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88章 同一天,失去兩個人

第288章 同一天,失去兩個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眼神定定的盯著面前那個視頻,向知草不由哽咽了一下。

不到一秒,眼裡的溫熱奪眶而出,吧嗒吧嗒抑制不住地往外涌。

趁著午休時間沒人注意,向知草抓起手機,幾乎是跑的速度大步跨出辦公室,

往樓層洗手間奔去。

眼前迷濛一片,早已模糊了視線,

向知草衝進洗手間,直接進了一個洗手間隔間,「啪」地一聲關上門,

背部抵住洗手間門板。

眼淚像是知道來到一個可以宣洩的安全地方,立刻像決堤的洪水般盡數傾瀉而出。

向知草死死地咬住唇,剋制自己不要哭出聲音,可咬的力道過大甚至有血絲流出也毫不知情。

直到血腥味瀰漫整個口腔,她才狠狠抽泣了一下。

可是,抽泣了一次,就忍不住有第二次,

有了第二次,也就有了第三次……

想起那個視頻,向知草再也忍不住這一次次的抽泣,「哇」地一聲大哭了起來。

嚎啕哭聲在空曠的洗手間里迴響,更顯悲涼。

哭了好一會,倏地,心底仍舊很是不甘心,

向知草伸手大力抹去眼淚,逼著自己咽下喉嚨間的一直往上涌的酸澀,

再次伸出手指顫抖著點開手機微信里的那個視頻。

與此同時,逼回去的眼淚再次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

再次濕了眼眶,模糊了視線,一滴一滴打在手機屏幕上。

向知草努力地想看清眼前的視頻,可是持續不斷湧出的淚水讓她眼前白蒙蒙一片。

越是想要看清手機屏幕上的視頻,就越是看不清,

只有視頻里的對話清晰地在耳邊迴響。

最後,罷了,向知草任由眼淚流出,無力地閉起眼睛聽著耳邊響起的對話。

當聽到視頻里那個熟悉的清冷聲音回應別人「是的」兩個字的時候,

彷彿有一把刀插進了向知草的心口。

是的?!

為何你要承認應采心現在是你的妻子?

可是明明不是,不是么?

她很想現在就跑到那個男人面前,指著他的鼻子親自問他一句,

「應采心是你的妻子,那我是誰?」

揪心的痛讓向知草緊緊地捂住心口,

紊亂的呼吸讓她差點覺得自己快要窒息。

心中有一千個一萬個為什麼!

為什麼你要娶我?

為什麼你要對我好?

為什麼你對我好,卻還要和其他女人糾纏不清?

為什麼你不直接和我說實話?

為什麼你要欺騙我?

……

所有的為什麼如同一團亂麻,糾纏在一起,越纏越亂,越亂越纏……

倏地,向知草什麼都不想理了,什麼都不想問了。

若是男人已經變心,問為什麼又有何用?

想到這裡,抽咽著的向知草不由輕哼自嘲。

變心?

若是從來沒有真心過,又何談是變心?!

或許,她就是那個連談變心都沒資格的人。

可真好,同一天,

她失去了要好的閨蜜,同時,她也失去了最愛的人!

可是,她發現,要捨棄,談何容易!

一想到要分開,心中的不舍一股腦涌了出來。

不是沒有失戀過,可是這次的背叛讓向知草覺得天都塌下來了一般。

姜磊的兩個字,徹徹底底地否定了他和她之間的感情,不過就是一場遊戲!

向知草感覺像是生命中有一塊重要的東西,硬生生地被剜掉了一般,只剩下空落落的虛無。

憤怒、失望、怨恨、無奈、失落一下子排山倒海而來,

又一次,眼淚洶湧而出!

向知草臉色慘白,長長的睫毛沾滿了淚水,抵在門上的身子無力地往下蹲,

最後,環起雙臂將頭深深地埋在腿間,大聲地哭了出來。

也不知哭了多久,向知草整個人漸漸有些乏累,

眼皮一點一點往下垂……

就在這時,門板「砰砰砰」被敲得巨響,

蹲在地上埋著腦袋靠著牆的向知草猛然被粗獷的男人聲音嚇醒,

全身不由一顫。

「有人嗎?裡面有人嗎?快出來!」

伴隨門板被什麼硬物撞擊發出的聲音,男人粗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向知草腦袋一片空白。

「回答我!不開我就撞門了!」

門外的男人再次警告道。

再次睜開沉重酸澀的眼皮,向知草神情有些恍惚,只覺得整個世界好像地震一般晃了一下,

而男人的聲音彷如巨雷一般響徹在耳邊。

伸出手,擰開門鎖,

模模糊糊的意識下,向知草也不知道怎麼開的門。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戴著帽子,穿著綠色軍裝,手上還拿著一根黑色棍子的保安模樣的中年男人。

「小姐,您在這幹嘛?」

見是個臉色蒼白的女孩,保安大叔擰緊了眉頭,臉色很是擔憂,聲音跟著溫柔了一些。

接著,保安向身後站在門口的圍觀人群揮了揮手,粗著嗓子喊了一聲,

「沒什麼事!散了,散了,都散了!」

不知道是不是蹲得過久,向知草整個人身子重心不穩有些晃蕩,

視線有些模糊,但她依舊看到了門口烏泱泱的一群人在聽到保安的話後慢慢散開了,

只有一個人影還站在門口很是刺眼的光亮處。

「小姐,您可別想不開!」

剛說著,就見向知草往後晃蕩,保安大叔不由上前攙扶,

然而,在保安大叔上前之前,就有一個人影竄進來,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向知草。

意識開始模糊,向知草眼前一黑,全身的冷意從身上傳到臉上,

只感覺到,整個人落入一個有男性味道的懷抱。

「丫頭,醒醒!丫頭!」

慢慢地睜開眼睛,視線由黑變白,逐漸光亮起來,

漸漸地,向知草看清了眼前的輪廓,

陽天?!

陸陽天看著臉色蒼白如紙的向知草,不由伸手拍了拍她沒有血色的臉頰,

眼底滿是擔憂。

意識慢慢回歸,向知草堅持從陸陽天懷裡起來,

晃蕩著身子跟陸陽天擺手,示意自己能站住。

被向知草推開,陸陽天不禁皺眉,漆黑的眸底滿滿是關切和心疼,

「丫頭,你沒事吧?」

心底的那股酸澀讓她的喉嚨哽咽,

哽咽到不知該如何出口說話。

向知草很想隨意平靜地和他說沒有事,可是喉嚨彷彿被什麼堵住了一般,她怎麼都發不出聲。

又或者說,潛意識她知道自己一出口就會淚流滿面,所以乾脆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