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80章 你怎麼在這裡

第280章 你怎麼在這裡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心裡猛地一緊,向知草倏地有些害怕。

這時才神智回歸,反應過來自己是單槍匹馬一個女生跑過來,

要是采心旁邊真有無賴的話,自己該怎麼應付?

向知草低眸,看向手機,因為害怕伸向手機屏幕的手指也跟著有些顫抖,

她準備撥打姜磊的號碼,告訴姜磊自己在哪。

然而,就在這時,不知哪來的一個男人突然摔到了向知草腳邊,

「砰」地一聲巨大的聲響讓毫無心理準備的向知草嚇了一跳。

在看清地上躺著的是個鼻孔和嘴巴都在流血的男人時,向知草不由「哇」地尖叫出聲,

同時,手中的手機也跟著不爭氣地摔在地上。

向知草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尖叫著,

隔了好一會,她才忍著心中的害怕猛地俯身揀起地上的手機,跳開到一旁。

突然出現的打鬥聲讓酒吧里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只有音樂還在播放。

沒過幾秒,一個大漢從裡面被踢了出來。

接著,從裡面驚慌跑出的另外幾個赤著胳膊的小嘍囉,手忙腳亂地扶著地上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大漢。

被攙扶著站起身來後,大漢捂著被打腫的眼睛,指著裡面光線暗淡的沙發角落大聲地喊道,

「小子,別再讓我見到你。下次……」

大漢一時語塞,憋了好一會才再次憋出幾個字,

「下次……下次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說完這句,大漢便逃也不及地轉頭看向身邊的小嘍囉,

大喝一聲,「走!」

於是,這群烏泱泱的男人快速地離開了。

接著,圍觀的人也散了,只有向知草還躲在一側,睜大了眼睛,看起來有些驚魂未定。

「應采心,你還好嗎?」

聽到吧台旁邊沙發有個熟悉的男音傳過來,向知草這才回過神來。

敢情剛才打人的那個,是陸陽天!

這麼想著,向知草趕忙擠進人群,循著聲源到了里側光線暗淡的沙發前。

果然,除了一臉關切的陸陽天,她還見到了斜躺在沙發一側的應采心,

看到那張熟悉的臉龐,向知草一把沖了過去,

蹲到沙發前面,看著一臉醉意渾身酒味的應采心,

不由擔憂關切地開口問道,

「采心,你沒事吧?」

應采心看起來喝得有些多,整個人是一副暈乎乎的醉酒狀態。

半睜開著眼睛,看見是向知草,迷醉的臉龐露出嗤嗤的大笑,上下晃動的手指指著向知草喊叫道,

「小……草……小草!你來了呀?」

在酒吧能遇到向知草,

旁邊的陸陽天顯然有些不可思議,漆黑的眸子盯著眼前素凈的小臉。

「你怎麼在這裡?」

溫和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悅,不過,向知草倒是沒聽出陸陽天聲音里的不悅,

自顧自地伸手抽出桌上的紙巾,替應采心擦乾淨臉。

接著,她又使勁地拉扯應采心的胳膊。

見向知草最後那個動作,陸陽天不由皺眉,

「你這是幹嘛?」

向知草疑惑地看了一眼旁邊的陸陽天,眼神很是澄澈無辜,

語氣里也帶著一絲委屈,

「送采心回家啊,難道讓她一個女孩子在這……」

講到這裡,向知草不由停頓了一下,憋住了原本想說的話,

難道……難道讓她在這被人欺負嗎?

睥見向知草一臉窘紅的模樣,陸陽天心裡某個角落瞬間柔軟。

再看看拉著應采心的那雙蔥白纖細的雙手,絲毫沒有一點力氣,

別說扶起應采心,就連拉,都拉不動。

想著,陸陽天不由嘴角噙起一抹優雅的微笑。

這丫頭,做事情從沒想過自己做不做得來。

看這丫頭剛才火急火燎的樣子,估計也是剛剛來到酒吧,也和自己一樣是為了找應采心來的。

拉扯了好一會,見沙發上的應采心依舊紋絲不動,

向知草不由有些泄氣加賭氣地直接坐到地板上。

哪知,這時,陸陽天直接站起身來……

向知草仰望著這個比自己高很多的男人,

突然有些擔心,陸陽天不會是嫌麻煩,一個人現在就走?

那應采心怎麼辦?

她一個人拉不動沙發上的應采心啊!

陸陽天站起身來,望了眼地上滿臉驚訝的向知草,抿唇一笑。

這丫頭,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

接著,他彎下腰,雙手一伸,直接抱起沙發上的應采心,

大步離開,邊走還邊囑咐,

「跟緊了,這邊色狼很多。」

聽陸陽天這麼一說,向知草環視了一圈,

果然發現有很多雙男人的眼睛正色眯眯地沖她掃過來。

不禁在心底打了一個哆嗦,向知草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抓起包包,小跑著追上陸陽天。

到了門口,她依舊遇到最初的幾個大漢,

向知草抬都不敢抬眼,緊緊地跟在陸陽天身後,就像幾歲小孩粘著自己的媽媽一樣寸步不離,

就只差趴上去了。

將應采心放進後車座後,反身關上車門,

一轉身他這發現站在身後的向知草還認真呆愣地盯著車裡的女人,陸陽天不由嘴角上揚,

「上車!」

對陸陽天的命令,向知草本想拒絕,

但轉念一想,陸陽天始終是個男人,孤男送寡女回家,還是個醉酒的寡女!

這該多不安全!

後車座已經被躺著的應采心一個人霸佔了,

於是,向知草便只能坐到副駕駛坐上。

系了安全帶,如向知草所預料的一般,車子開得飛快。

好在她曾經坐過幾次陸陽天的車子,

不然以這種車速,難保她不會把中午吃過的午餐還給大地做肥料。

一路上,飛快的車速讓向知草不禁開始轉移注意力,

好奇地問陸陽天各種問題。

細問之下,她才知道,原來應采心在打電話給自己之前,

就已經打了電話給陸陽天。

想想,向知草覺得自己太過於小人之心了。

就像剛才,陸陽天不也沒有丟下她和應采心兩個人在魚龍混雜的酒吧。

很快車子就在一所普通公寓門口停下。

停穩車子,陸陽天抱起後車座上醉酒的女人,輕車熟路地上了二樓,

開了門,進了卧室,將應采心輕輕放到床上。

跟著他身後的向知草連忙弄了熱毛巾,替應采心洗臉擦手。

看著床上人兒一臉滿足的睡顏,

站在床前面的向知草和陸陽天互看了一眼,相視一笑,便默契地轉身離開。

回到樓下,向知草不由好奇,

既然應采心在醉酒的時候會想到打電話給陸陽天,那大概兩個人關係還不錯吧?!

想到這,向知草停住腳步,側身問旁邊的陸陽天,

「陽天,你和采心很要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