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88章 不急,晚上還有漫漫長

第388章 不急,晚上還有漫漫長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盯著頭頂上方的男人,她再一次開口道,

「你身上有沒有鑰匙之類的,或者平常你用的公文包,有沒有拉鏈可以繫上這個鑰匙扣,

或者……」

向知草便說便低頭凝眉思考,說到最後,

她竟然不知道男人可以將這個鑰匙扣放在哪裡比較合適。

想了幾秒,仍舊想不想出來,

向知草不由耷拉著腦袋,心想,她這個做法是不是太為難男人了。

想像著這麼一個落拓冷酷的男人全身不斷散發寒氣的氣場,

突然在鑰匙上或者公文包上繫上這麼一個卡哇伊的小掛飾,是有點怪異。

想到這,向知草越說聲音越低,最後乾脆就斷了,

沒有再說下去。

低垂腦袋有些沮喪的向知草沒有留意到此刻頭頂上方的男人看她一失落,

眉頭也跟著輕皺起來,

視線最後轉移到向知草手上有字的兩個小東西上。

隔了約莫一分鐘的沉默,向知草不想強人所難,

於是便嘆了一口氣,準備收回自己手上掌心攤開的兩個鑰匙扣。

就在她收回的這一瞬,向知草發現自己手上突然一空,

一抬頭她才發現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把搶過她手裡的鑰匙扣,

此刻正輕皺著眉頭打量。

向知草不明白男人這一動作是什麼意思,

若是女生,她權當作只是好奇,

而面前做出這個動作的是平時一個眼神就能凍死人的姜磊!

這一動作,她實在很難理解為姜磊也會對這個小東西感興趣。

一個不好的預感閃現心頭,向知草眼皮一跳——

他不會是想扔掉吧?!

思前想後,向知草覺得這個可能性極大!

於是,下一秒,她便開始走上前一步,踮起腳尖想要將男人手中的鑰匙扣奪回。

可是,無奈男人的自然反應太快,

她一踮腳一伸手,男人立刻就將小掛件舉得更高。

可是這個高度對向知草來說,完全是夠不著的。

向知草不由急了,

「你不要就算了!也不能扔啊!」

向知草的這個話飄入男人的耳朵上,

男人不由莞爾一笑。

原來他的小妻子完全誤解了他的意思!

莞爾一笑的同時,姜磊眼裡閃過一絲戲虐,突然間,

他有股衝動很想誤導他的小妻子。

眼角餘光一瞥,男人看見不遠處有個垃圾回收箱。

下一秒,男人舉起手,做了一個要將手中東西扔出去的動作。

原本因為見到姜磊百年難得一見微笑的向知草呆站在原地,在看到男人即將要將手中東西丟擲出去這一動作時,向知草什麼都不顧了,

整個人猛地一跳起身,以最具彈跳性的動作跳起。

可句在蔥白小手指尖即將碰觸男人手裡的小掛飾之時,整個人直線往下掉。

其實,直線往下掉也就算了,不知道是用力過猛還是她太過於心急,

即將落地的那一刻她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往前撲去。

那一霎那,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T恤上的卡通人物,

瞳孔睜大的向知草連閉眼睛都來不及,

下一秒,就直接撞了上去。

不得不說,這一次向知草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體重增加了很多,

因為她竟然……

將男人撲到在地!!

這是什麼概念!

整張臉撲在男人胸膛上的向知草眨巴著眼睛,還可以明顯感覺自己的下頜撞在男人結實的肋骨上的那種余後酸疼感、。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向知草可以想像得出此刻男人被自己整個人撞上之後又多難受。

向知草不由閉著眼睛,伸手摸著下巴連連「嘖」了好幾聲。

而完全忽略了此刻她是以怎樣的姿勢趴在男人身上。

最後明顯聽到耳邊有路人甲乙丙丁的嬉笑聲後,向知草才回過神來注意眼前。

「不想起來?」

男人清冷的嗓音近距離地飄入耳中,向知草忽地睜大雙眸,

緊接著低頭看了一眼,發現自己正以螃蟹橫行的姿勢趴在男人身上!

除了脖子,一點縫隙都沒有。

下一秒,向知草手忙腳亂滿臉通紅著掙扎著起身,卻不想一個人要是倒霉起來,

真的是喝水都會塞牙縫。

這不,眾目睽睽之下,她整個人往下倒,同時小臉不由主動地向男人的抿著的薄唇摔去。

自然的,不管是有意無意,向知草完成了她意料之外的情侶必做之事之公眾場合之下秀恩愛!

一觸即離,向知草像是觸電一般整個人再次彈跳起來!

這,還被別人圍觀著呢!

若是在卧室這些私密場所,她倒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但是這大庭廣眾之下,不管她有多主動,她也還是沒有想過會當著別人圍觀的面這樣做!

躺在地上的男人唇角揚起一個不易覺察的弧度,

並沒有快速起身,而是隔了約莫三秒鐘,

才從地板上站起身來。

見小妻子這般嬌羞,男人不由心裡又生了一個念頭。

早上見他的小妻子那般主動雀躍,倒是這時最令他滿意!

起身後,男人站直起身,湊近一臉不好意思的向知草,低聲嘀咕了一句,

「不著急,晚上還有漫漫長夜。」

一瞬之間,滿臉窘意的向知草更加不可思議了。

怔愣著張開嘴巴的她嚴重懷疑自己的幻聽症再度發作!!

這是那個冷漠高傲冷酷眼裡看不清任何人的男人嗎?

這是那個一個眼神就可以將她扔到南極冰山上的男人嗎?

這明明就是一個登徒子的口吻嘛!!

為了確認自己是不是聽錯,向知草逼迫自己快速回過神,

下一秒,她扭轉腦袋,視線望向與自己擦肩向前走的男人。

可見到男人臉上一臉的淡漠,向知草肯定了——

她一定是又開始幻聽了!

這麼想著,向知草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眨巴了幾下眼睛,

快速跟上前面的男人。

瞟了一眼男人捏著要時刻的大手,向知草討好地笑著沖男人開口道,

「你不要也不要扔了嚒,這個,我還可以送給別人的。」

話音一落,男人立刻定住了腳步,

緊接著,側准身體正面看著向知草,幾秒後開口道,

「我要一個!」

緊接著,向知草感覺手裡被塞了一個東西後。

望著男人大步走開,向知草低頭打開手看了一眼,是個「磊」字的鑰匙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