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10章 將一個影子當成了一個

第310章 將一個影子當成了一個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這是開心,我不應該哭。」

心裡暗自勸慰,向知草硬將眼眶裡打轉的液體逼了回去。

壓下心中的那股情緒之後,向知草面色平靜地抬眸,

看向那個剛坐下來還滿臉不悅的林小夏,輕輕地開口,

「小夏,謝謝。」

聽到向知草的感謝,林小夏眼神撲閃,略微低垂了一下眼皮,

「不用謝,我只是平時忍他們忍夠了,偶爾小爆發一下。」

林小夏滿是無所謂的聲音飄過來,向知草心裡一暖。

知道林小夏這麼做是為了自己,於是她在心底對自己說,

以後一定要對小夏好一些!

雖然一早上發生的事都不愉快,但是向知草還是很快就投入了工作。

自上次的抄襲事件後,很多項目都是私下給她一個人做,辦公室其他同事並不知情。

手上的事情實在太多,所以,忙到最後,頭昏腦脹的她覺得自己都快忙瘋了!

一整天下來,除了吃飯,向知草連上洗手間的時間都減少了。

她也慶幸,這樣的充實感剛好可以讓她沒時間胡思亂想。

很快,這一天的太陽下山了。

望著窗外那剛到五點半就已經有了些暗色的天空,

向知草心裡那一絲情緒又開始騷動。

目光移回,向知草有些獃滯地盯著手上的鍵盤,手指停止了翻飛。

過了好一會,她才將視線移到屏幕右下角的時間,

五點四十分,五點四十分了!

時間過得這麼快,她驀地覺得,

要是人可以不吃不喝不睡,就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這麼做下去就好了!

至少……

至少可以不去面對那個不想面對的人。

見到向知草手指放在鍵盤上,但是視線卻怔愣失神地定在別處,

收拾好東西的林小夏邊站在桌旁,試探地開口詢問,

「小草,一起走嗎?」

一想到接下來要見到那個人,向知草便有些退縮。

她背靠椅子,側轉過腦袋,本想拒絕。

可是,林小夏卻俯身湊近,小臉離她的鼻尖不到一公分,笑眯眯地撒嬌,

「好久沒有和你一起下去了呢,我幫你收拾,我們一起走吧!」

瞥到林小夏一臉請求很是期待的模樣,

倏地,向知草原本委婉拒絕的話就突地擱在喉嚨口。

隔了約莫一分鐘,向知草挪轉腦袋,將話咽了回去。

反正都是要回去的,那就走吧!

「好,小夏,你等等我,我快速收拾。」

邊說著,向知草邊快速將電腦關機,

緊接著,她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東西早就都塞進了包包!

抬頭看了一眼默契的林小夏,向知草揚唇一笑,心裡暖暖的。

許是晚了一些下來,公司同事用電梯的高峰期已經過了。

很快,兩個人就到了LK一樓大廳。

小夏要去公交車站,而向知草是走向停車場的,是兩個不同方向。

她沒想到,林小夏竟堅持要目送自己離開。

向知草不由覺得好笑,

這種感覺,怎麼那麼像小學放學回家,兩個小夥伴不捨得分開的情景?

心中暖暖的,向知草轉頭,沖林小夏揮了揮手,也不堅持,

便往停車場方向邁去。

臉上不由自主地掛著笑容,向知草走幾步後還是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

見林小夏還在原地,沖自己笑著揮了揮手。

她不由更覺好笑,心想,

這傢伙,比男朋友還粘人!

繼續往前走,遠遠地,向知草就看見了那輛嶄新的黑色卡宴。

心情頓時有些複雜,她深深呼了一口氣,不由自主地放慢腳步。

低垂著腦袋,向知草明顯感覺頭皮有些緊繃,心跳陡然加快。

越走近那輛車,心情就越是忐忑!

黑下來的暗藍夜色中,向知草看見一個人影從駕駛座上跳了出來,

歡悅地沖她招手,

「少奶奶,這邊!」

華燈初上,鵝黃的光線宣灑一地。

停在旁邊的黑色卡宴後車座也隱約透著一小片暗黃燈光。

沖喬麥淺淺一笑後,向知草下意識地往後車廂里望去,

只是隔著車窗,除了可以看到車廂裡面依稀有柔和的橘黃光線,

她看不清裡面坐著的男人。

隨之腳步越來越近,向知草的心跳得越來越快。

走近的時候,向知草倏地收回望進後車廂的視線,猛地低垂下眼眸,

胸口微微起伏。

對站在後車門一側,已經替自己打開後車門的喬麥抿唇點了點頭,

接著,她下意識地一手搭在後車門上,遲疑了一瞬,呼了一口氣後才坐進後車座。

緊接著,耳邊就傳來車門被關上的聲音。

下一秒,喬麥坐進了駕駛座,先伸出腦袋環視了周遭一眼,便扭轉方向盤緩緩駛出LK。

心跳依舊啪啪啪跳個不停,向知草的呼吸明顯加快。

她不敢側目去看旁邊的男人,只是一直低著頭,默默地盯著自己手上交纏的十指。

一直到喬麥的聲音傳過來。

「少奶奶,公司有點事耽誤了,少爺會晚一點點回來。」

話音一落,向知草猛地一轉頭,果然,她旁邊的座位……

是空的!

原來她身側一直就只是有一個黑影而已,

這個黑影就是喬麥的駕駛座靠椅投射到后座形成的暗影!

她竟然一直以為那個就是姜磊,以為姜磊一動不動地在旁邊坐著!

緊繃著的神經瞬間鬆懈下來,就像從水龍頭嘩啦啦流出的水突然被開關阻礙,戛然而止。

向知草大大鬆了一口氣,對自己很是無語。

心想,這算不算是杯弓蛇影?!

竟然將一個影子當成了一個人,這也是夠了。

可是,為何?

放鬆的同時,心底忽然有一股澀澀失落感?

不願去承認有這種情緒是因為一個人,向知草在心底默默催眠自己,

一定是外面過早暗下來的夜色讓她心情驀地低落下來,

她一向不喜歡這種深秋的瑟索,不是么?!

向知草閉了閉眼睛,盡量讓自己內心平靜下來。

過了約莫兩分鐘,像是想到什麼,一陣躁意湧上腦袋。

向知草快速傾身上前!

但下一秒,她不由又後縮了下身子,頓了一下。

那個問題縈繞在心頭反覆迴旋了無數遍後,終於,她還是忍不住了!

閉了一下眼睛,舔了一下唇,向知草抬眸望向喬麥,忐忑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