西服陌生男人中間,

她看見了那個有著一雙標誌性桃花眼的男人。

是他!

對方的灼熱眼神讓她稍微不冷靜了一下,

下意識地捋了捋臉頰兩邊的頭髮。

一轉念,她又覺得在這見到盧少輝也很正常,

畢竟這次抄襲事件和盧氏集團有關,盧氏集團總裁不出現才不合理。

只是,夏芸芸不也是這次事件的有關負責人嗎?

怎麼沒有出現?

向知草驚詫地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地向她這邊掃射,

所以左右掃了一眼會議廳之後,她便立刻收回自己的視線。

隔了將近兩分鐘,二十多個人的會議廳依舊鴉雀無聲,

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向知草幾乎能清楚地聽見自己吞咽口水的聲音。

這是暴風雨來之前的寧靜嗎?

向知草第一次覺得,這句話用在此時此刻是最恰當不過的。

壯著膽子,向知草又快速抬眸,掃了一下周遭的西服人群,

然而,目光經過那些或帶著探尋或帶著疑惑或帶著複雜的眼神撞上,

她又一次不爭氣地縮回自己的目光。

只感覺整個會議廳平靜的表面下一陣陣波濤暗涌,

索性,向知草低垂下腦袋,

反正第一個開口的人,絕對不是她,也輪不到她。

一直靜默著,就在向知草認為此時的氣氛完全是後面壓抑的事情作前奏時,

一個男人起身站了起來,

「向小姐!」

突如其來的喊叫聲,騰地讓向知草嚇了一跳,

條件反射地跟著站起身來。

目視著對面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向知草在腦海中快速搜索相關信息,

眼前的男人有些眼熟,但她一時又想不起來。

「對不起。」

像是在心裡醞釀了一番,中年男人緩緩開口,

不僅語氣真誠,男人還對她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對這莫名的話語和陣勢,倏地,向知草懵了。

這人真奇怪,見面的第一句就是和自己道歉!

下一秒,搞不清楚狀況的向知草不由為難地將小眼神移到陸陽天身上,

卻發現陸陽天眼角上揚,那亮如星辰的黑眸正盯著她。

「先生,你別這樣,你沒錯什麼。」

移回目光,看向對面依舊盯著自己的男人,向知草連連擺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