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66章 姜磊,我們可以聊一聊

第366章 姜磊,我們可以聊一聊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只是一瞬,青禾臉上的表情有些悲傷。

緊接著,她似乎聽見了青禾讓她幫忙照顧雲莧的聲音。

聲音由近及遠,漸漸地連同夜空中的那張臉也慢慢消失了。

最後,她耳邊能聽得見的,也就是樓下馬路邊上偶爾駛過去的車輛輪胎壓在馬路上起摩擦的聲音。

呼了一口氣的向知草閉起眼睛,在心裡輕輕地回答,

「我聽見了,青禾大哥。」

一睜開眼時,向知草感受到的是眼淚划過臉頰的濕潤感,

以及心中遺留下來的一股傷心悵惘的情緒。

聽見床上傳來聲響,向知草下意識地猛一轉頭,

發現床上的雲莧眼睛沒有睜開,低低地哭泣了一下之後的下一秒,臉上痛苦神色慢慢平靜下來。

向知草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再次將目光移向暗藍的夜空。

想著她是否還能再見到那張斯文的臉,可是剛才那一瞬已經過了,

此刻任她怎麼睜眼都見不到一個影子。

天空的星星一顆一顆時而黯淡時而明亮,向知草不由思緒飄飛——

是不是真的還有另外一個世界,死去的人都有自己的靈魂?

可若相反,死去之後什麼都沒有呢?

下一秒,向知草想到若是她遇到這種情況,

死去的人是姜磊呢?那她該怎麼辦?

雖然是個假象,可向知草心裡仍一瞬揪起,鼻尖一熱,眼眶蓄滿的淚水瞬間模糊了整個視線,

以至於她眼前一層白蒙蒙,什麼都看不清。

心中很難受很難受,像是有什麼壓住一般,胸口有些悶得喘不過氣。

就只是想一想,向知草沒想到自己的反應是這麼大,

她不由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深呼吸,

「沒有發生,沒有發生……」

閉著雙眼的向知草輕聲地對自己說了好幾遍,心情才慢慢地平復下來。

一回想到剛才那如刀割一般的心痛,

向知草此刻對雲莧的痛苦無比理解,也無比心疼。

下一秒,她咽了一下口水,將手中捏著的手機舉起,

打開了,快速地鍵入信息「姜磊,我們可以聊一聊嗎?」

可打好之後,向知草又有些遲疑了,

遲遲地不敢點擊,而是一直盯著整個手機屏幕發獃。

是的,原先的那股衝動和勇氣只是支持她打出了那條信息,

一想到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身份和地位,她又不由得開始有了遲疑。

或許此刻那個男人已經在睡夢中,即使她發送過去,

他也不可能立刻回復自己。

若是拖到明天他才見到,那時她已經沒有了勇氣,實在也不知道從何聊起。

看了這條信息,或許他會輕蔑一笑,看完後直接將手機丟回桌面。

……

一想到可能的各種情況,向知草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倏地沒有了底氣。

最後,她也就只是拿著手機獃獃地盯著手機屏幕。

而她不知道的是,

此刻,雲苑二樓卧室依舊燈火通明。

卧室牆上壁鐘的滴答滴答聲很是清晰,陽台時不時傳來蟲鳴聲和海浪聲,

坐在小木桌旁的椅子上的男人正仰著頭,同樣望向陽台外面點點閃爍的星光。

深邃的眸子彷彿一潭平靜的古井,沒有一絲漣漪。

盯著夜空好一會,男人閉起眼睛,濃長密集的黑色假毛覆蓋在五官剛毅的臉龐。

倏地,男人一睜眼,整張臉肅穆得讓人不由心生懼怕。

薄唇緊緊抿著,下巴線條剛毅緊繃,男人微微咬緊後槽牙,再次將眼神移向窗外的暗藍天空上。

下一秒,一雙大手拿起手機,

咬牙的男人凌厲的眸子直視在手機屏幕上——

依舊沒有一條簡訊和來電!

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中的怒意像火一樣燃燒,

越燃越紅。

最後,男人直接點開通訊錄,指腹按了一下。

然而下一秒,手機語音播放提示電話已啟動來電提醒功能!

倏地,男人再次咬緊牙齒,手機大力丟在桌上,霍地起身,直接離開了卧室!

隔天早上

趴在床邊的向知草聽見耳邊隱約有陣陣聲響,

窸窸窣窣的聲音讓向知草不由抬起腦袋,只是眼睛依舊困得怎麼睜都睜不開。

隨著耳邊越來越大的聲響,向知草下意識地舉起手背揉搓眼睛。

全身的腰酸腿疼讓她忍不住伸展著僵硬的脖子「嗯哪」一聲,

緊接著,打了一個哈欠之後,再次睜開眼睛,一點一點的光亮映入眼帘,

向知草這才發現,面前的房間不是雲苑卧室。

雲莧?!

下一秒,向知草蹬地跳起身來,

循著聲音望去,果然,她發現,在衣櫃面前站著的此刻正往行李箱里丟衣服的雲莧。

「雲莧……」

見到那張姣好的面上滿是憔悴的神色,心裡很是擔憂的向知草不由輕輕低聲叫了一聲雲莧的名字。

「你醒了。」

瞥了一眼向知草,此刻收拾衣服的雲莧並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淺淺地對向知草一笑後,又將眼神移回面前的衣櫃。

向知草不由緊蹙眉頭,剛才那一瞬雲莧臉上那很是勉強扯起的笑臉讓她心底驀地生出一抹心疼。

幾乎是不由自主地,她快步上前抱住了正在收拾衣服的雲莧。

然而,雲莧只是閉了一下眼睛再次揚起嘴角,之後側轉腦袋,輕輕拍了拍向知草環住她脖子的那雙蔥白小手,聲音很是溫柔地回道,

「乖,小草,我沒事。」

雲莧的聲音一點點近距離地飄入耳邊,向知草心裡的那抹心疼更深了。

抬頭的時候,向知草看見了近在尺咫的那雙紅血絲蔓延且潮濕了的雙眼,下一秒她也忍不住眼眶一紅,眼淚直接嘩啦嘩啦又再次往外涌。

她知道,雲莧只是故作堅強!

見向知草像個孩子一般張開了嘴巴哇啦的哭起來,

雲莧閉起眼睛壓下心底的那股情緒後,才轉過身子輕輕擦拭掉向知草臉上的淚珠。

「傻小草,我沒事。」

明明是一句安慰,可當向知草抬頭看見,雲莧緊緊抿唇克制眼中液體下落的隱忍模樣時,

她不由更難過了。

對向知草的這個反應,雲莧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安慰地拍了拍向知草的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