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02章 還有幻想

第302章 還有幻想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少爺,您不等少奶奶了嗎?」

喬麥不禁好奇詢問道。

按照以往,就是少奶奶在樓上磨蹭半個小時,少爺也會在車廂里安靜的等待,

雖然,有時少爺臉上會有躁意。

可剛才少爺竟然說開車!

他嚴重懷疑要麼是少爺說錯了,要麼是自己耳朵有問題。

想了想,他覺得前者可能性太低,剛才便忍不住反問了一句。

「開車。」

依舊是簡短的兩個字,只是語氣間很是冰冷淡漠!

感受到滿滿寒意的喬麥瞬間咂舌。

話音一落,喬麥立刻收回臉上驚訝表情,恭敬點頭後轉身扭轉方向盤。

心裡愧疚道,

少奶奶,您這是回去做什麼?

千萬別說喬麥不等您,我也是沒辦法,我是按照少爺吩咐的……

而此時在喘著粗氣的向知草顯然沒有聽見喬麥心裡的大聲辯解。

推開木門,攀著扶手往樓上爬,高跟鞋「蹬蹬蹬」踩得巨響,

而她已經顧不上喘氣,一心只想著快速爬上二樓。

到了卧室門口,她才停下腳步,伸手扶著門把彎著腰稍稍喘了一下。

小跑後她只覺得口感舌燥,另一隻手捂著胸口平靜了一小會,接著衝進卧室。

站定在小木桌面前,向知草開始手忙腳亂一陣翻索。

越急做事就越慌,越慌就越找不到。

果真,她真的找不到!

只是眼下,她沒時間去考慮那陡然生出的一點點負面情緒,還是抓緊時間,四處翻索。

而桌面只有筆和書本。

最後,所有的東西凌亂地堆在一起。

心裡有些忐忑,她不知道樓下的男人會不會等待自己。

因為她也知道,自己在上樓已經呆了有點時間了。

緊蹙著眉頭,腦袋有些凌亂,

而自己手腕上的包包因為找東西力氣過大還在晃動,沒過兩秒,包里不知什麼東西散掉在地上。

聽到東西掉落聲,向知草連忙趴到地上,將東西撿起。

只是剛準備起身的時候,她在木桌底下,赫然發現了一本便簽紙。

登時,向知草目瞪口呆,很是無語。

趴下腦袋,向知草伸長了手,向木桌底下那本便簽紙探過去。

終於,她撿到了!

一股喜悅在心中泛起。

然而,隨後而來的是一陣懊惱。

不過就是為了找一本便簽紙,就這麼手忙腳亂,弄得亂七八糟,

早知道那麼難找,她就直接撕一張素描紙了事。

哎,誰叫她那該死的強迫症又犯了。

就像畫素描一定要用鉛筆和素描紙一般,她總覺得給別人的留言就該寫在便簽紙上。

從地上爬起來,向知草俯身趴在小木桌上,

一手按著便簽紙,一手快速從桌子邊沿的筆筒里抽出一支黑色圓珠筆。

抬頭看了一眼桌子角落那牆角一側的玫瑰花,

向知草揚唇一笑,總算保住你了!

低頭,向知草在紙上認真的寫著很是娟秀的字體,

而大意也只是麻煩吳媽打掃換花時不要將玫瑰花扔掉。

寫完之後,向知草鬆了一口氣,

在木椅上小靠了一會。

過了約莫一分鐘,她才快速起身,走出卧室,把便簽紙貼在卧室門口。

剛要下樓梯,又有些不放心,

於是,向知草又返回兩步,走到卧室門口,再次伸出雙手,

用兩手的食指指腹重新按壓便簽紙的膠粘處。

確定的確粘的很牢固,即使大風也吹不走後,

向知草這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轉身,扶著螺旋狀的階梯扶手,一步一步往樓下走去。

只是,出了雲苑門,

向知草左右觀望,獨獨不見那黑色卡宴的車影,

心裡不由有些急了。

往常她在樓上不管磨蹭多久,姜磊都會等她的!

可是現在,眼前空蕩蕩的草坪告訴她,

沒有!車子已經開走了!

倏地,向知草心裡一陣失落襲來。

挽在手臂上的包包也往身側落下,站在原地,她不由低下頭自嘲一笑。

往常!是嗬,她也會說是往常。

她竟然忘了,他現在和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又或者,他從來就是這樣,

做事從來都依照他自己的心情,心情還不錯就等等她,若不悅就直接走人。

虧她……還趕回來。

哎,只能說是自己自作多情,仍舊對他們之間的感情還有幻想。

可是……

向知草不由皺眉。

可是做錯事情的又不是她!他怎麼可以這麼對待自己?

明明就不是她的錯……

當然,除了她剛剛的確是返回樓上磨蹭了一些時間。

想著,一股情緒瞬時湧上眼睛。

在眼角濕潤前,向知草不由抬起腦袋,仰著臉望著天空。

是誰說,只要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就不會流淚的?

抽了一下鼻子,向知草將眼淚逼了回去。

忽地發現,那句話的確是有些道理。

只是頭頂湛藍清澈的天空,此時也沒法讓她的心情重新恢復愉悅。

「少奶奶,少奶奶……」

隱隱約約中,她好像聽見了有人叫喚自己。

向知草慢慢俯下仰著的腦袋,

發現不遠處銀色賓利里有人沖自己招手。

輕輕蹙了蹙眉頭,向知草聚精會神,

斂目一看,車裡的那個人影有點熟悉。

喬叔?!

認出來後,向知草心裡泛起一絲欣喜,之前的陰霾微微散去。

快速小跑到草坪旁,不待中年男人開口,

向知草立刻詢問道,

「喬叔,可不可以送我去公司。」

中年男人早已下車拉開了後車門,

親切地開口道,

「少奶奶,您這說的是哪裡話?

我就是少爺特意吩咐過來接您的。」

很主動快步坐進後車座的向知草聽見老喬的話後,不由神色一黯,

眼神一愣。

她沒聽錯?

是姜磊讓喬叔來接自己的?

車子一踩油門,很快就駛離了雲海畔。

一路上,向知草盯著車窗外鬱鬱蔥蔥的樹木,不由有些失神。

若是他吩咐的,為何他不等一等自己,

明明……明明他上班時間比自己晚一個小時,

等自己一會是肯定不會遲到的。

向知草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而前面的中年男人從後視鏡上瞟到后座上一臉心事重重的向知草,

臉上露出一抹和氣的微笑。

心裡思忖,大概,是小兩口鬧矛盾了。

這一大早,他就被喬麥那小子吵醒,讓他來接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