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407章 若不得,身邊有他,足

第407章 若不得,身邊有他,足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姜磊的眼神在她那張小臉上來回地掃了兩圈,不過向知草已經等不及了。

下一秒,不等男人做出反應,向知草拉起男人的左手,雙手往上扯,

像拔蘿卜的兔子一般,咬緊牙關使出力氣。

邊拉向知草還邊嘴裡嘟囔,

「好啦好啦,你就陪陪我嘛~~」

見小妻子這般努力,男人劍眉輕挑——

什麼時候他的小妻子開始耍賴了?

只想著一定要讓男人陪她一起出去逛,向知草整個人像打了雞血一樣,精神也很是高昂。

而且,他剛才不也是看文件看累了嗎?她剛剛明明見到他皺眉撫額了。

而她發現,她太高估了自己的力氣,

任憑使出吃飯的力氣都不能使沙發上的男人有一絲一毫的動彈。

於是,下一秒,向知草連話都不說了,靜靜抿著唇咬著牙,

一副拉不動男人誓不罷休的模樣。

低頭的向知草沒見到頭頂上方的那個男人唇角輕輕上揚,且眼底迅速閃過一絲笑意。

「彭」地一下,向知草整個人摔倒在地,屁股生疼。

咧哇著嘴巴,連連「嘖」著的向知草半眯眼睛,將手搭在被摔疼的地方,

下一秒,她猛地抬頭仰望著那個站著她面前的高高在上的男人,映入眼帘的是一臉平靜的神色。

接下來男人淡淡吐出的一句話,「走吧。」

望著那個已經向卧室門走去的倨傲背影,還坐在地上的向知草微張著嘴巴,臉上寫著「無語」兩個大字。

原來是那麼容易就同意,他本來就有意願出去?

那他直接開口回答就行了,她也不用有摔倒在地上的下場。

聽到男人下了樓梯的腳步聲後,向知草立刻從地上爬起身來,

三步並作兩步,在卧室門口換掉拖鞋立刻扶著雕花扶手蹬蹬蹬就下樓了。

衝出雲苑大門後,向知草左右張望,見到幾步遠外的那個倨傲身影,

便立馬趕了上去。

「等等我。」

向知草一把上前,氣喘吁吁地拉扯住男人的胳膊。

只顧著順從男人的腳步目視前方的向知草沒有見到,男人低頭一瞬見到她的手攀上他的胳膊時一閃而過的笑意。

說好是散步,向知草不喜歡跟著男人的大步伐,

因為讓她感覺像是趕著去做什麼事情一樣。

下一秒,向知草眼珠咕嚕一轉,

小臉立刻浮現一抹累意,緊接著,將全身的力氣都垂到自己的雙手,

硬是將男人的胳膊往下崴,

「好累哦,老公,走慢一些好不好?」

為了讓男人順從她的意願,向知草覺得自己也是夠拼的,

不單嗲聲嗲氣,連「老公」這個鮮少呼喚出口的稱呼也搬了出來。

話音一落,男人明顯頓了一下腳步,此時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老公」那兩個字上。

不過一秒的時間,男人又繼續往前走,但是明顯的腳步放緩了一些。

發現自己的話果然有用後,向知草忍不住唇角上揚,

低垂著腦袋,擔心男人會看見。

走在林蔭小道,飄黃的枯葉夾雜著半黃半綠的落葉散落一地,

微風輕拂,這種天氣穿個長袖既不會太冷也不會太熱,

剛剛好,向知草腦海倏地閃現以前在動漫彩色雜誌上看到的那一個很唯美的畫面。

齊肩走在男人身邊的向知草心情隨著拂面的微風輕輕飄了起來,

現在她和男人齊肩漫步的情景就和那個畫面一模一樣,既唯美又充盈著暖暖的幸福。

不知不覺,向知草發現,已經來到了海邊。

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就在眼前,向知草迫不及待地往沙灘上小跑過去。

幾個月來,她就只是站在陽台上遠遠地看著對她來說可望不可及的海水。

「快看,這邊有好多螃蟹!!」

像是發現什麼新大陸一般,頭髮被風吹得很是凌亂的向知草也管不上那麼多,

指著地上的螃蟹一個勁地叫身後不遠處的男人看。

聽到小妻子驚喜萬分的語氣,男人眉頭輕挑,

順著小妻子手指方向望去,果然,一個個小螃蟹正旁若無人的橫行。

「好小個哦,你說他們是剛生出來的嗎?怎麼不好好獃在螃蟹媽媽身邊呢?」

邊說著,向知草邊俯下身子直接蹲在沙灘上,澄澈的眸子盯著地上橫行霸道的小東西。

只是,盯著盯著,向知草不由就有些失神。

小螃蟹仔沒有媽媽在身邊,但它身邊有成群結隊的它的兄弟姐妹,

而自己,別說兄弟姐妹,連媽媽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想到這,低垂腦袋蹲在地上的向知草不由嘆了一口氣。

正往向知草這邊走來的姜磊,見到小妻子興奮驚喜的小臉瞬間有些耷拉,

不禁輕輕蹙了蹙眉頭。

一直到姜磊走上前,站在向知草面前,沒有發現的向知草還是低垂著眼眸盯著半干半濕潤的沙子上爬行的小螃蟹。

眉頭輕挑,男人輕聲地問了句,

「想吃螃蟹了?」

冷淡的語氣卻帶著一絲關心,向知草愣了一秒,反應過來頭頂上方的男人說了一句什麼話後,

立刻噗呲一笑,接著又捂著嘴盯著男人笑了起來。

在男人眼中,她就只是一個「吃貨」嗎?

不過也好,她並不是很想讓男人了解清楚自己的「脆弱」以及每個清楚的細節。

因為她聽說過,若是一個男人太過於了解一個女人,

會覺得沒有新鮮感,很快就會厭倦。

見蹲在地上的小妻子仰著笑臉,沖著他歡快地笑了,

男人冷眸瞬時緩了緩。

都說女生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向知草就是這樣。

她那麼「悲情」的思念被男人讀解成「想吃螃蟹」,她不由懷疑她在男人眼中是什麼樣的一個存在。

不過,也好,正好讓她有空不去想那麼多。

有生之年,若是能見到自己的親生媽媽,是她夠幸運!

若是見不到,那也是上天安排的命運。

應了那一句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是而已。」

想到這,向知草又蹲著改成站起身,澄澈的眸子對上男人那雙深不見底的冷眸。

心底想道,「若不得,身邊有他,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