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391章 今天是怎麼了?

第391章 今天是怎麼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耳朵一瞬之間嬰嗡起來,向知草一度懷疑自己再次有了幻聽。

畢竟,男人的身份擺著那,男人的習慣也擺在那,

可男人這一出口的話,實在是讓她有些哭笑不得。

她不得不懷疑,男人是不是真的身體不舒服,不然以他正常的思維,怎麼可能說出這樣的話呢?

「要麼吃剩的給我,要麼喂我。」

男人淡淡說出的這句話讓向知草一時之間又開始窘迫,

向知草也實在為自己時不時來一陣的臉紅心跳倍感無奈。

是的,這男人今天是怎麼了?

專門來挑戰她的臉紅心跳速率么,難得她今天開始主動。

一個有著嚴重潔癖的男人對她說,要麼吃剩的給他,要麼喂他!

你信嗎?

反正向知草是不信!

此刻她正在心底嚴重地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存心這麼整她。

因為她今天太過主動,所以才故意要她做錯,有個理由可以嫌棄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來的想法,只是一直以來的相處讓向知草覺得這實在不是男人會說的話。

這麼而一個冷酷倨傲的男人,說出來的話這麼「輕浮」!

雖然,輕浮得讓她內心很是喜悅……

可,若這是男人的陷阱呢?

這麼想著,向知草在心裡嘀咕著,

這個男人的手段「真狠」!

瞥了一眼對面那個正對她輕輕挑眉的男人,向知草緊皺的眉心瞬間舒展。

下一秒,向知草起身,雙手端著那盤滿滿快溢出的牛排,

笑臉盈盈地放到男人面前,隨後立刻將男人原先盤子里的食物三下並作兩下地倒在滿滿那盤上。

緊接著,向知草不疾不徐地坐下。

眼角上揚,澄澈的眸子笑意盎然地盯著對面那個低下頭看她剛才的「傑作」的那個男人。

兩秒前,見小妻子乾脆利落地完成這一系列舒暢的動作,

一瞬快速逃離「現場」麻利地坐回軟椅後,

男人緩緩地低下頭,瞥了一眼面前滿滿一盤的「豬食」,

緊接著冷眸盯著對面的小妻子,眉眼上挑。

今天老早就準備豁出去的向知草揚起笑臉,深情款款地凝視對面挑眉的男人,

下一秒,繼續使用她今天學來的新招——

以最是嬌嗔的語氣最是柔媚的眼神最是嬌羞的神態開口說道,

「親愛的,要麼我吃你吃剩的,要麼你喂我!」

呵,要她犯錯?她今天是徹底豁出去了!

向知草覺得,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她沒飯吃又或者多發幾張紅色票票,好在點餐時她快速瞥了菜單一眼,倒也經濟實惠!

見到雙手托著下巴一臉撒嬌的向知草,

男人壓制著唇角欲上揚的笑意,並沒有直接回答向知草,而是靜靜的盯著對面的小妻子,

深邃的眸子閃過點點光亮。

等待了姜磊的回答約莫兩分鐘,仍舊不見有任何應答,

向知草下意識地想皺眉,不過想到做戲要做全套,

她立刻抿起唇揚起笑臉繼續以撒嬌狀面對男人,甚至還輕輕地鼓氣臉頰,雖然,她也覺得有些作。

就這樣,又等了約莫一分鐘,

向知草低垂下眼眸,心裡思忖著,男人一點都不合作,不如就直接再叫一份。

然而,她沒想到,就在她抬眼的時候,一塊已經切好的一小塊牛排遞到了自己面前。

順著面前一塊淋了醬汁的牛排,向知草將視線移向對面的男人。

他還真的,喂她?!

不過只是怔愣了約莫一秒,向知草立刻又揚起笑臉,笑得跟一隻黏膩人的貓咪一樣。

沖著男人笑了一笑,向知草傾身上前,慢慢地移到男人遞到自己面前的牛排面前,

下一瞬,她輕輕地將男人伸向她面前的那一塊牛排吃掉,

還故意地用舔了一下叉著牛排的叉子。

嚼著男人遞過來的帶有韌勁的牛扒,向知草滿臉壞笑,心裡想著,

將計就計,看這個有潔癖的男人還怎麼吃!

一想到男人可能展現的嫌棄表情,向知草心裡就一陣歡樂!

而她沒注意到,就在她傾身上前咬住那塊牛排的時候,

男人臉上那一閃而過的笑意。

看到小妻子還順帶舔了一下叉子,男人眉頭輕挑,

帶著一絲意外,同時小妻子這樣耍賴的行為讓他有了新的認識!

稍微細緻觀察的人都可以看得出,小妻子臉上那狡黠的笑容。

而且,不善掩飾的小妻子竟一直將眼神停留在被她舔過的那隻叉子上,

自然,姜磊心中瞭然。

看了一眼小妻子那紅潤的粉唇以及若隱若現的潔白牙齒,

姜磊一挑眉,視線重新回到手中的叉子上。

冷眸在光亮的叉子上來回看了好幾眼。

對面的男人這個「遲疑」行為看在向知草眼裡,向知草更是心中暗自竊喜。

過了約莫三秒,向知草發現姜磊不再觀察叉子,而是直接拿起刀子,一隻手切割牛排,

另一隻手用叉子抵住,緊接著叉起一塊牛排。

看男人還是用同一隻叉子,向知草嬉笑著厚著臉皮傾身上前,準備迎接為她準備的牛排。

姜磊也的確是將牛排伸向了小妻子那一邊,

然而在看到小妻子這麼主動地上前,還主動地伸腦袋過來。

下一秒,姜磊倏地縮回自己的手,

緊接著,直接將叉子上的肉塞進嘴巴里。

看著男人使勁嚼著,喉嚨一動一動的模樣,

本來伸前腦袋過來的向知草忽地呆愣著張著嘴巴,傻愣得可以裝下一個雞蛋。

下一秒,向知草咽了下口水,視線由男人的薄唇移向男人此時垂在桌面上的大手,

落在男人大手上拿著的那個叉子上。

是的,她確定,姜磊確實沒有更換叉子!

可是,這是不是也代表了,她看到一個讓她難以置信的事實——

男人用她用過的叉子,且沾了他的口水的叉子開始吃牛排!

可,可,他不是有潔癖嗎!!

想起早上男人還盯著計程車上的泥巴看了半天,猶豫著要不要搭乘的糾結表情,

向知草難以相信,男人竟然直接用了她用過的叉子,一瞬之間,向知草只覺得世界好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