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浴火王妃 >第三百四七章 大結局

第三百四七章 大結局

小說:浴火王妃| 作者:糖心沒有心| 類別:女生

戀上你看書網630bookla,浴火王妃最新章節!

在宸王府的回憶或許是慕雪芙一路走來的變化歷程,從冰封的心一次次被融化,從愛意慢慢滋長,這中間用了兩年的時間。

手拂過景容為她向景寒求來的梅樹,摸過她發怒時打斷的棋盤,撫過綉著鴛鴦戲水的大紅被衾······

所有的一切,一事一物,都承載了她那兩年的喜怒哀樂。

在晏陽安穩的四年中,慕雪芙也曾在不經意間想起在這裡生活的點點滴滴。深深淺淺,大大小小,都在她心裡留下了痕迹。

如果有人問她,最快樂的日子是什麼時候。

她會毫不猶豫的說是在五歲前。

如果有人問她,覺得什麼時候是最幸福的。

那她的回答就是從認識景容開始。

而宸王府,便是她幸福的起始地。

她知道,她的幸福,只有起始點,卻沒有終點。

慕雪芙對鏡臨妝,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微微含著笑。那樣恬靜而美好,再無一點仇恨的影子,眉宇間似乎找回了那個有著天真無邪氣息的小芙兒,那雙眼睛不再是深不可測,不再是摻合著陰謀詭計,如一條一眼望底的溪水,清澈而明亮。

她手裡拿著一柄雲紋蓖梳,輕柔的穿梭在她的秀髮里,這蓖梳是景容昨日給她的,連同手腕上的游龍雲鳳金手鐲。

景容說這是他母妃留下來給兒媳婦的,原本他都已經忘記,還是昨日整理母妃遺物時找到的。

他暗怪自己疏忽大意,差點連母妃的心意都忘了,迫不及待的給慕雪芙戴上,還叮囑她要好好保存,以後交給兒媳婦。

這個男人,連兒子還沒影了,就惦記上兒媳婦了,真是未雨綢繆啊。

放下蓖梳,她慢慢走到景容身邊,躺在床上的景容還在似夢非夢中睡著。她彎下腰,美好的唇形落在他的唇上,低低的聲音彷彿只有她自己聽到,「玉宸,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想一定是我上輩子積了德,所以才會這麼幸運遇到你,我愛你。」

她靠在他的肩頭,沒有看到那人的嘴角偷偷翹了起來。

再一次離開皇城,有別於上一次,再無遺憾。

親眼看著金漆的刻著「鎮國將軍府」的牌匾高高掛在大門口,慕雪芙嘴邊揚起了笑容。那笑容璀璨,如一輪明日,照進千山萬水,即便是枯萎的花朵,也會因為她的笑容而再次綻放出鮮活的生命。

她的眼睛一點一點描繪著上面的每一個字,一橫一豎,一撇一捺,對她而言都彷彿是世間最珍貴的珍寶。

她佇立在門前好久,久的好似過了十六年,久的將這一切深深的印在腦子裡,記憶里。

「走吧,我們還要趕路哪,以後若是想家了,我再陪你回來。」景容知道她捨不得,可是若是再晚走,就趕不到天黑之前到下一個驛站了。

家?心裡像是開出一片片花海,填滿她的心房。慕雪芙的眼睛閃亮著明媚晶光,笑成了彎月。

對啊,她又有家了,她的家回來了。

慕書麟還是不捨得和妹妹分離,特別是現在,他們的家好不容易回來,他真的很想像小時候一樣,和她生活在一起。

「要不別走了,反正皇上已經准許你們留在皇城。現在將軍府沉冤得雪,我和你的兄妹關係也已經公佈於眾,還沒有好好相聚,怎麼就要再次分離?妹妹,不如留下來吧。」

景慕的耳朵像是長了翅膀,本來在和她在皇城裡認識的新朋友告別,一聽到舅舅的挽留,連忙噌噌噌的跑了過來。一頭栽在慕書麟懷裡,「舅舅說的對,才相聚,又要分離,多難受啊。母妃,我們就留下來吧,多留幾天也好啊。」

她小眼睛一瞥,睹見景容不善的目光,撇了撇嘴,「讓父王自己回去就行了,慕慕和母妃留在這。」

對於景慕這種時時都想將他丟掉的想法,景容已經習以為常。看著自己的女兒,像是找到靠山一樣,景容不禁構想慕雪芙小時候是不是也和景慕一樣。

他不說話倒讓慕雪芙感到奇怪,看了眼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景容,她竟有些氣惱,所以道:「好啊,讓你父王自己回去吧,母妃和你就留在皇城了。」

「耶,好啊好啊。」景慕興高采烈的蹦起來,又沖著她的小夥伴道:「我母妃答應我留在這了。」

剛要跑,就被景容給撈了回來。景容剛才一時走神,一聽慕雪芙也不要他了,這魂立馬就歸了位。

「不行,不行,怎麼能讓我自己回去哪。」嬌妻在側,他可不管身邊有多少人,抱著就哄起來,「芙兒你可不能不要我,你知道我一刻見不到你都會相思成疾,如果兩刻不見,我怕我就會奄奄一息。」

這話說的,連景慕都覺得肉麻。她抖了抖肩膀,在胳膊上揮了揮,「父王,我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景容不屑的盯了她一眼,「你懂什麼,這叫夫妻情趣。」

慕書麟看著一臉羞澀又藏不住甜蜜的妹妹,仰天長嘆一聲,「真是嫁出去的妹妹,潑出去的水,收都收不回來。」他沖著景容豎起大拇指,「妹夫,我可真是佩服你,把我妹妹吃的死死的,你真是吃定她了。」又沖慕雪芙道:「妹妹啊,甜言蜜語都能將你勾走,果然愛情里的女人都沒長腦子。」

「哥——」慕雪芙拉起長調,帶著撒嬌的味道,「我哪有被他吃死?」

景容頷首,「是我被芙兒吃死。」

看了眼站在慕書麟身邊的永安,慕雪芙道:「還說我哪,嫂子還不是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