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76章 釋然

第376章 釋然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只是,經過昨晚之後,她發現,

感情也是可以爭取的,在男人心裡她還是有一席之地的。

這個認知倏地讓她有些信心了。

幾乎是下意識地,向知草脫口而出,

「采心,我可以和你聊聊嗎?」

看見向知草臉色嚴肅,且不是叫她菜心而是直接叫她的名字,

應采心眉頭輕蹙了一下,不過很快,姣好的面容上又翹起了一抹笑容,

輕輕地點了點頭。

下一秒,應采心便轉身走出辦公室。

向知草也快速跟上去,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她只是覺得,似乎她該說些什麼,但是她又不想傷害應采心。

兩個人一起在十八樓的人際少見的走廊角落處停下,

應采心轉過身,望向身後的向知草,款款笑道,

「有什麼話,你說吧!」

相對比向知草此刻的遲疑,應采心倒顯得乾脆幾分。

說實話,向知草確定自己在那個男人心目中是有地位的,但是她不確定的是,

應采心在那個心目中的地位到底有多重。

倏地,她覺得很搞笑。

這種場景怎麼那麼像偶像劇裡面的場景,兩個女人爭一個男人!

以前,她是很不屑於電視劇上的這些戲碼的,

總覺得怎麼有女人會卑微到和別的女人爭搶一個男人。

但是,現在她發現,有時候感情的事情是很難說的,

誰也不知道,有些事情不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會怎麼做。

向知草遲遲沒有開口,應采心不由眉頭輕蹙了一下,

眼底似乎帶著一絲訝異。

一時之間,面對面的兩個人之間一陣沉默。

過了約莫兩分鐘,向知草對上應采心的眼神,

堅定的開口道,

「采心,我知道你喜歡姜磊,但是我不會讓給你的。」

聽到向知草這麼一說,應采心先是一愣,緊接著,臉上的不自然快速被一抹微笑代替,

「我不明白你說什麼。」

向知草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也是這種事情,若是換做她自己,

她也不一定會承認。

只是,就是因為還將應采心當朋友,她才覺得有些事情該說清楚的還是要說清楚。

這樣,到最後雙方的友誼才不至於蕩然無存。

低垂著腦袋的向知草再次將目光放在應采心臉上,

「那天在盤龍灣山莊泡溫泉,你說你喜歡了五年的那個男人就是姜磊嗎?

可能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我什麼都看到了。」

話音一落,應采心臉色驟變,

不過,下一秒,很快,應采心臉上的一絲慌亂的神色立刻被平靜所代替,

輕輕笑了一聲,再次抬頭時,應采心臉上一番苦笑。

「對不起,小草,我不是故意要瞞你的。

只是……」

說到這裡,應采心欲言又止,眼眶裡帶著一點潮濕,

「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和你搶姜磊,你放心,小草,我會和姜磊什麼事情都沒有,我們一直是保持距離的。」

見應采心一臉誠懇且眼淚欲掉的模樣,向知草心裡倏地一軟。

其實,她莫名其妙地和應采心說要聊一聊,

她也不知道要怎麼聊。

只是自然而然地,她就聊到了那個男人。

又或許,潛意識裡她的目的就是和應采心聊那個男人。

深深呼了一口氣,向知草不由自主地拉起應采心的手,

「我沒有怪你,只是我不想因為姜磊的原因,我們連好朋友都沒得做。

說實話,我也是有過鬱悶的,也氣惱過你和姜磊。

若是有一天,他認清他的內心是想和你在一起的話,我會放手。

在此之前,請你如你所說,和姜磊保持距離。」

其實,事後向知草也有想過說的這些話會不會太重了。

但是她不後悔,因為她要好好為自己的感情爭取一回。

而應采心不是恰好也說,她和姜磊沒有什麼嗎?

這一點讓她心底忽地一喜。

只是,即使過去應采心和姜磊有些什麼,

她也要好好努力,不讓他們以後有些什麼。

向知草的話音一落,應采心臉上立刻閃過一絲陰沉,

只是速度很快,在向知草抬頭的一瞬,她立刻隱匿並換上了真誠的笑容。

下一秒,應采心主動反握住向知草的手,

唇角上揚,

「小草,你放心。我一直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我不會破壞你的婚姻的。

以前怎麼對你,以後我也會怎麼對你,絕對不會因為姜磊而毀了我們之間的友誼的。

而且,我現在已經有喜歡的男人了……」

從沒想到應采心這麼快就喜歡上其他的男人,

聽到這個消息,向知草心裡一喜。

如果是這樣,那就更好了。

這樣的話,即使她和姜磊在一起,對應采心也不至於會有什麼傷害。

難道,現在的狀況是,應采心喜歡了其他男人,而之所以應采心和姜磊之間還有糾葛,

完全是姜磊的一廂情願。

想到這,向知草心裡既是開心的又是有些落寞的。

開心的是和應采心之間不必因為一個男人而撕破臉,

現在的情況是姜磊一廂情願,也就是說,她只要好好爭取姜磊回心轉意就可以了。

而落寞的是自己的丈夫心裏面竟然有兩個女人。

不得不說,這一點她是很難接受的,也是經過了這麼久,

她才慢慢地願意承認這一個事實。

但是,沒關係,以後她會好好地對待姜磊,

讓姜磊只對她一個人好,心裡只有她一個人的。

這麼想著,向知草的笑容自然而然地浮現在臉上。

澄澈的眸子盯著面前的應采心,

「謝謝你,采心。」

而應采心也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好似為這個誤會能解開而有些解脫一般。

至少,向知草相信了。

於是,在外人看來,是這麼一個場景——

兩個女人站在走廊角落裡,臉上都揚起釋然的微笑。

只是在向知草轉身回辦公室的時候,她沒有留意到身後女人臉上的笑意慢慢斂去,取而代之的是要緊牙關恨恨盯著她看的模樣。

一個人在涼風中站了一會,女人眉頭緊蹙。

過了約莫一分鐘,像是想到什麼,應采心嘴角往一邊斜斜翹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