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63章 發生了什麼事?

第363章 發生了什麼事?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下意識地眉心一皺,向知草隱隱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安安靜靜的詭異讓她心裡咯噔一跳,右眼皮也跟著跳了一下。

下一秒,果然,一陣凄烈哭聲霎時在她耳邊響起,手足無措的向知草立刻著急地問道,

「雲莧,你怎麼了?別急,你慢慢說。」

可電話那頭依舊沒有回話,而是一陣又一陣的哭聲,由最初的啜泣變成了最後的嚎啕大哭。

向知草瞬間更慌了,直接拎起包包就往樓下沖,

「雲莧,你等我,我馬上就過去!」

快速到了一樓的向知草,局促間她只想立刻撥打之前留下的計程車號碼。

而她恰好一瞥發現有陸陽天的簡訊!不過她沒來得及去看,就直接點開了通訊錄。

可是,摁了撥號之後,竟一直都沒人接!

焦急地左右張望間,向知草沒有看見黑色卡宴的身影,

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這才注意到她比平時早下來五分鐘。

也就是說要等姜磊他們,就得再等五分鐘。

而這個時間點,是上下班高峰期,要想搭到計程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想到雲莧在電話裡面的哭聲,向知草心裡就不由七上八下,腦袋裡面一陣空白,焦灼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走到路邊開始不停揮手招計程車。

就在這時,她發現幾步遠外有個人影沖她招手。

皺著眉頭的向知草快步走上前一看,是陸陽天!

心裡登時有一種怪異的感覺,一陣局迫感讓她有些想躲閃車裡男人的眼神。

「上車。」

陸陽天溫和的話語飄到耳邊,抬頭的向知草不由微微一愣。

他不生氣了嗎?上車去哪?

似乎看出了向知草的猶豫,那張邪魅的臉上露出一個讓人心安的微笑,

「不是有急事嗎?你這麼著急找計程車!我送你過去。」

說完,陸陽天晃了一下腦袋,示意向知草上車。

而站在白色小車面前的向知草雙手緊緊地捏住手上的手機,

一想到雲莧的哭聲,她便也顧不上什麼局迫了,直接就拉開車門,坐上了副駕駛座。

而此刻一輛黑色卡宴穩穩地停住白色小車後,車上的男人看著白色小車一點一點地駛離視線。

「少爺,少奶奶應該是有事,我們跟上去嗎?」

喬麥瞥了一眼後視鏡,見到他家少爺眉頭深鎖,語速加快地詢問道。

嘴上這麼說,但喬麥也不禁在心裡疑惑——

少奶奶,您怎麼又開始做些神經大條的事呢?您又不是不知道少爺和陸陽天之間是死敵!

「不用,回去!」

隔了好幾秒,姜磊幾乎是從牙縫中冷冷擠出這幾個字。

冷漠淡然的語氣讓喬麥心裡一驚,咽了下口水,便開始扭轉方向盤。

一路上,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向知草不停地反覆撥打雲莧的電話。

可是自第一次接通之後,訊號彷彿就消失了一般,怎麼樣都打不通!

「很緊急嗎?」

旁邊一直開車的陸陽天睥了旁邊神色焦躁的向知草一眼,關心地問道。

似乎,他還從來沒有見過丫頭這般焦急的模樣。

身側一遍一遍撥打手機的向知草此刻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手機上,沒有回頭去看陸陽天一眼,

嘴上快速地回應「有急事,麻煩再開快一些」。

聽到這話,陸陽天不由挑眉,他這車速還不夠快?!

看著後視鏡里遠遠被超越並甩在身後的車輛,陸陽天不由勾唇笑了笑。

「丫頭,我不生你的氣了。」

揚著笑臉的陸陽天語氣溫和地開口說道。

本以為副駕駛座上的向知草會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並且回頭對他淺淺一笑。

可是,向知草依舊一點反應都沒有,和之前一樣皺緊了眉頭且兩眼直直盯著面前的手機。

陸陽天不由擰了擰眉頭,心裡猜想,大概真的是很緊急的事!

不然以丫頭的性格不會不理睬他。

下一秒,陸陽天踩著油門,加快了車速!

還沒反應過來的向知草只感覺身體一陣失重,下意識地閉起眼睛死死地拉住身上的安全帶。

車速的確很快,白色小車沒過多久就在雲莧的公寓門口停下了。

向知草也沒得及緩一下暈車噁心的感覺,

一想到雲莧現在不知道情況怎麼樣,她就什麼都顧不上,一個勁地往前衝去。

而陸陽天一見向知草這般著急的模樣,也大步跟了上去。

他有些好奇,什麼人能讓丫頭這麼緊張?

還沒到房間門口,向知草就聽見了一陣哭聲從房間裡面斷斷續續地傳來。

「雲莧,你怎麼了?我是小草!別嚇我,快開門!!」

邊喊著,向知草邊握緊拳頭大力敲打木門。

可是似乎沒什麼用,房間裡面的人兒除了哭還是哭,仿若絲毫沒有聽見她的喊叫一般。

一臉焦灼的向知草慌亂地左右轉著身子,嘴裡不停地嘀咕著,

「怎麼辦?怎麼辦?」

下一秒,一瞥到走上前的陸陽天,向知草像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兩步上前拉住陸陽天的胳膊,

「陽天,能不能幫我開門,我朋友在裡面!麻煩你!!」

見到向知草眼眶一紅,急得快要哭出來的模樣,陸陽天心裡忽地有些心疼。

輕輕地覆上向知草的手,明亮如星辰的眸子盯著向知草,

「放心,不要急,交給我。」

陸陽天眼裡的堅定讓向知草的心情微微鬆了松。

兩隻澄澈的大眼一直盯著那個幫她撞門的男人,她現在也只能,把所有希望都寄予陸陽天身上!

終於,門開了,哭聲頓時也明晰了!

向知草快步沖了進去,順著哭聲左右慌亂地尋找,終於在房間角落裡面發現蹲著縮成一團的雲莧。

看不清雲莧埋在膝蓋間的臉,心急的向知草一下子衝上前,蹲下身去將雲莧攬在懷裡,

嘴裡不斷地安慰道,

「沒事了!雲莧,沒事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一直哭著的雲莧抬起了腦袋,一見是向知草,整個人撲了上去。

向知草從來沒有見過一向堅強的雲莧這般頭髮凌亂滿臉淚痕的模樣,

一時之間,不由也跟著揪心!

耳邊響著雲莧悲慟的哭聲,向知草閉上眼睛,靜靜的擁住懷中的人兒。

想到自己住進姜家之後,她似乎就沒有再怎麼關心雲莧,

瞬時,一股內疚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