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73章 上一句是什麼?

第373章 上一句是什麼?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別哭了。」

頭頂上方的男人輕輕地安慰道,邊說著,手還輕輕地拍著向知草身上。

哭得梨花帶雨的向知草心裡倏地一愣,有多久了,姜磊不曾對她這般輕聲溫和。

一瞬之間,向知草哭得更傷心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向知草終於停止了哭泣,

只是一抬頭對上面前男人那雙深邃的明亮眸子,向知草就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

因為她完全感受到了眼睛的微腫,完全可以想像現在頭髮有些凌亂的自己有多憔悴。

整個書房安安靜靜,向知草只是低著腦袋有些局促不安。

直到一陣風吹過,向知草忍不住捂著嘴打了一個哈秋,全身一抖。

下一秒,向知草身上倏地一暖,

抬頭一看,她才發現,原來是男人將毯子披在她身上。

「回去,別著涼了。」

男人的聲音還是一向的平靜淡漠,但是向知草仍舊能夠體會到男人聲音里的那股溫暖。

向知草抬頭,對著男人淺淺一笑。

但接下來,向知草並沒有轉身回去,而是獃獃地站在原地,只是滿臉通紅得不像樣。

男人眉頭輕挑,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小妻子是什麼意思。

低垂著腦袋的向知草咬了咬唇,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道,

「可不可以回卧室?」

然而,這個問題並沒有等來男人的答案,

等了約莫一分鐘,向知草不由自主地抬起腦袋,澄澈的眸子盯著對面的男人,

繼續開口補充道,

「你和我,一起回去。」

說這話的時候,向知草的聲音一下子小了下來,

不單這樣,明顯感覺到腦袋的熱意一陣一陣湧上來。

依舊是一片靜悄悄,

男人的眉頭輕蹙,深邃的眸子一直盯著面前向知草的小臉看。

向知草忍不住在心裡嘀咕,

她會不會過於直接,然而一想到自己之前本就準備要好好爭取這段感情,

即使他在外面有女人,她也要讓他重新回到她身邊。

想到這,她便咬唇,更加堅定了自己就該這麼說的信念。

即使男人不回答她,那她就該主動出擊。

下一秒,向知草猛地抬起頭,面向對面的那個男人,

然而對上男人那雙再次蒙上一層寒冰的眸子,她咽下心底泛起的懼意,

逼著自己對上男人的目光。

對小妻子這種強作鎮定的模樣,姜磊唇角忍不住有一點小小上揚的弧度。

然而,不到一秒,像是想到什麼,男人立刻收斂了未展示出來的笑意,

「手鏈怎麼回事?」

向知草以為男人這時會爽快的拒絕她,或者會幹脆的答應她,

可是她沒想到,男人根本就答非所問。

微張著嘴巴,向知草怔愣約兩秒,

便立刻合上嘴巴,眼神移向別處,似乎在回憶一般。

平時供她使用的最新款首飾都放在衣帽間,只是一直以來,

她覺得首飾並不適合她平日上班用,所以也便根本沒有念頭去衣帽間挑選。

所以突然聽到姜磊提問首飾的事情,她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什麼首飾?」

向知草輕輕蹙著眉頭,開口問道。

對於向知草的回答,面前的男人似乎並不滿意,

男人也蹙緊了眉頭,

隔了一分鐘的沉默,他還是耐心地補充了一句,

「銀色手鏈,抽屜」

姜磊話音一落,向知草便開始在腦袋裡收刮關於手鏈的一切,

倏地,她記起,難怪那天她關上抽屜之前,發現盒子里的手鏈被翻亂了,

原來是姜磊弄的。

想到這,向知草急切地解釋道,

「那條手鏈是陸陽天送給我的,沒什麼特別意義的。」

聽到那個名字,姜磊那雙深邃的眸子頓時斂起,

瞳孔緊縮,直直地盯著小妻子素凈小臉。

向知草頓時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眼神沒有躲閃,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姜磊要用這種眼神盯著她,直覺告訴她現在不能躲閃。

緊接著,過了約一分鐘,

她看見男人似乎輕輕地呼了一口氣,只是灼熱的眼神沒有離開她的臉。

向知草心裡也跟著放鬆了一下,心裡猜想,

是不是這也說明,他相信自己的話了?

書房頓時又是一片安靜,

向知草拿捏不準自己心裡的猜測是否正確,不禁有些小忐忑。

只是,沒過多久,男人幽幽地開口,

「剛才你說什麼?」

難得男人主動說話,而且語氣不似之前那般淡漠,向知草連忙回道,

「那條手鏈沒有什麼特別意義。」

她不懂,為什麼男人要這麼問她,這不像是男人的風格。

因為在她的印象中,這個男人做事乾脆利落,過目不忘,

不會有什麼話他晃神沒聽到的。

只是她更沒有想到,男人竟然還開口問,

「之前那句!」

微微蹙著眉頭,向知草有些搞不懂之前哪句,於是她不禁反問,

「哪句?」

見小妻子一臉迷惑,睜大眼睛很是呆愣的模樣,

姜磊不由伸出手,直接拉著向知草的手往外走。

手上一瞬傳來暖暖的溫度,心中小竊喜的向知草下意識地輕咬了一下唇,

倏地,她想起上一句是什麼了——

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回卧室?

結合這幾天來男人對她的態度,

向知草忽地醒悟,原來男人一直以為她和陸陽天有關係,昨晚還以為她和陸陽天在一起,

所以才會情緒變化這麼奇怪。

想到這,向知草心底一股喜悅泛起,

這也說明,他的確是吃醋了!

這個認知,讓向知草心裡更是一陣狂喜,那就說明,

只要她努力一些,她一定可以挽回這個男人的心!

坐在小木桌上的向知草眼神直直地盯著自己放在桌面上的雙手發獃,

不時地嘴角還會揚起微笑。

陽台落地玻璃門外的聲音很大,一陣樹葉的颯颯聲讓向知草瞬間回過神來。

下意識地往浴室瞟去,見門是關著的,向知草咽了一下口水,便又轉身回頭。

想到剛才進了卧室之後,姜磊進浴室之前在她耳邊低低說了一聲,「等我。」

她瞬間就臉色通紅起來!

視線重新移回自己的雙手上,心情豁然開朗的向知草心想,

這大概就代表,她和他之間沒有誤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