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閑人 >第804章:枯木再生

第804章:枯木再生

小說:大明閑人| 作者:大篷車| 類別:歷史軍事

上書房。

杜甫輕手輕腳的過來,端上一個托盤。將其上的一盞羹湯和一個玉匣取下,放在了御案上。然後揮揮手,打發跟隨的小手巾下去。

弘治帝抬起頭,放下手中的硃筆,兩手向上伸了個懶腰,這才『揉』著眉宇間的額頭靠向椅背。

長時間的連續審閱奏章,使得他疲乏不堪。尤其是這些年,不知為何,精力越來是越不濟了。偏偏他卻無法停下,否則諾大個帝國,千頭萬緒,怕是剛剛出現的那點中興的苗頭,又要轉眼而逝。

接過杜甫遞上的熱手巾擦了擦臉和手,這才端起那盞熱湯啜了一口。微微閉了閉眼,也不睜開,就那麼指了指玉匣。

杜甫了悟,將玉匣打開,從中取出一顆雪白的丹丸奉上。這丹丸便是雪參茯苓丸了,而且是經過了蘇默過了一手的。

此刻的丹丸仔細看去,隱隱似乎有一層毫光流轉,然而再一眼看去,卻又似什麼也沒有,端的神奇之至。

弘治帝手拈著丹丸,慢慢睜開眼,將其舉在眼前看著,眼神中漸漸湧起複雜的神『色』。

「太醫那邊可有了定論?」他輕輕的問道。

杜甫點點頭,道:「回爺爺,有了。說是對益氣固元大有裨益,然則卻又並沒添加任何『葯』物,似是以特殊手法去蕪存菁,大大提高了原『葯』材的『葯』效。至於那手法嘛,卻是難以捉『摸』,不似醫家手段,倒似與道門煉丹之術有些相通之處。」

弘治帝靜靜聽著,慢慢的轉動著手中的丹丸不語。半響,這才抬手將丹丸納入口中,用羹湯送著服下,然後又閉上了眼睛。

片刻後,他那原本蒼白的臉頰,猛的湧起一層淡淡的紅暈,他身子一震,不由的霍然張開眼來。

杜甫緊張的看著,見狀心中一震,急道:「爺爺!」

弘治帝擺擺手,放下手中的小盞,慢慢站起身來,兩手伸開,低頭左看看右看看。隨即又再閉上眼睛,似在體悟著什麼。過了好一會兒,才在杜甫擔憂的目光中睜開眼來,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顫聲道:「朕很好,很好,非常好。哈哈哈……」

說著說著,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滿是激動和壓抑不住的狂喜。

這雪參茯苓丸當日就曾用貓狗等驗過,只是皇帝用『葯』,豈是這般簡單的初驗就行的。後面又再跟張真人討來的兩顆,讓蘇默施了術後,便已交給了太醫們進一步檢驗。不單單要嘗試著解析出其中的成分,還必須讓活人先試『葯』一番,只有經過這道道檢驗後,確定無礙,方才可以進奉給皇帝服用。

而今日,便是弘治帝第一次真正服用此丹的時候。此刻,聽著弘治帝的笑聲,杜甫終於是長長吐出口氣來,渾身繃緊的肌肉也慢慢放鬆下來。

門外,兩個小黃門各自悄然轉身往外跑去,一轉眼就不見了蹤影。關心著皇帝服『葯』後情況的,遠不至明面上的這點人,正不知牽動了多少人的關注……

「爺爺有什麼感覺?」房內,杜甫看著仍處在興奮中,來回在屋裡走來走去的弘治帝,忍不住想要再次確認一番。

弘治帝這才稍抑激動的心情,微微側頭想了想,才回憶著描述道:「唔,怎麼說,有些……玄之又玄的感覺。似乎是……嗯,跟之前用了那個金丹的感覺有些類似,但卻又不似那種感覺。金丹服下後,朕會覺得渾身似乎力氣大增,會覺得瞬間似要身子都膨脹開來,甚至有種錯覺,可以一拳打死一頭牛。可是這個丹丸服下後,就像是……就像是乾涸的土地,忽然被注入了一汪清泉,細細潤潤的,極為舒服……對對對,就是如此!朕此時的感覺,就似乎開始了又一種新生一般,尤其是頭腦清明,精力瀰漫,便是先前伏案批閱奏章的昏沉,都不復再存。好『葯』,真真好『葯』啊。對了,太醫說的是此『葯』可益氣固元?那是不是可以……」

他說到這兒,忽的停住,但是眼中卻『露』出極期盼的神『色』,一瞬不瞬的盯著杜甫。

他並不是個昏聵的君王,又哪裡會不知道自己之前的身體情況?至於說後面求道問丹,亦不過是屢次失望之餘,存了那麼點飄渺虛妄的幻想罷了。

這也是他之前為什麼不經意間,『露』出來的頹然之『色』,念叨著自己的時間不多了的原因。他能感覺的到,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身體內耗越來越快,按照這種速度,怕是用不上三五年,便要徹底掏空了。到那時,便是自己命隕歸天之日。

至於說對蘇默不俗的期待不是沒有,但經過了張真人金丹的事情後,實話說,弘治帝是抱著一種極為矛盾心情的。既期盼又不太相信,所謂患得患失、半信半疑,便是如此。

可是當這一刻,當他真正感受到了這丹丸的效果後,他忽然又再興起了奢望。貪生惡死,人之常情,便帝王之尊如何,實則比之常人更要急切上三分。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沒有對比就沒有清晰的認知。他前後服了金丹和這次的雪參茯苓丸,兩種丹『葯』的高下立判。哪怕他並不通『葯』理,不懂醫術,但來自靈魂中那冥冥的直覺,也讓他隱隱有種明悟。

也正是如此,他此刻眼巴巴的看著杜甫,生怕杜甫就此吐出個不字來。

杜甫暗暗苦笑,他又哪裡不知,此時的弘治帝實則如同一個溺水之人,隨便撈到一棵稻草也想緊緊抓住?

可問題是,他又哪裡敢真的當那根稻草啊。那蘇小子搞出來的玩意兒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