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238章 番外篇之雲莧·喬麥

第1238章 番外篇之雲莧·喬麥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到機場門口,陳思思回頭看了一眼這個她呆了許久的城市,

想到她愛過的人,難免惆悵地嘆了一口氣,下一秒拉著行李頭也不回地登機。

坐在頭等艙位置上,陳思思視線投向飛機窗外的藍天白雲。

「姑奶奶,我去個洗手間。」

娘娘腔回頭沖陳思思告知一聲後,起身走開。

陳思思沒有回頭,淡笑著拿起耳塞塞到耳朵里,開始聽音樂,只是腦海里卻不由自主地浮現那張儒雅的俊臉。

這一次,她回去澳洲,是想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一段事業,也重新開始一段感情,當然後者需要緣分,她也不急。

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愛的事業並做的有聲有色,她最初選擇演員這一行不過是看到明星們光鮮亮麗,受人崇拜。

這兩天,她想了很多,關於他,關於演藝事業。

她該是努力活出自己的價值,而不是倚靠陳家而活了,雖然已故的陳慕對她視若己出,也留給她一筆財產,

但總歸她已經過了遊戲人生的年齡了。

一想到那張儒雅的俊臉,她的心口還是微微地疼。

「沒事,過一陣就好了。」

陳思思默默地對自己說。

感覺到身旁有人坐下,陳思思自然地將腦袋靠了上去,說了一聲,

「回來了。」

耳邊的音樂悠揚,她卻聽得很失落,

陳思思突然很感慨,雲莧的歌聲能夠這麼紅遍全球,完全是實至名歸。

婚姻美滿,事業風聲水起。

這樣的女人和她妹妹一樣,都是懂得經營婚姻和事業的,讓人羨慕。

「思思……」

陳思思只塞了一個耳塞,所以聽到熟悉的溫潤聲音響起時,唇角笑意揚起,

怎麼可能是他?

而她不知道,身側的男人看著梨渦淺淺的她,唇角也揚起。

剛剛他走過來的時候,一度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便再也剋制不住地坐了下來。

「你誰啊?!竟然坐在我的位子上?!」

從洗手間回來的娘娘腔用蘭花指對著陸陽天,很是氣惱地質問。

這一質問,自然引來周圍旅客的好奇觀看。

陸陽天不慌不忙,笑著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位置,

「那個是我的位置,你可以坐那邊。」

聲音很是熟悉,陳思思一怔,立刻坐直起身,

看到旁邊的男人後,一瞬之間,瞠目結舌,心裡一股溫暖躥起,

愣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問,

「你……你怎麼在這?」

陸陽天笑了笑,一手放到陳思思腦後勺,一個傾身唇覆了上去!

「啊!!!」

娘娘腔尖叫了一聲,一時看呆了,竟忘了怎麼做。

在意猶未盡地鬆開陳思思後,陸陽天看著眼前臉色粉了一些的人兒,

「和我在一起吧!」

這句話,她等了很久,在她絕望的時候,沒有想到卻拐了個彎。

幸福來得如此之快!

「願意嗎?」

陸陽天有些拿捏不準,聲音也弱了幾分。

「你別走!登徒子,我要告你,敢侵犯我們思思!」

看著面前陸陽天認真無比,陳思思心口一陣熱氣,下一秒雙手猛地一拽,

封住陸陽天的、唇。

「啊!!」

娘娘腔又一次嚇得輕聲尖叫。

這一回,他也不再說什麼了,小心臟已經被刺激得快不能跳了。

他得趕緊找個空位坐坐歇歇,於是便下意識地走到陸陽天之前的位置上,一臉悲痛。

這種感覺就像他家養了許久的貓突然就跟別人跑了,

「嚶嚶嚶……」

-

在世界巡迴演唱,偶爾會有三四天休息,雲莧便趁著這個時間飛回Z市。

這天也一樣,一回到他們的別墅公寓,雲莧打扮了一下自己,準備給喬麥一個驚喜。

不過在準備著晚上的燭光晚餐時,

就接到小妮子的電話。

「聽喬麥說,你們去度蜜月了!還有空打電話,你老公不吃醋啊?」

雲莧邊弄騰著刀叉,邊和向知草講話。

聽著電話那頭哐啷哐啷的刀叉聲音還有根據云莧歡快帶著喜悅的聲音,向知草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你在家裡?」

沒有想到向知草居然會猜對,雲莧停頓了一下,

「嘿,你竟然知道?你不會變態到在我家安裝了各種攝像頭?

以一個公眾歌星身份告訴你,你將會受到嚴重的法律制裁!」

向知草忍不住輕笑,

「猜的!當什麼真呢。」

雲莧笑了笑,忍不住好奇,「怎麼,有老公孩子陪你還不夠?還想要我飛過去陪你啊?享齊人之福也不是你這樣的!」

話音一落,電話那頭立刻傳來一聲低笑,緊接著便聽到向知草說,

「你知道嗎,一來巴厘島就有男人搭訕,小傢伙當面喊我姐姐。

可是有女人湊近姜磊身邊搭訕的時候,這小傢伙撲過去,一下子就喊爸比,還問那姑娘,這婆婆是誰……」

聽著聽著,雲莧腦袋自動浮現那個畫面,噗呲一笑,

「這孩子可真聰明。肯定不是遺傳你的智商,是你老公或者蘇阿姨她們的智商。」

說到這,雲莧想起一件事,

「小草,在我們的婚禮之前,你猜蘇阿姨和誰見過面?」

不待那邊回應,雲莧繼續道,

「蘇阿姨其實挺疼你。那次,我看到姚萍和那個妹妹向茹兒惡凶凶地想要找你,

被蘇阿姨擋了下來,那場面可真是……

不過,後來,蘇阿姨幫你擺平了,給了她們一筆錢,還威脅她們要是再找你們,一定讓她們後悔,告她們敲詐。」

那是婚禮前幾天,她去找向知草時,恰好在雲苑公路旁的草坪看到的一幕,

「看不出那麼溫柔的蘇阿姨會有那麼彪悍的時候,不過還真別說,她們立刻夾尾巴走了。」

這邊,躺在沙灘上邊曬太陽邊聽電話的向知草一愣,隨後又一笑。

可不是,天下的母親大抵都差不多。

所以,她不會怨恨蘇晴當年丟下她。

「不說了,不說了,我家喬麥回來了。」

一聽到門外的開鎖聲,雲莧急速說了幾句,掛斷。

「有異性,沒人性!也可以理解。」

雲莧突然掛斷,向知草忍不住看著屏幕笑了笑,嘀咕了這麼一句,一抬眼,便見到那一對在海中玩得正歡的父子。

「老婆,你怎麼回來了?快來,給老公一個大大的擁抱!」

一打開門,喬麥眼前一個黑影晃動,心下一驚,

抬眼看到自家老婆後,就差眼淚感動得掉下來。

雲莧撲了上去,大大地擁抱住喬麥,

「老公,老婆好想你,就飛回來了。」

難得雲莧這麼膩歪,喬麥立刻捧起嬌艷中帶著英氣的臉,連連在對方額頭上印了幾下後,

視線這才落到一旁的鮮花美酒和牛排上,回頭,他很是驚訝,

「老婆,這都是你準備的?」

雲莧笑笑,只是想到小妮子的小翊翊,忽然覺得要是她也有這麼一個維護自己的小可人兒多好!

於是,不待喬麥走向餐桌,雲莧立刻推著喬麥進了卧室,

很是賢惠地替喬麥「更衣」,

「老公……我們也來製造小人吧!……一個像你,一個像我……」

喬麥一愣,這麼主動的雲莧讓他大跌眼鏡,

雖然他也喜歡,可是他怎麼說也是個男的,於是一把推開了雲莧。

莫名被推開,這回雲莧來氣了,

「你不要?!」

喬麥連忙上前,笑嘻嘻解釋,

「要,怎麼不要!這種事該由老公來主動!」

雲莧一撇嘴,想說卻沒機會說了。

夜,很安靜……

幸福的人總是相似的,有情人終於在一起。

在後來的許多許多年,他們會一起經歷著生活的變故、悲傷還有更重要的快樂!

與子偕老,他們共同實踐並完成這四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