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98章 近在咫尺

第298章 近在咫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在浴室裡面哭紅了眼,向知草緊緊咬著唇不讓自己發出哭聲。

為了轉移注意力,視線模糊中她仍舊逼迫自己正常地放水、刷牙、洗澡。

似乎這樣,整個人就會好受一些。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完成這一系列行為的,只是忍著心裡的酸澀,機械地完成任務一般。

最後,她穿著睡衣獃獃地站在鏡子面前,不由自主地湊近鏡子,仔細地端詳鏡子裡面眼睛的紅腫。

下一秒,鏡子里的人兒伸手摸了摸眼角邊的紅腫,小臉上面露難色。

此刻,她不想出去讓男人見到如此狼狽的自己。

一想到要和男人面對面,那種沉重感就又一次撲面而來,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閉起眼睛,向知草咬著唇,內心又一陣酸澀。

也不知道在浴室裡面呆了多久,

她只知道自己站累了,就靠在牆上,靠牆累了就蹲在地上,

腿麻了就再次站起身,來來回回反覆幾次。

直到門口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被驚嚇到的向知草猛地打了個激靈,

這才真切地意識到該面對始終要面對。

雲苑一向就只有兩個人住,所以向知草知道,

此刻敲門的一定是姜磊!

有了這個認知,向知草心裡立刻忐忑了起來。

起伏著胸口,深深呼吸了一下,向知草伸手攀上腦袋上方的黑色大理石洗漱台邊沿,

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

腿明顯麻了,因為起身的時候她差點一個踉蹌摔在地上,

還好,下意識的本能讓恍惚中她再次抓穩了洗漱台邊沿。

砰砰巨響的敲門聲仍在繼續,

向知草忍著腿麻「嘖」了一聲,一瘸一拐攀著洗漱台邊沿慢慢往門口挪去。

只是每挪一步,她的忐忑心情就越重一些。

此刻,她有一種拔腿就跑的強烈衝動,天知道,現在她有多希望能有個多啦A夢的任意門!

可以直接穿越到別的空間,什麼人都不見!

然而,耳邊那從「一般響」升級為「巨響」的敲門聲,

明顯就是要硬生生將她從幻想中狂拽回來。

這一聲聲,聽得她驀地心驚肉跳。

身子挪到門口後,遲疑了一會,

向知草一閉眼一咬牙,伸手「咔嚓」一聲拉開了門鎖。

然而,拉開門鎖後,她卻沒聽到任何動靜!

也不知過了多久,向知草忐忑地睜開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男人那白色棉質休閑睡褲,近在尺咫。

不由咽了下口水,向知草又發現,自己此刻盯著位置……

恰巧很令人遐想!

可是,沒辦法,誰叫男人是大長腿,而以她的身高,加上又是低垂著腦袋,

視線往下落的位置正正是那麼令人尷尬。

向知草不想抬頭和男人對視,

所以,下一秒,她立刻側移眼神,將視線挪到其他地方。

然而,這一側移動作幅度太大,明擺著就是排斥見到眼前這個男人!

此刻,她窘迫地發現她所站的位置完全進退兩難!

出去?被男人擋住了!

她無論如何是出不去的,除非,男人讓位。

而往裡走?更不可能!

浴室門已經開了,很明顯她在浴室裡面呆的時間不短,

任何在浴室里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已經沒有借口再繼續呆了。

於是,站在原地側轉著視線的向知草神經完全緊繃著,整個身子一動不動。

男人清新的薄荷味,飄入鼻子,

讓本有些恍惚的向知草內心急促也更清醒了些。

一時間,兩個人就這麼僵滯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頭頂上方的男人突然開口,語氣淡漠到讓人心寒,

「我要用浴室,你出去吃面。」

簡單的兩句話,讓向知草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男人淡漠的語氣彷彿結了冰一般,而說出的內容卻和語氣相差十萬八千里。

站著不動的向知草不由睜大眼睛,怔愣了好一會,

只有長長的睫毛不時地抖動。

此刻,向知草極度懷疑自己是聽錯了,腦袋裡不停翻轉著男人的話。

她承認,她剛剛的確是將浴室佔有己有了,

可這層樓明明就有幾個房間,幾個浴室,姜磊完全可以隨便去任意一個房間的浴室,不必在外頭等待。

而且他還偏偏敲門,敲得巨響!

害她心臟突跳,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

後一句是什麼來著?吃面?!

訝異萬分的向知草不由下意識地抬頭,恰巧對上男人那雙深邃的冷眸。

不得不說,此刻姜磊的寒冷眸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讓她膽顫。

為什麼這麼盯著自己?

好像有深仇大恨一般,可若有,為何還叫自己出去吃面?!

有些害怕得移開眼神,向知草頓時口乾舌燥,

讓她更加窘迫的是——

肚子完全無視她的臉面,在男人面前咕咕地反覆叫了兩個來回。

拍了一下不爭氣的肚子,

臉色通紅的她這才意識到,從公司回來到現在她還沒有吃晚餐。

可……他不也沒吃嗎?

想到這,向知草抬眸,偷瞄了一眼腦袋上方的男人。

此時男人正目視前方,下巴綳得緊緊的,唇角也是抿得緊緊的,似乎在隱忍怒氣一般。

向知草不由撇了一下嘴,

姜磊這表情,倒好像是她做錯了事情似的!

就在這時,姜磊側開身子讓出了一條路。

看到面前的空位,向知草想都沒想,立馬斜著身子側過去,

飛速離開那狹窄的浴室門口。

輕輕鬆了一口氣,視線掃了房間一圈,

果然,她發現沙發旁邊的小桌上放著兩個大湯碗,

只不過一個湯碗里還有冒著熱氣騰騰的面,而另一個湯碗,早就空了。

看來,浴室里的那個男人已經吃了。

難怪有力氣和她爭浴室!

這麼想著,向知草便向桌子走了過去。

心中有些惆悵,雖然肚子很餓,但是她的胃口卻沒有平常那麼好。

最後她只吃了一半,還剩下半碗湯麵。

往日吃面,一向都是姜磊下廚,而她負責將吃完的碗筷放回一樓的廚房洗手盆處。

這次也不例外!

踩著拖鞋的向知草快速拾起碗筷,不過一分鐘,就下了樓梯到了廚房。

將碗筷放入洗手盆中,轉身離開的時候赫然又見到了垃圾竹簍上的一大束玫瑰,

她的心情不禁又有些沉重。

下一刻,一個念頭倏地跳入腦海,讓她心裡猛地咯噔一跳。

姜磊進了廚房煮麵,那也就是說,他已經見到了竹簍上的那束丟棄的玫瑰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