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偷心BOSS太囂張 >第145章:永遠的離開

第145章:永遠的離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

溫阮瑜靜靜的躺在了手術台上,永遠的離開了。

張媽見到溫阮瑜的屍體那一刻,趴在她身上哭得心撕裂肺,「阮瑜,你怎麼捨得離開張媽,你怎麼捨得離開張媽,你起來,快點起來......」

溫阮瑜的離開,安然也很心痛,走了過去蹲在張媽的身邊柔聲安慰她,「張媽,節哀順變。我想阮瑜在天之靈,她不會希望看到你這樣的。」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阮瑜,她那樣善良。就算她之前做錯了事,老天爺不應該這樣對她啊,她才二十齣頭,還有大把的青春年華,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張媽太過於傷心,安然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站了起來望了一眼楚墨琛。

楚墨琛對她微微搖頭。

......

楚墨琛當天晚上做了噩夢,他夢見了溫阮瑜回來了,醒來的時候嚇了一身冷汗。

安然把床頭燈打開了,揉了揉眼睛問道,「怎麼了?」

楚墨琛好久才回過魂來,「我夢見了阮瑜了,我夢見她沒有死,夢見了她怨恨我的眼神,夢見了......」

他自己都開始語無倫次了,安然輕輕的環住了他的腰抱住他,輕聲安慰她,「阿琛,人死不能復生。這只是夢,我相信阮瑜她那麼愛你,一定不會怪你的。」

楚墨琛緊緊的摟住了安然,對於溫阮瑜的死還處於深深的自責中,「安然,你知道嗎?我真的很對不起阮瑜。」

安然有點心酸,「恩,我知道。」

「如果不是我把她給趕出去的話,她就不會遇到這種事,也不會死,張媽也不會這樣的難過。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楚墨琛說罷,抬手就想給自己一巴掌,被安然給攔住了,「阿琛,你別這樣。阮瑜在天之靈,她一定不喜歡看到你這樣子。你現在能夠做的,就是替阮瑜好好的照顧張媽。阮瑜生前和張媽情同母女,我想阮瑜只放不下的一定是張媽。」

「會的。」

這個不用安然說,楚墨琛也好替死去的溫阮瑜照顧張媽,畢竟張媽除了溫阮瑜,無親無故。

安然說,「睡吧。」

楚墨琛點頭,伸手關了床頭燈。

......

溫阮瑜在C市沒有朋友,今天出席她的葬禮的就只有三個人,楚墨琛和安然還有張媽。

天空下著濛濛細雨,張媽站在墓前哭得不能自拔,「阮瑜,我可憐的孩子,你怎麼捨得離開張媽呢?你怎麼就不等等張媽呢?」

雨越下越大,安然撐著傘走到她的身邊,輕聲和她說,「張媽,你別這樣。讓阮瑜安心走吧,您看您這樣,阮瑜都哭了。張媽,讓她安心走吧。」

張媽哭得整個人無力了,眼睛都腫了,聽安然的話點點頭。

安然扶著她,「回去吧。」

張媽木然的點頭。

楚墨琛和安然送張媽回去,張媽和溫阮瑜依舊住在她之前的破木屋裡。從回來的路上張媽一句話都沒有說過,回到村裡也許是觸景傷情,張媽的眼淚嘩的一聲就掉下來了,拖著沉重的腳步,上了台階,推開門裡面滿滿都是她和溫阮瑜的回憶。

楚墨琛不想張媽觸景傷情,於是跟她提議說,「張媽,你跟我和安然回去住吧。」

張媽搖搖頭,眼淚一直掉,「不,我要住在這裡,這裡有我和阮瑜太多太多的回憶了。」

「可是......」

楚墨琛還沒說完,安然就拉住了他,讓他不要再說了。

擔心張媽會因為溫阮瑜的離去看不開,楚墨琛讓沈青留在這裡,陪著張媽。

桃子也從報紙上看到了新聞,知道溫阮瑜死了很詫異。但是小黑告訴她,溫阮瑜是為了給楚墨琛檔刀才死了,桃子驚訝之餘,對溫阮瑜的態度也變了。

安然和楚墨琛兩人一起回來了,兩人的精神一個比一個不上,楚墨琛上了樓後,桃子就問安然,「少夫人,溫阮瑜她?」

「她死了。」

真的死啦?

桃子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安然說,「桃子,我很累,上去休息一下。」

「哦......」

......

隨著溫阮瑜的離去,一切都彷彿恢復了正常,安然也向公司銷了假正常的接通告。

林潔和方勇方導演也不知道怎麼就走在了一起。

化妝間,林潔嘆息了一口氣,「哎,最近發生了好多事情。所有人都以為你隱退娛樂圈了,沒想到你捲土重來了。」

安然也嘆息了口氣,「是呀,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那麼多的事情。」

「安然,那個......」

安然沖她微微一笑,「怎麼了?林潔姐?」

「那個......對不起。」

林潔突然來了一句對不起,安然就有點懵逼了,「怎麼了?好好的說什麼對不起?」

林潔愧疚的說,「我身為你的經紀人,然而在你出了事的時候,竟然沒有陪在你的身邊,真的非常的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經紀人。」

安然出事的那一段時間,方勇幫她向公司請了假,兩人一起出了國旅遊去了,對於國內發生的事情,她是回國的前一天才知道的。因為這樣,她和方勇吵了一架。

「既然過去了,那就讓它過去吧。」安然很顯然不想多提之前發生的事情,笑嘻嘻的轉移話題,「你跟方導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走在了一起?說,坦白從寬哈!」

提起方勇,林潔的老臉一紅。

安然忍不住調戲她,「喲喲喲,這老臉還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