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94章 全世界瞬間失聲

第294章 全世界瞬間失聲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對上那雙冷眸,向知草像觸電般全身不由自主顫慄了一下。

那個她昨天心心念念,而今天又害怕得不知道怎麼面對的男人,

就這麼震撼地站在她面前,讓她措不及防!無路可退!

男人濃密的劍眉蹙起,如鷹凖般銳利的目光盯著面前低垂著腦袋的向知草。

見向知草朝身邊一瞥後,神色一下子神色黯淡下來,

陸陽天側目,發現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臉色嚴肅且氣場冷凝強大的男人。

姜少?這個男人他見過幾次。

每次都是在這丫頭身邊出現,他估摸著這男人應該和丫頭關係不錯,又或許這男人正在追求丫頭。

陸陽天側過身子,眼神移向旁邊的姜磊,邪魅地勾起唇角,

友好地伸出手,「姜少,你好。」

然而,姜磊並沒有同樣側轉過身子去握手。

濃黑長睫毛下的那雙墨綠冷眸一直定定地盯著面前低垂著腦袋的向知草,

臉上是依舊一貫的淡漠孤傲。

愣是過了好幾秒,陸陽天伸出的手就這麼停頓在半空中。

見姜磊絲毫沒有和他握手的意思,陸陽天倒也不尷尬,很有風度地慢慢垂下手在身側。

只是,他心裡有些困惑,

為什麼丫頭見到姜少後眼神這般閃躲,心情似乎也低落了些?

見向知草低垂著腦袋且臉色黯然,

驀然,陸陽天眼裡閃現一抹心疼,而大手不由自主地朝向知草伸去,

許是因為在頂樓的時候,他拉過向知草的手,所以這時陸陽天也默認為向知草是願意讓他牽著的。

一直低垂著腦袋的向知草突然看見面前出現了一雙大手——

骨節分明。

可是並不是她所熟悉的那雙大手,不由循著大手的方向抬起頭,

澄澈的眸子發現伸手的是對自己邪魅微笑的陸陽天后,呈現十二萬分的驚訝。

一瞬間,向知草腦袋有些混亂,各種聲音一秒在耳邊隱匿,

全世界瞬間失聲。

下一秒,她完全是下意識地將眼神往陸陽天旁邊的男人移過去,

對上那雙墨綠的眸子,向知草心底猛地一顫,

如她所料,姜磊眼裡充盈著淡淡怒意!

但表面看來,姜磊臉上依然是保持著一貫的淡漠。

若不仔細看,一般人看不出姜磊眸底驟然升起的那股怒意。

在姜磊的銳利目光的注視下,頭皮瞬間發麻的向知草眼裡快速閃過一抹驚慌失措,

條件反射地迅速移開眸子。

而一旁的陸陽天細心地發現向知草這一動作,不由斂起漆黑的眸子。

難道在這丫頭心目中,姜磊比自己早一步有了地位?

可是,這丫頭眼底的那抹驚慌又是怎麼回事?

隱隱地,陸陽天也嗅到了一些什麼——

這丫頭對姜磊是既在乎又疏離。

「丫頭,我送你回家。」

先下手為強!陸陽天伸出手卻不見向知草有回應,

便直接伸長過去一些,直接牽起向知草的手。

沒人注意到,此時姜磊下垂著的手緊緊握拳,骨節泛白。

手上突然傳來的溫度讓向知草再度驚訝地抬起頭,看向那個牽住自己手的陸陽天,

眼神完全呆愣。

這一刻,潛意識裡,向知草很想甩開陸陽天的手,

可是,另一個想法鬼使神差地蹦進向知草的腦海中。

既然姜磊不在乎自己,那自己怎麼做,姜磊也不在乎吧!

想著,向知草原本為甩開陸陽天的手而往上揚的姿勢慢慢地落了下來,

順從地讓陸陽天牽著自己。

陸陽天心中一陣歡喜,

前一秒,他明顯感覺這丫頭加大力氣似要甩開他的手,而下一秒,這丫頭竟願意讓他牽著。

這是不是代表,自己在這丫頭的心目中的地位比姜磊要高些?

就在陸陽天拉著向知草要轉身的時候,

倏地,姜磊直接轉身立刻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不勞您費心。」

話音一落,姜磊以措手不及的速度穿過兩人中間,順勢拉著向知草的手大步轉身離去。

陸陽天看中的女人怎麼會輕易被別人帶走!

然而,陸陽天卻出乎意料沒有上前奪回主權,而是站在原地眉頭蹙緊。

因為,前一瞬,他明顯見到了丫頭臉上閃現一絲不易覺察的驚訝,

那驚訝中……

帶著一絲喜悅!!

手上空空的陸陽天站在原地,不由搖頭笑笑。

看來這一場,他遇到了一個極度強勁的對手了。

棋逢對手,也是一種難得的體驗!

邪魅地勾起唇角,陸陽天相信,來日方長,誰勝誰負還不一定!

伴隨手上傳來的溫度,

向知草抬頭看向面前大力拉著自己往前走的男人那張緊繃側臉,

一剎那間,向知草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心中明顯的有一絲喜悅,可是不到一秒就立刻被再次排山倒海而來的傷感所覆蓋掉,

一想起那個視頻,她的心口又開始揪了起來,

彷彿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拉扯她的心一般,扯得她生生地疼了起來。

被男人半拉半拖著手往前走,奈何男人行速太快,

向知草幾乎是被迫著小跑跟上。

見他們走近黑色卡宴,守在後車門旁的喬麥眼疾手快地打開了後車門,

男人停住腳步,因為慣性而依舊往前衝去的向知草一下子就踉蹌著站在了男人的前面。

感受到後背推力的向知草幾乎是被塞著進去車廂的。

緊接著,她便聽見車門被男人狠狠地一甩,「啪」地一聲關上,巨大的聲響將她嚇了一跳。

下一秒,姜磊則快步走到另外一邊後車門,大腿跨進,直接關車門,

對著急忙坐到駕駛座上的喬麥淡漠吩咐,「開車。」

明顯感覺自家少爺的語氣聲音比平常高了一個調,

後車廂的那股寒氣瞬時瀰漫到了前面來,戰戰兢兢的喬麥不敢怠慢,連忙扭轉方向盤。

一時間,整個車廂都瀰漫著冰冷的氣息,

就如同有人將南極的冰塊驟然放到了車廂內一般,溫度直線下降到零下幾度。

被姜磊一甩一推,向知草手上被抓過的地方因用力過大還余留著酸軟。

只是她不敢去瞧身側的男人,

或者說,心中的一口氣憋著,她也不想去瞧身邊的男人。

回想起視頻里男人的淡淡回答,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再度刺入心房。

一瞬,向知草眼角又開始濕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