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重生棄女當自強 >第一章 雷雨

第一章 雷雨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仙俠武俠

莫小曼在水中憋壞了,一出水就拚命喘氣,偏偏此刻大雨傾盆,她被豆大的雨點淋打得差點又窒息,整個人暈暈乎乎感覺不真實,耳朵里是嘩嘩雨聲,聽到有人大聲喊叫,拚命睜開眼,看清楚將自己托出水面的人,是……滿倉叔?

「小曼你怎麼樣?沒事吧?你這傻妞,風大雨猛四下沒個人影,你就不能在那邊磨房等著雨歇了再過橋?這樣跌下河來,要不是我順路走岸邊瞧看魚簍,看你不得淹死!」

滿倉叔噴著雨水吼吼咧咧,見莫小曼還能張嘴連聲咳嗽,說明沒什麼大礙,便將她往岸邊石板上一扔,不管了,自顧跑去看他安放在石縫裡的魚簍。

莫小曼卻是呆楞楞的,舉目四望,內心的震驚無法形容!

這是做夢嗎?為什麼夢到這個場景?

這裡是故鄉那條大河,自己無比熟悉的地方,搖搖晃晃的木橋、兩岸磨房、大風車、嶙峋石塊、河岸邊一叢叢雜木灌竹……對了!就是十一歲那年夏天,自己著急要回家,不顧大雨一個人冒險過吊腳木橋,結果被傾盆大雨淋得發懵,分不清天和地,失足栽下木橋,被湍急的河水沖得連翻幾個筋頭,幸虧那天下了工的滿倉叔順路走到河邊來察看他頭晚布下的捕魚簍子,發現有小孩從橋上失足落水,趕緊下河攔著,把她提拎出水!

是的!就是這一次!大風大雨中她掉在湍急的河水裡,是滿倉叔救了她!

莫小曼低下頭,看見單薄瘦小豆芽菜似的小女孩身體,伸出的雙手也像雞爪般皮包骨頭,掌心全是繭子,指甲縫裡滿是黑泥……她用力掐一把大腿,很痛!

真不是夢?她現在才十一歲?活在1977年?!

可是,她明明經歷過那麼多,承受了無數的苦難,到2012年夏天才死去……難道那個經歷才是夢?

正在發獃,滿倉叔背著魚簍回來了,想是沒有什麼收穫,滿倉叔沉著臉看也不看莫小曼,腳步不停往高岸上走,走出老遠才回頭沖莫小曼吼:

「大雨淋不死你?還不趕緊回家?眼看要打雷了!」

上一次,毒舌滿倉叔也是這樣大吼,莫小曼就乖乖站起來跟著他回去了。

但這次她沒有動,或許是心理原因,她覺得自己不是小孩子了,曾經活到四十多歲,比現在的滿倉叔年紀還要大,有資格自作主張,順從自己的心意,繼續坐在原地發獃,以圖捋清思路把事情想明白。

滿倉叔的人影很快消失在雨幕中,像是要印證他的話,雷電真的下來了!

黑沉如墨汁的天空中,一道道閃電像煙花綻放般刷刷刷划過,刺目的白光過後,便是震耳欲聾的巨大聲響,莫小曼清楚看見一串紅得發亮的火團從天空急速降落,擊中了約莫二三十步外的老楓樹,那棵老楓樹據說已生長百年,依然枝繁葉茂屹立在大河邊,平時過河的人們總愛在樹下歇歇腳躲躲蔭,現在,只是一瞬間的功夫,老楓樹那華蓋般的樹冠便被雷電擊落大半,露出一截光禿禿的樹榦,冒著縷縷青煙……

莫小曼看了閃電,又瞧見雷火,眼睛被閃花了,耳朵似乎也聾掉,什麼都看不清,什麼都聽不見,總感覺被絲絲縷縷電流一樣的東西網住全身,彷彿隨時會一個雷電下來劈中自己!

經歷過那麼多悲慘遭遇,最後坐著高鐵莫名死亡,再沒想到還能醒回來,回到十一歲!這種事情雖然詭異,也太難得了吧?人們常說的百年一遇,這可算是千載難逢了!

莫小曼縱然有點麻木,此時也免不了害怕起來——既然活著,那當然是活著好啊,她不想死!

而且被雷劈死,肯定會很慘很難看!

還有還有,滿倉叔跳下湍急的河水將她救起來,是冒了生命危險的,如果自己再死掉,別的不說,眼下就對不住滿倉叔,畢竟救人一命是功德一件,無端端把人家的功德給沒了,很不應該!

莫小曼不再糾結,雙手抹開臉上的雨水,爬起來準備開跑!

雨越下越大,空中雷電交纏醞釀已久,此刻蓄勁出擊!

莫小曼從岸邊那塊巨石跳到土路上,沒跑出兩步,恍惚看到滿是積水的路面突然竄過來一截黑木頭——像水桶那麼大、會快速移動的木頭?

莫小曼被驚悚到了!

想抬腳跨過那段黑木頭,卻因為站立不穩撲倒下去,恰在此時,一記閃電幾乎是貼著她頭頂掠過,耀眼的強光之後便是撼動天地的巨響,莫小曼趴倒在那截木頭上,感覺自己被震得晃了幾晃,然後眼前一黑,暈過去了!

等莫小曼醒過來,發現那截木頭不見了,自己躺在被雨水沖刷得連泥砂都乾乾淨淨的土路上,雨勢見小,雷電已消逝。

她活動手腳查看一下身體,還好,沒有被雷劈到。

抬眼四處瞧瞧,不禁大吃一驚:除了剛才被雷電擊打的楓樹情況凄慘狼狽,自己剛才坐在上頭的河岸邊長石台、那個因為足夠平坦結實充當了幾代小孩子跳水游泳的大跳台,竟然被劈成三截!新嶄嶄的裂縫猶如怪獸張大的嘴巴,像是要隨時吞噬某種獵物,令人頭皮發麻!

太可怕了,自己真是命大啊!

莫小曼站起身,感覺左手掌心粘著什麼東西,用力甩也甩不去,張手一看,呆住了:掌心停著一顆拇指大小綠瑩瑩剔透圓潤的珠子!

盯著那珠子多看了兩眼,便覺一陣眩暈襲來,莫小曼閉上眼,似乎聽見了一種十分奇怪的聲音,像老鼠吱吱叫,又像什麼東西呼呼吹著氣,腦中一陣紛亂過後,思路逐漸清晰條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