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75章 這種感覺叫做受寵若驚

第275章 這種感覺叫做受寵若驚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向知草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卧室里的白色柔軟大床上。

有些失神地望著頭頂上那白色的天花板,她愣了大概兩秒,

才想起昏睡過去之前的那個片段。

下一秒,她伸出手肘往後撐住身子,半坐起身。

在一旁守著的吳媽眼疾手快,連忙上前扶住向知草,輕聲勸道,

「少奶奶,您身子虛,得好好躺著。」

知道吳媽是好意,但是向知草還是忍不住噗呲一笑。

她知道她這是來生理期,不是生孩子坐月子也不是生什麼大病,吳媽怎麼緊張成這樣。

環顧四周,她沒有發現姜磊的身影,不由心生奇怪,

她明明記得,自己昏睡過去之前是姜磊抱自己下山的。

自己的體重雖然不重,但也不輕,

那麼遠的距離還要抱著她下山,想想,她就覺得手腕酸軟,姜磊也一樣吧?

向知草抬眸,對眼前幫她提掖被子的吳媽輕輕開口問道,

「姜磊呢?我記得是他抱我回來的。」

一聽提到少爺,吳媽臉上不由浮現一絲欣慰的笑意,

「少奶奶,您不知道,您可嚇壞了少爺。」

嚇壞?

想到那個一直情緒淡淡,偶有起伏也並不明顯的男人,

這個詞怎麼都顯得太過違和。

但她還是下意識驚訝地張開嘴巴,做了一個「哦」的動作,對吳媽表示回應。

有了回應,吳媽很受鼓舞地加速語調,

「少爺還以為您生了什麼大病,一回到別墅就立刻下令讓最好的醫生來給您看病。

您是沒見到,少爺吼叫著急的模樣!

好在我和夫人還在這邊,看您像是生理期到來的模樣,便解釋著穩住了少爺。」

認真聽著的向知草蹙了下眉頭,腦補了一下姜磊抱著她衝進別墅且臉色著急的場景。

可是,為什麼她又覺得這個畫面完全不可能出現,

怎麼想怎麼沒有真實感呢!

似乎看得出向知草的反應不像是感動,而像是懷疑,吳媽趕忙繼續道,

「是真的!夫人勸了好久才讓少爺相信您沒有大礙。

不過,後來少爺還是堅持讓醫生來給您看一下,醫生告知只是生理期失血過多,

有稍微貧血,稍後補一補就可以。

少爺這才安心下來!」

停頓了下,吳媽繼續補充道,

「也難怪少爺反應那麼激烈,您不知道,您早上那個模樣,

臉色慘白而且還昏睡過去,著實有些嚇人。」

說這一番話時,吳媽誠懇的臉上滿滿篤定,

向知草也不由被感染,略微相信了些。

說實話,她還是很難想像當時姜磊緊張她的那個模樣,

不過心裡還是很溫暖,就如此時洋洋洒洒照進卧室地板上的和煦陽光。

瞥了一眼地板上的陰影,她心想,大概現在已經到了中午時分了。

早上出門的時候,太陽還在山頂上冉冉上升。

估摸著,自己起碼昏睡了一兩個小時。

帶著一絲疑惑,向知草環顧四周,輕輕地開口問道,

「姜磊呢?」

被向知草這麼一問,吳媽那因上了年紀而有了一些皺紋的臉上透出一個神秘笑容。

這一笑,讓向知草有了些好奇。

「少奶奶,您覺得為什麼身邊只有我一個人在這呢?」

端倪著向知草有了血色的小臉,吳媽悄悄地小聲問道。

吳媽開始賣關子了!

向知草不由覺得好笑,平日和吳媽相處得少,她以為吳媽是個很嚴謹恭敬的人,

不想,還有這麼逗趣的一面!

向知草梨渦淺淺,乖乖地搖了搖頭。

「其實啊,本來這都是吳媽該做的活兒。

夫人覺得是自己讓您去爬山才發生了這事,過意不去便要親自熬雞湯,

而少爺呢,不聲不息地,卻也跟到了廚房。」

吳媽的話,讓向知草聽得一愣一愣的。

雖然見識過姜磊進廚房煮麵,但是她還是難以想像,姜磊會這般小孩子氣跟著去廚房。

一臉愛惜地盯著面前的向知草,吳媽娓娓道來,

「本來呀,這廚房有我在就可以了,

可這一下子,夫人也在,少爺也來了。

少爺是個男人,我們便趕少爺回房,可您知道少爺說了什麼嗎?」

說什麼?

難道是和他們說,我也要喝。

轉念一想,她又覺得不可能,這是她才會做的事情,姜磊又不像自己這麼貪吃。

於是,她便又再次搖搖頭。

吳媽低笑著開口,

「煮紅糖姜水!因為啊,醫生吩咐紅糖姜水能夠緩解生理期經痛。」

這有什麼關係嗎?

向知草聽得一愣一愣的,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很是不可思議地張大眼睛,開口核實自己心裡的答案,

「你是說……姜磊去給我煮紅糖姜水!」

這答案也太震撼了吧!

剛一脫口而出,向知草便覺得自己說出來的話可信度太低,別說別人,連她自己都不信。

可是,吳媽卻是點了點頭。

一瞬間,向知草不由怔愣了。

這種感覺,是不是就叫做受寵若驚?

「少奶奶……」

原本還想說些什麼,可是這時門口傳來聲響,吳媽便停住了話,趕著去開門。

進來的是手裡端著盤子的薑母,還有緊隨其後面色冷淡的男人。

薑母將器皿先放到離床比較近的桌子上,才湊近向知草身邊,

伸手輕輕地撫了下她的頭髮,

「小草,好些了嗎?」

薑母關切的目光和話語,讓向知草驟然眼角濕潤。

不知道自己的親生媽媽現在在哪?

是否某些時刻,她也還會想起當年自己拋棄的女兒呢?

不過還好,她雖然沒有親生媽媽,但是眼前的婆婆跟自己的親生媽媽並沒有什麼兩樣。

「來,喝碗雞湯,再喝姜磊……」

薑母端著雞湯,開口說到這裡的時候,一直在旁邊站著的那個臉色清冷如常的男人輕輕地乾咳了兩下,薑母立刻笑著改口,

「再喝這碗紅糖姜水。」

向知草開心地接過薑母遞過來的湯碗,心下瞭然。

姜磊煮的紅糖姜水!

一想到這個,向知草邊喝邊笑,臉上的表情無比幸福。

只是,有句老話說,樂極生悲!倒霉的時候,喝水都會嗆到。

而現在,她喝湯都會嗆到,不過,她並不覺倒霉。

伸手接過姜磊遞過來的紙巾,對上那雙隱隱帶著關切的冷眸,向知草笑得更開心了。

姜磊臉色冷清如常,只是唇角抽了抽。

大概是很難相信,有人被嗆到了,還能開心成這個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