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15章 姑娘我就是在逃命!

第315章 姑娘我就是在逃命!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被浴室門「哐當」巨響嚇了一跳,向知草頓感莫名其妙。

她不過就回個信息,姜磊不用生這麼大的氣吧?!

她覺得,這一大早上,她完全可以用「莫名其妙」來概括。

莫名其妙的號碼,莫名其妙的簡訊,莫名其妙的姜磊!

驀地,手捂著胸口的向知草心裡也滋生了一點小不悅。

有話不能好好說嗎?這樣嚇人真的好嗎?

一把抓過白色小木桌上的包包,向知草深深呼了一口氣,決絕轉身,拉開卧室門。

在門口快速踩上十公分的高跟鞋,她立刻攀著扶手「蹬蹬蹬」地下樓。

走到一樓,手剛觸碰到門,

倏地,像是想到什麼,向知草立刻反身折返,來到餐桌前。

桌子上擺了中西式的早餐,色香味都引人垂涎三尺。

但是此刻的向知草只想快速吃完馬上走人。

雖然她很想喝那熱燙燙的魚片粥,

可是一想到姜磊那張憤怒的俊臉,她就不由在心底打了個寒顫。

於是,在桌前站著的向知草,

只是用小眼神覬覦了一下面前那杯香濃濃的牛奶和熱氣騰騰的魚片粥,

伸手真正拿的是一片乾巴巴的吐司麵包!

下一秒,她立刻移開眼神,再也不看餐桌一眼,反身走開,

猛地推開大門,邊提著包包邊嚼著麵包大步往別墅外走去。

像往常一樣,那輛黑色卡宴已經停在雲苑草坪旁的停車位上了。

許是等得太無聊,喬麥老早就環著雙臂,倚靠在黑色卡宴車旁等候,目光望向遠方,嘴裡還叼著一根新嫩的葉子。

閑適自在模樣與匆匆迎面趕來的向知草完全不一樣!

對不善踩高跟鞋的向知草來說,十公分的高度本身就已經是很大的挑戰,

走已經有問題,更別說跑了!

然而,對此刻著急離開的向知草來說,完全不是一個事!

雖然踩著高跟鞋走路實在不便甚至還有些踉蹌,她還是以小跑的速度奔向喬麥。

相對比見到男人那張冷酷到完全能凍死人的俊臉,腳上這點酸疼算什麼?!

她只知道,那個男人正在氣頭上!

她要做的是,避免自己成為炮灰或者槍口上的鳥,讓那個男人眼不見為凈且有時間好好緩一下脾氣。

身側一陣腳步聲響傳來,喬麥微微側目。

一見狂奔過來的是向知草,

喬麥立刻放下環著的雙臂順垂在身體兩側,接著,站直身體且快速拿走嘴邊的那一片葉子,

勾唇笑了笑,關心著打趣道,

「少奶奶,您跑那麼快小心摔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您這是在逃命呢!」

一路低垂腦袋只顧著往前沖的向知草,沒空搭理喬麥的打趣,一下子就鑽進了喬麥提前為她打開車了門的後車廂。

接著,在車廂內坐定後,向知草雙手捂著胸口,緩了緩急促的呼吸。

一路小跑導致現在口乾舌燥,所以她沒開口,而只是在心裡回應道,

「你還真沒說錯,姑娘我就是在逃命!再不逃,就被你家少爺用眼神活活秒殺了。

恐怕你也不想你家少爺到時莫名承擔個殺人罪名吧?!」

似乎對向知草匆忙冒失的模樣早已習慣,

喬麥勾唇笑了笑,先是伸手幫忙關上後車門,接著環繞車子半圈繞到駕駛座車門旁。

見喬麥打開車門坐進駕駛座,向知草心裡狂喜鼓掌,

「快開車,快開車!」

下一秒,果然,好像聽到向知草心裡話一般,

喬麥緊接著就踩了油門,轉了方向盤,車子開始緩緩啟動。

終於,向知草放下心來,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若是往常她比姜磊早出門,喬麥就只負責接送她,而姜磊由老喬接送。

若是同時出門,喬麥便接送他們兩人去上班。

所以,自然而然地,此刻的向知草心想,

按照今天她比他早出門這種情況的結果應該是:喬麥接送她,喬叔接送姜磊。

然而,千算萬算,她還是算錯了。

車子才剛開始啟動不到三秒,喬麥就將車子停了下來。

一手將耳邊的麥湊到嘴邊,臉上認真思考的神情看起來像是等待麥裡面的什麼人吩咐似的。

過了不到兩秒,喬麥應了一聲,「好!」

最後,喬麥雙手閑適地搭在方向盤上,視線往車窗外移去,絲毫沒有要開車的意思。

其實,後車座上的向知草自喬麥挪動耳邊的麥開始,

兩隻耳朵就已經豎起,

且傾身上前,兩個烏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喬麥的一言一行。

當聽到喬麥應了一個「好」字的時候,

向知草明顯感覺後背忽地直冒出一陣熱汗,慢慢蔓延到後腦勺。

這種本能的生理反應隨之而來的都是不好的預感。

「車子出問題了?」

表面聽起來是一副很平靜的生活口吻,

可實際上,問這個話的時候,向知草心裡早已開始翻江倒海了。

不由自主地用力咽了咽口中的唾沫,向知草心裡默默祈禱,千萬別是她想的那樣!

千萬別!!

向知草關心的話語飄進耳邊,喬麥不由勾唇一笑,

但側過腦袋後卻也只是笑嘻嘻地盯著向知草看。

驀地,對上喬麥別有深意的眼神,向知草心底一陣發毛。

什麼意思?

向知草不由在心裡吐槽,

同個生活區域造就的兩個人,為何性格這般天壤之別?

前幾分鐘,她才剛被他家少爺瞪得心底打哆嗦。

這一分鐘,她就被眼前的喬麥笑得心底發麻。

真是冰火兩重天!

咽了下口水,向知草在心裡繼續悲嘆,

邊喝燙湯,邊喝冷飲,就是胃也會受不了。

何況,她這回是,幾分鐘之內經受兩種截然相反的態度對待!

被喬麥一臉奸詐的笑意看得有些受不了,向知草別過臉移開眼神,若無其事地開口道,

「如果不是車子壞了,就快點開吧,我怕上班會遲到。」

向知草的理由雖然充分,但是喬麥依舊沒有收起臉上的笑意,

反而挑了一下眉神秘地回答道,

「少奶奶,喬麥猜,少爺一定是想您了!

您看,您和少爺分開才不到一兩分鐘,少爺就迫不及待地吩咐我等他。這可是頭一遭!

明擺著,少爺想和您多呆一會!」

喬麥自顧自興奮分析的話語,

非但沒讓向知草開心,反讓她心底越來越涼,最後整個人直接掉入了冰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