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74章 無力無奈又無語

第274章 無力無奈又無語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剛開始向知草還有心情去欣賞周圍的風景,

一邊攀爬,一邊在心裡感慨:沒想到,雲海畔附近的風景這麼美!

當然,她知道重點是,身邊有姜磊在!

一步一步地往上攀登,向知草漸漸地有些力不從心。

但是,一抬頭見前面那個一身白色休閑服的倨傲身影,她便咬咬牙堅持住。

每次碰上姜磊轉過腦袋的時候,向知草都會揚起臉甜甜一笑。

只是,到最後,向知草明顯感覺身體有些不舒服。

一陣還算涼爽的微風吹在臉上,她非但沒有想像中的愜意,還覺得全身有些冷,

倏地冷到雞皮疙瘩都起來。

熱汗也被吹涼,被汗水浸濕的發梢緊緊地貼在涼冷的臉上。

此時,腹中一陣絞痛,疼得向知草不由停下腳步,猛地彎下腰大力抱住肚子,整個人幾乎是蹲在石階上!

皺緊了眉頭,向知草痛得不由低哼出聲。

口乾舌燥間,她抬頭仰望那個因為自己停下腳步已經和自己有了一段距離的男人。

她想出聲喊,卻發現嗓音不僅小聲還有些沙啞,而且一喊就牽動腹部的疼痛,

最後只有無奈地遠遠凝視那個身影。

約莫過了一分鐘,向知草實在忍不住了,直接反身背對男人坐在了台階上。

腦袋緊緊地挨著台階的護欄,一手抱著肚子,一手緊緊地抓住護欄。

剛坐下,眼前便突然一黑。

向知草嚇得死死抓住護欄,看了眼底下那蜿蜒著不見盡頭的長長距離,

心裡慶幸還好自己坐了下來。

不然若她一不小心翻滾下石梯,就算不死也殘廢。

頭皮一陣發麻,過了不知道多久,向知草緩緩地睜開眼睛,

眼前的世界才慢慢清晰了起來。

只是腹部仍舊絞痛難耐,難受得她不由死死咬住唇。

耳邊一片空曠寂靜感襲來,一直往前攀爬的姜磊驀地停下腳步,

凝神豎起耳朵,沒有聽見之前在身後一直開心小聲哼唱不知名歌曲的女音,

沉靜的冷眸不由斂了斂。

這次轉頭,他發現小妻子並沒有像前幾次那般,對自己甜甜地露出笑臉。

相反,完全不見蹤影。

心頭莫名地有些……

姜磊連忙轉身,大步踩下石梯,

大概一分鐘左右,終於在半山腰處發現了那抹熟悉的倩影。

蹙緊的眉頭些微展開,姜磊心中那股異樣的情緒漸漸壓抑了下來。

他的小妻子,竟然在這裡偷懶。

男人臉上明明是一副嚴肅到讓人害怕的神情,此時唇角卻輕輕往上揚了揚。

姜磊快步走向那抹背對著他直接坐在地上的倩影。

走近的時候,他動了動唇剛想說的話,卻在見到那張面色蒼白如紙的小臉後,一瞬間都拋在腦後。

心中一股擔憂驀地出現,他知道,這種感覺,叫做驚慌。

一步上前,快速蹲下身去,男人沉聲問道,

「怎麼了?」

頭腦有些眩暈的向知草在感覺到手上傳來一陣暖暖的溫度後,

難受地慢慢睜開眼睛。

看清眼前是那個英俊的男人,她咽了一下口水,很是勉強地扯出一抹微笑。

「我……我沒事。」

口乾舌燥間,向知草勉強地吐出這幾個字。

同時,此時的她有些窘迫,特別是看清眼前出現的是姜磊之後。

對上那雙深邃如譚的冷眸,向知草一陣心悸,這種心情里還夾雜著一絲不好意思,

此時向知草那張慘白慘白的小臉上詭異地有了一抹紅暈。

「真的沒事?」

見向知草嘴裡雖說著沒事,臉色卻依舊慘白,聲音不清晰,

而且還死死地捂住肚子,姜磊不禁有些懷疑這回答的真實性。

眼前男人劍眉緊蹙,低沉的嗓音里明顯地透著一絲懷疑,

墨綠的冷眸緊緊地巡視在她的臉上,這讓她的窘迫感更加嚴重了。

女孩子家的事情,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她的生理期一向準時,本該是在一個星期之後,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月發生的事情太多了,還是她晚上太晚睡覺,

以至於生理期足足提前了一個星期。

絲毫沒有預兆,好死不死,剛好現在來了!

而且生理期不能劇烈運動,偏偏她還在做需要消耗大量體力的爬山。

在姜磊沒來之前,她下意識地往褲子上一摸,濕濕的觸感讓她忍不住往身後望了一眼,

這一眼讓她無力無奈又無語。

偏偏她今天穿的是白色運動休閑服,身後的那抹紅色顯得尤為刺眼。

於是,她便決定,等到自己緩過神來,便提前下山回去換一身衣服。

可不想,不知是體力消耗太多還是其他,

她還沒緩過神來,男人就已經到了自己身邊。

此時,叫她如何不窘迫!

男人清冷的聲音飄入耳中,向知草不由連連點頭,

以眼神示意,她真的沒事!

同時,她心裡也正盤算著,該怎樣才能遮掉褲子上暈開的那抹血紅?

然而她卻不知道,

許是太過認真思索著這件事,現在她的模樣在男人眼裡完全就是另一番場景。

見向知草皺緊眉頭,緊咬住唇,手還捂著小腹,面色雖沒剛才那般慘白,但依舊難看,

男人對向知草的話頓時更加懷疑。

視線便從向知草臉上移開,上下打量,他卻發現向知草坐著的台階上有一些紅色。

血!

男人的瞳孔一緊,眼中的怒氣和擔憂一瞬混在一起——

流血了,還一直說沒什麼事!

小妻子竟這般不愛惜自己!

男人冷眸一斂,不待向知草反應,便伸出雙臂一把抱起面前的小妻子。

莫名地被人一把橫抱起身,

有些意外的向知草此刻除了眩暈還有驚訝,獃獃愣愣地張大了嘴巴,雙手卻自然地環上男人優雅白皙的脖頸。

窘迫、害羞、無措、甜蜜的滋味一下子撲面而來,向知草不由偷偷抬眼。

男人健碩的身材剛好幫她擋住了涼風,燙熱的體溫傳過來,

讓她感覺自己的身體暖和了些,連同心房也漸漸暖和。

抬眼的她認真看的話一定會發現,男人薄唇緊抿,下巴綳得緊緊的。

然而,滿心歡悅的向知草自動選擇性忽略了這一細節,漸漸地墜入夢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