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偷心BOSS太囂張 >第152章:劉曉柔很強勢

第152章:劉曉柔很強勢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

不遠的袁氏吃瓜群眾用餐牌擋住了自己的臉在觀戰,看到這狗血的八點檔劇情的瞿文綉忍不住罵了一句粗口,「卧槽,那女的有病咩?還以為在上演偶像劇咩,我賭五毛錢,兒媳婦不會收下那張支票。」

袁鋼說,「五毛錢太少了,我賭一塊。」

「成交。」

只見劉曉柔伸手拿過劉鳳玲桌子上的支票,瞿文綉心裡開始祈禱,姑娘啊,你可別讓我失望啊。

劉曉柔看了看支票上的零頭,眼睛不眨的就把它給撕掉了,格外自信與驕傲的對劉鳳玲說,「劉夫人,我劉曉柔雖然窮,但是也不差你這點錢。我爸爸說雖然我們窮,但是我們也要窮的有骨氣。」

那邊的瞿文綉差點就脫口而出好樣的。

袁鋼說,「這個女孩子的品質確實很不錯,燦彬那臭小子總算給你挑了一個像樣的兒媳婦。」

瞿文綉嗯哼了聲,格外的驕傲,「那必須的,也不看看是誰相中的兒媳婦,是我瞿文綉,能差到哪裡去?」

袁鋼沒好氣的附和她,「是啦是啦!」

那邊不知道兩人談了什麼,劉鳳玲怒拍桌子而起,指著劉曉柔破口大罵,「劉曉柔,你可別敬酒不喝喝罰酒,別給你臉不要臉?你以為你是誰?你只不過是江辰希拋棄的一個女人罷了,在這裡高傲些什麼?我告訴你,不管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勾引辰希,我們江家也不會認你這個女人。我跟你說,收了這錢就給我滾的遠遠的,不要再出現在他們夫妻面前,破壞人家感情。」

面對劉鳳玲的指責,劉曉柔不卑不吭,「劉夫人,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真正在在破壞別人感情的是李麗瑜不是我,如果不是她在使手段,我和江辰希至於會分開嗎?」

「劉曉柔......」

劉鳳玲沒想到平時唯唯諾諾的劉曉柔會變得如此的伶牙俐齒。

看劉鳳玲惱羞成怒,劉曉柔忍不住冷笑諷刺道,「怎麼?被我說中了惱羞成怒?」

在不遠的吃瓜群眾袁氏夫妻,簡直驚呆了,特別是瞿文綉,「我靠,老公這兒媳婦簡直就是能鋼能柔,不行,我得去查查她的背景。」

袁鋼不發表意見。

李麗瑜被劉曉柔這麼諷刺,也惱羞成怒了,「劉曉柔,你別欺人太甚,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不會讓自己那麼難看,我會拿著這筆錢走得越遠越好。」

劉曉柔接她的話,「抱歉,那是你不是我。」

「你......」

李麗瑜也被劉曉柔嗆的一句話都說不出,轉身委屈的喊著劉鳳玲,「媽......」

劉鳳玲被劉曉柔這麼嗆,感覺臉都丟進了,「行了,別在這裡可憐兮兮的,你不覺得丟人,我還覺得丟人。」

被劉鳳玲這麼一說,李麗瑜臉色一紅,狠狠的瞪了一眼劉曉柔。

劉曉柔唇角不屑的勾起。

那邊在看戲的瞿文綉忍不住拿出手機來拍攝,袁鋼挑眉問,「你這是在幹什麼?」

瞿文綉一邊拍一邊輕聲的說,「我拍給阿彬看啊,看看她未來媳婦是怎樣個彪悍啊。」

袁鋼,「......」

劉鳳玲深吸了一口氣,也不打算再跟劉曉柔說廢話,重新從包里拿出一張空支票,重新寫上一個數字,啪的一聲放在劉曉柔的面前說,「劉曉柔,我現在沒空和你說廢話,這支票你拿上就最好,不拿也沒關係,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拿上。」

劉曉柔還來不及說話,背後就傳來了一個磁性的男聲,「不用了,我的女人不缺錢。」

劉曉柔愣了一下,隨著眾人一起往後面看去,袁燦彬穿著米色的風衣風度翩翩的站在她的不遠處,要多帥就有多帥。

瞿文綉懵逼了一下,把頭稍稍壓低,小聲問道,「我靠,你兒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

袁鋼也把頭稍稍壓低了下來,「我也不知道。」

劉曉柔站了起來,沒想到袁燦彬會在這裡時候出現,「燦彬......」

袁燦彬邁著腳步向她走來,輕輕的摟住了她的腰肢,溫文儒雅的對她說了聲,「寶貝兒,對不起!我來晚了,害你白白給人家羞辱,都是我的錯。」

劉曉柔,「......」

劉曉柔根本就不知道袁燦彬這是在演那一出,但還是知道他是在幫自己,但他肯定沒有想到,袁燦彬這樣幫助自己會更加的讓李麗瑜和劉鳳玲有機會諷刺自己。

果然不出劉曉柔所料,她剛想完,李麗瑜難聽的話語就上來了,「劉曉柔啊劉曉柔,別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一副你很愛辰希的噁心樣子,你說你和辰希分開才多久,那快就和別的男人好上了,你也不過跟外面那些夜.蒲的女孩子沒多大的區別,沒想到你還挺能裝的哈!」

「就是。」劉鳳玲也附和李麗瑜用不屑的眼光瞥了一眼劉曉柔,「劉曉柔啊劉曉柔,還好我們辰希沒有選擇你,不然我得多操心你要給多少頂綠帽給他戴呀!我可操不起這個心,我們江家也養不起你這尊大佛。」

劉鳳玲和李麗瑜一樣狗嘴吐不出什麼好話,直接就把袁燦彬給惹急了,大有一種打她們的衝動,「你們兩個八婆說夠了沒有,信不信你們是女人老子一樣把你們打到滿地找牙?」

「你倒是來打我呀?我看你有什麼本事。」

劉鳳玲是一點都不害怕袁燦彬,更不了解袁燦彬的家世背景,她想袁燦彬頂多就是一個豪門的公子哥,地位應該還在他們江家之下,所以說話也特別的理直氣壯。

不遠處的吃瓜夫妻也不出來給兒子撐腰,就在那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