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12章 是人是鬼是賊?!

第312章 是人是鬼是賊?!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夜靜悄悄,睡夢中的向知草驀地皺眉,接著在床上翻來覆去。

肚子咕咕叫,那種咕嚕咕嚕的飢餓感讓向知草忍不住抱著肚子醒了過來。

困意太濃,向知草微睜眼睛,只覺得厚重的眼皮有些撐不過來。

許是眼睛習慣了黑暗的夜色,此時陽台外斜照進來的大圓月亮,皎潔的光線干好灑到她身上。

依著白色的柔和月光,向知草依舊半眯著眼睛,

摸索著從床上半坐起身,緩了兩秒。

接著右手掀開被子,左手撐著床墊下意識地移出被子里的雙腿,穿拖鞋起身。

實在是很困,以致向知草走路都有些踉蹌,

且視線也跟著腦袋時不時歪斜,一瞬見到沙發桌子,一瞬又一黑。

腦袋有些脹脹的,厚重的上眼皮不時地和下眼皮像如膠似漆的情侶一般,

老往一塊靠。

無奈地搖搖頭,依著微弱的月光向知草仍然努力往卧室門口的方向走去。

也不知道怎麼的就走到了門口,向知草意識模糊中打開了門上的手把。

剛步出卧室,二樓其他房間吹入樓梯口的涼風撲面而來。

一陣寒意讓向知草不由打了一個激靈,全身的雞皮疙瘩也跟著起來,

意識終於有些清醒。

向知草撫額,睜大眼睛呼了一口氣,緊接著,又再揉搓了一下眼睛。

望了一眼樓梯口靠外側的玻璃窗,夜色正濃。

視線收回,再看了一眼自己所站的樓梯口位置,心裡思忖,她怎麼站在這?

就在這時,肚子咕咕咕地又一陣翻滾。

歪著腦袋的向知草不由閉了一下眼睛,「哎」了一下。

她這才想起,潛意識裡迷迷糊糊起床的她是為了找吃的!

驀地想起,似乎昨晚回來之後,她根本沒有吃吳媽已經準備好的那些放在桌上的晚餐,

而是直接上了二樓。

回頭望了一眼黑乎乎但依著月光依稀可以看得清路的卧室,

她不禁搖搖頭,剛才她是怎麼走出來的?連燈都沒開!

不待她思考,肚子又開始了一陣連綿不斷的呼隆呼隆聲。

這架勢看起來似乎不填飽肚子,她就別想睡覺了!

低下腦袋,她瞥了一眼那螺旋狀的階梯,

月光微弱,雖依稀看得清路,但是她仍舊不想冒險,於是走到樓梯口一側,伸手摁了摁壁燈。

瞬時,明亮的燈光照亮了整個樓梯,依稀可以見到一樓也是亮堂堂的。

向知草輕輕呼了一口氣,手搭著復古雕花扶手,一步一步慢慢往樓下走去。

到了一樓,她果然見到餐桌上準備了很多菜式。

只是都已經冷了,有些菜上面還凝結了白色的油。

向知草只是微微睥了一眼,

看起來都很香,只是已經到半夜,她不想大費周章地熱菜熱飯。

於是,直接往廚房裡側邁去,

她找到那個柜子,踮起腳尖找了最常吃的那種酸菜速食麵。

看了一眼手上的速食麵,向知草聯想到那冒著熱氣的香味,瞬間舌蕾都被勾起。

咽了一下口水,向知草快速撕開包裝,拆開裡面的料包,直接就沖泡起來。

雖然她覺得,用大火煮過的速食麵怎麼都比沖泡的速食麵好吃,

更加順滑有彈勁!

可是她的懶勁又犯了!現在她只想快速泡好吃掉。

雙手捧著手裡的那份燙熱,向知草慢慢地挪動腳步來到廚房旁邊的餐桌。

慢慢地將速食麵盒子放到桌面上,然後她「咻」地縮回手,食指和拇指快速捏在耳垂處散熱。

視線一直盯著桌面的速食麵,向知草慢慢地坐下身子。

需要等待一兩分鐘,向知草不由雙手托著下巴,眼神直直地盯著面前的速食麵。

盯著盯著,她不由開始失神。

腦袋開始自然地聯想,要是姜磊在就好了,起碼他沒有自己的懶勁,

下廚煮麵的話一定會用大火煮,還會加其他的青菜肉食,

絕對不會只用配帶的料包了事。

忽地記起,那是她來雲苑的第一個晚上,

好似也是半夜,肚子餓得不行的她就下樓來找東西吃。

最後,找是找到了,不過,也著實嚇了好大一跳。

那時別墅外的光線掃在姜磊臉上,讓她忍不住哇哇唧唧地尖叫。

想到那個場景,向知草不由搖了搖頭,噗呲一聲笑出聲來。

下一秒,她不由蹙眉,

如今,他在哪都不知道呢,或許,現在他開始學別的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

又或許,他已經在應采心那裡睡下?

一想到這,她眼前倏地又模糊起來——

晶晶亮亮的淚珠像哈哈鏡一般扭曲了眼前的畫面。

彷彿被隔了一層砂質的白色透明紙頁,很想看清又什麼都看不清!

吞咽了一下口水,向知草大力閉上眼睛,將眼淚擠掉。

再次睜開眼睛時,她猛地俯下腦袋,立刻彎曲雙手打開速食麵的軟蓋,

一股熱熱的氣體頓時撲面而來。

直接拿起筷子吸溜吸溜地吃起面來,向知草決定什麼都不想!

相比愛情,還是食物更能暖飽肚子!

一陣飽腹後,向知草將速食麵盒順手扔進垃圾桶,蹭蹭蹭地開始上樓。

順手關掉樓梯口的燈,再開了卧室的燈,隨後她直接進了浴室,她有睡覺前一定要刷牙的習慣。

從浴室出來後,她決定要對自己好一點——

繼續飽睡一頓!

然而就在她走向白色大床的時候,心裡不由一顫,心情就像大半夜見了鬼一般。

那!

那床上是什麼?!

只見床上的白色被子有一部分凸起。

向知草捂著心口,心跳狂跳不止。

吞咽了下口水,向知草慢慢靠近床邊。

是人是鬼是賊?!她該怎麼做?

然而身體已經先於意識快了一步,這一秒,她就已經到了白色大床面前。

壓下心中的懼意,向知草輕輕上前,伸長了脖子瞄了一眼,

是個男人!

還是個後腦勺很是熟悉的男人!

心下一愣,理智開始翻滾回歸。

是姜磊?!

不得不說,此刻她心底吱吱冒出一絲小欣喜。

她不由自主地將脖子往裡伸得更長了一些——

濃黑的眉毛,纖長偶爾跟隨眼皮抖動的睫毛,挺直的鼻樑,抿緊的薄唇映入眼帘,向知草鬆了一口氣。

此刻,自然而然爬上床的她,整個人幾乎是雙手撐著床墊上以趴著的姿勢偷睨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