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陰陽道典 >第1205章 我讓這樓塌了

第1205章 我讓這樓塌了

小說:陰陽道典| 作者:胖亦有道| 類別:其他

一路本來的大胖子正是郝宏偉,火急火燎的他直到站穩了身形臉上的肉都抖個不停。

其他人聽到他的話也是臉色一沉,唯獨郝二爺面無異色,微微思忖了一下後深深地看向了方峻楠。

「時間緊迫,我只問你一句,李初一是不是真的沒來?」

鄭重點頭,方峻楠正色道:「我沒有說謊,我們與少主真的失散了,原本我是想來求助八極盟幫忙尋找少主的下落,結果......」

小二黑的眼神輕輕的抖了抖,只有它知道來八極盟並未他們任何一人的想法,而是尼樂轉世前抹消他們記憶時留下的一道殘念。是那道殘念促使著他們生出了來八極盟求助的念頭,再加上自己這個知情者略略旁敲,這才有此一行。

其他人並未察覺到它的異樣,連郝二爺也是如此。

聽方峻楠這麼一說,他點點頭後眼神一亮,嘴角抿起一抹奸詐的冷笑。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沒必要久留了。老四,你去找大哥讓他按原計劃行事,順便去通知爹一聲,讓他老人家趕緊撤出來,留著力氣以後有的是機會過癮。老五,你去把咱們的人都撤出來,順便通知小光頭一聲,讓他帶著他的人也趕緊撤,咱們三千里外的爛泥溝匯合,然後一起去止戈林!」

「好!」

兄弟倆齊齊點頭,郝宏碩轉身便走,郝宏偉卻猶豫了一下轉回身來。

「二哥,止戈林那邊...不會有問題吧?」

郝二爺眼珠子一瞪:「有什麼問題?」

郝宏偉苦笑道:「現在所有人都想抓小初一祭天,我擔心止戈林也會生出這門心思,咱們這一去吉凶難料,何況還有方峻楠他們幾個小初一的好友,我怕...」

「吉凶吉凶,我看你是雞胸脯吃多了把腦子都吃傻了,有個雞毛好怕的!木笒木童的師父是木青丘,而木青丘是沐方禮沐老爺子的義子,也就是說不武谷和止戈林是沐老爺子的私宅,都是自家人,他們會害小初一?整個漠北包括咱們在內都有可能生出異心,唯獨他們不會!沐老爺子死因蹊蹺,宇文太浩那套說辭騙得了別人但騙不了他們,別說李初一的罪名只是捏造,就算是真的那也無所謂,他是沐老爺子留下的唯一一條血脈,他們捧著還來不及呢還會害他?他們還等著小初一帶著他們給沐老爺子報仇呢!」

被噴了一臉唾沫星子,郝宏偉躲都不敢躲,等到郝二爺說完後才弱弱的道:「可是,人心難測啊二哥......」

「我真是...!我怎麼有你這麼個蠢弟弟!不行,這事兒過去以後我得給你瞧瞧,你肯定是不小心摔到腦子了,我得給你治回來!」

郝宏偉嚇得臉都紫了,轉身想走卻被郝二爺一把拽了回來,臉貼著臉惡狠狠的道:「別急著走,我今天就說給你個明白!你可知道木青丘現在何處?!」

郝宏偉沒說話,柳明秀心中一動試探的問道:「大衍嗎?」

讚賞的看了柳明秀一眼,手點著她恨鐵不成鋼的看向郝宏偉。.org爬書網

「看看,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比人高比人胖比人臉大,怎麼腦子的差距就反過來了呢?滾!趕緊去辦你的事!要是辦砸了我非開了你的腦殼給你換個新鮮的!」

屁都不敢放一個,郝四爺如蒙大赦的落荒而去。

小二黑看得眼都直了,忍不住拉了拉方峻楠的衣角。

「方大哥,這人是不是...」

抬起狗爪指了指腦子,方峻楠嚇了一跳趕忙按住:「噓,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不料郝二爺還是聽見了動靜,掛著一臉無害的微笑回過頭來:「咳咳,見笑了。言回正傳,這位妖族的朋友,我看你好像肝火太盛有點上火,現在離撤離前還有一段時間,要不我先給你看看?」

言罷,抬手召出一卷皮革,隨手一揮皮卷展開,裡面從殺頭的到修腳的各種刀具一應俱全,此外還有些看不明白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玩意兒的東西錯落其中,饒是小二黑神獸後裔也忍不住縮了縮脖子,狗毛都炸起來了,趕忙搖著狗爪連連後退,瞪著可憐巴巴的眼睛望向柳明秀。

哭笑不得,柳明秀嘆了口氣,緩步上前想岔開話題,熟料還沒開口郝二爺便感覺到了什麼猛然看向他的小腹,同時不由分說的抓起她的手腕號起脈來,眯眼半天后眼神一亮,直勾勾的打量起方峻楠。

「可以啊!渡劫期的修為不借秘法而自然種胎,而且對方還僅僅是個道胎,這種事連我都是第一次見,方峻楠,你厲害啊!」

言罷看向柳明秀,郝二爺讚歎道:「你更厲害,與渡劫結胎還沒損到道胎,你的根基真紮實!不過你的分元秘術還是使的有些晚了,你的道胎無恙,但身子卻有暗虧,短期來說對你修行無礙,可長此以往不加調養,必將影響你渡劫!不過沒關係,你現在碰到我了,回頭我就著實幫你調理,保你母體無恙孩兒平安!」

一番話說的幾人的心忽上忽下的,小二黑的舌頭都聽得耷拉下來了。

「這都能看出來?仁叔仁嬸不是說自然結胎和秘法結胎沒什麼兩樣嘛,這都能看出分別?!」

郝二爺傲然一笑:「那當然!一般的大夫自然看不出端倪,可我是一般的大夫嗎?就像你,別人看見你火氣隱現只會以為這是正常現象,唯有我才能一眼看出你根本就是火氣太盛無法自調!我不知道你是吞了什麼火,但以你現在的境界根本無法將其完全煉化,之所以無恙全是靠你體內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