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47章 對你是真心的

第347章 對你是真心的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而此時,頂樓的另外一個相反的方向也站著一個男人。

聽到隱隱約約的哭聲後,男人皺了皺眉頭轉身循著聲音方向走去,只是走沒幾步突然就定住了腳步。

此時LK公司頂樓可以見到這麼一幕,

一個女人坐在頂樓的綠化草坪上,抬起頭落寞地仰望藍天,眼淚嘩嘩地從臉頰流落。

而不遠處站在雲南大理石圓柱後面的一個男人綿長的丹鳳眼半眯了起來,眉頭微蹙,

唇角抿著,明亮如夜空星辰的漆黑眸子定定地看著不遠處的那抹倩影,眼底帶著一絲心疼。

盡情宣洩了自己的情緒後,向知草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接著,一手撐著地板快速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後,她再次抬頭凝望頭頂上的藍天。

隔了約莫一分鐘,她才慢慢低下頭,嘆了一口氣,

看了一下手腕的表後轉身離開。

向知草轉身的一剎那,男人立刻閃開並躲在大理石柱子一側。

回到了辦公室後,向知草的心情倏然好了一些,

許是在頂樓一番宣洩,也的確是有用!

她想,以後若是沒有地方去,頂樓或許會是她宣洩情緒的一個好去處。

去茶水間泡了一杯咖啡,向知草收拾好自己的情緒便投入工作中,連日來手頭的工作多到她沒有閑暇去傷春悲秋。

所以,一下午下來,整個人都很充實。

只是,工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不知不覺又到了下班時間。

一到點,所有人都積極地收拾好東西準備離去。

而向知草卻突地失落起來,收拾東西的動作也出奇地慢,動作慢得和八九十歲的老婆婆差不多。

只不過前者是故意的,而後者則是生理使然。

「你先走吧,我還要等姜磊的電話。」

見已經收拾好東西且已經站在身側的林小夏,

向知草揚起笑臉,抬眼淡淡說道。

一聽是等待姜磊的電話,林小夏笑著對向知草輕輕地挑了挑眉,心照不宣地揮手告別。

看著林小夏離開的背影,向知草臉上原有的笑意一點一點地淡去。

收回視線後,她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繼而又慢慢地呼出一口氣。

來回兩次,向知草這才慢慢地站直起身,將東西塞進包包里,最後直接拎起下樓。

儘管心裡有一萬個念頭不願意麵對,但是心情沉重的向知草還是逼著自己下了樓。

只是今天她並沒有見到黑色卡宴車停在路邊,

疑惑的同時也微微鬆了一口氣。

左右張望著,的確是沒有見到那輛黑色卡宴的身影,向知草便想著,要不就直接叫計程車算了。

想到這裡,向知草低頭開始在包里一陣搜索。

左右翻找,準備拿出手機找之前留的計程車司機的號碼。

可是,這時候不知道誰打電話給她,掉到包包底部的手機震動著且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心裡忽然就咯噔一跳,向知草有些無措地皺著眉頭,最後她還是伸手掏出了掉到包包里側的手機。

略微深呼吸了一下,有了心理準備後她這才將眼神移回到手機屏幕上。

見「喬叔」兩個字在手機屏幕上跳躍,向知草驀地心裡一緊。

平常都是喬麥接送自己,而現在怎麼是喬叔打電話給自己?

難道有什麼事?又或者是喬麥有什麼事?

遲疑了約莫兩秒鐘後,向知草才接通了電話。

許是有些心虛,向知草開口就問,

「喬叔,你找我有事嗎?」

聽見這邊的聲音,電話男人有些滄桑的男士嗓音笑了笑開口道,

「少奶奶,您往公司門口停車場看過來,今天我負責接送您。」

向知草的腦袋裡快速地翻轉,

今天是喬叔來接送自己?

那喬麥呢?還有……

還有姜磊呢?

許是聽到電話這邊的向知草一直沉默,電話那頭的男人又再次解釋了車子所停放的位置。

被打斷回過神來的向知草眨了眨眼眸,立刻回應到,

「好的,喬叔,我這就過去。」

掛了電話後,向知草站著原地閉著眼晃了晃腦袋,在心裡告誡自己,

要好好努力工作,至於感情,不要想太多!

想到這,再次睜開眼睛時,向知草整個人重新又有了神采,嘴角往上揚了揚。

很快,向知草就發現了那輛銀色賓利——

遠遠地,那個長相依舊可以看得出年輕時候英俊模樣的中年男人站在車旁沖她招手。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喬叔,向知草總有一種親切感,

那種感覺就像是見到自己的父親一般,

或許是向知草從小沒有得過父愛,而喬叔臉上目視她時的那種慈愛感覺,

讓向知草覺得,如同是見到自己的父親一般。

所以,雖然老喬只是姜家的司機和管家,但向知草心裡總是不由自主地對他有一絲敬意。

鑽進了老喬給她開的後車座,向知草熱情地和老喬寒暄了幾句。

本來還熱情滿滿的,直到老喬提到姜磊的時候,

向知草臉上的表情才不自覺地僵了僵,

「少奶奶,少爺從小到大一直都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感情。

要是少爺做了什麼事,你們還是要多溝通溝通的。」

向知草不明白為什麼喬叔會這麼說。

下一秒,她不由低垂了眸子,臉上的笑意也淡了淡——

連喬叔都看得出來,她和姜磊之間有問題?!

坐在駕駛座上的老喬一瞥後視鏡,發現向知草不知道什麼時候,熱情滿滿的臉色突然暗了下來。

思索了一會,老喬平淡地解釋道,

「少爺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能力強,重感情,

只是少爺不那麼善於表達感情,有時候明明是關心一個人,卻要表現得很無所謂。

但是我看得出,少爺對少奶奶您是真心的。」

說完,瞥了一眼後視鏡後,

見向知草低垂的小臉上睫毛撲閃了幾下,他繼續開口說道,

「少爺今天有應酬,加上夫人今天沒有立刻雲海畔不需要用車,所以今天才是我來接您。」

老喬的話音一落,向知草便淺笑著抬頭開口道,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喬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