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偷心BOSS太囂張 >第154章:袁母的套路

第154章:袁母的套路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

經過對劉曉柔的一番談話,瞿文綉也算是對她有了大致的了解,雖然出生在農村,但是劉曉柔不卑不吭的態度,著實讓瞿文綉非常的喜歡。

要不是等一下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瞿文綉還想和劉曉柔談個天昏地暗,無奈等下要開會,她站沙發上站了起來,友好的伸出手,「劉小姐,歡迎你加入我們的集團,從明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秘書。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裡,我等一下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等著我開。」

總裁秘書?!!

劉曉柔有點受寵若驚,連忙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握住瞿文繡的手,說不出是高興還是什麼,總之就是緊張,「瞿......瞿總,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

從劉曉柔的身上,瞿文綉可以看得出她是一個很努力的姑娘,拍了拍她的肩膀,「加油,好好乾,別讓我失望,你要記住越努力越幸運。」

劉曉柔重重的點頭,「嗯,我會記住瞿總的話的。」

瞿文綉點頭,「去吧!」

劉曉柔說,「那瞿總,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明天見。」

「嗯......」

劉曉柔差不多走到門口的時候,瞿文綉靈光一閃,突然間就想起了一件事,她叫住了劉曉柔,「等一下,劉小姐。」

劉曉柔停下了腳步轉身問道,「瞿總還有什麼事嗎?」

瞿文綉說,「還真有一件事要你幫我忙。」

「瞿總,你說吧。」

「今晚有一個酒會,我需要一個女伴,剛好我的秘書今晚有點急事去不到,你又是我剛應聘的秘書,不知道你今晚方不方便幫這個忙。」

瞿文綉這很明顯在挖坑給劉曉柔跳,然而劉曉柔很單純的就相信了,「嗯,可以的,反正我一般晚上都沒有什麼事。」

劉曉柔答應了,瞿文綉就好治袁燦彬了。

瞿文綉格外的高興,「那行,我一會叫龔秘書帶你去打扮一下,估計我開完會也差不多了。」

劉曉柔點頭,「嗯好的。」

瞿文綉按下了內線,「龔秘書,你進來一下。」

不一會兒,龔秘書進進來了,「瞿總,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瞿文綉說,「你等一下開車送劉小姐去打扮一下,晚上你不是有事嗎?我讓劉小姐跟我去酒會,你晚上早點下班。」

龔秘書詫異的看了看劉曉柔,但是還是非常的配合瞿文綉,「好的,瞿總。」

「去吧......」

龔秘書領著劉曉柔出去,「劉小姐,這邊請。」

「去吧。」

「好的,瞿總。」

龔秘書領著劉曉柔出來了,忍不住問道,「劉小姐,你和瞿總之前認識嗎?」

「啊?!」被龔秘書這麼一問,劉曉柔有點懵逼,「不認識啊,怎麼了?」

「沒什麼沒什麼。」

龔秘書沒有問下去,劉曉柔也沒有多心眼去猜疑什麼。

劉曉柔和龔秘書剛走不久,瞿文綉就給袁燦彬打電話了,那邊響了兩聲就通了,「喂,阿彬,今晚陪媽咪出席一個酒會。」

果然如瞿文綉所料,袁燦彬一口就拒絕了,「不去。」

瞿文綉也不生氣,「你去嘛,今晚保證有驚喜。」

「什麼驚喜?」

瞿文綉賣了個關子,「你去就是了,今晚六點到名媛公館店去接我,不許不來,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

瞿文綉不給袁燦彬說話的機會就把電話給掛了。

袁燦彬,「......」

袁燦彬還在和楚墨琛等人在掉魚,看他一臉便秘的樣子,楚墨琛挑眉問道,「怎麼了?一臉便秘的樣子?難道你媽又給你安排了相親?」

「沒有。」

「那你還一臉便秘的樣子幹嘛?」

袁燦彬看了看手錶,差不多快五點了,他一邊收魚竿一邊說,「我媽讓我今晚陪她去一個酒會,說是有什麼驚喜要給我。」

楚墨琛噗嗤一笑,忍不住吐槽,甚至有點同情他,「你媽能有什麼驚喜給你,沒準在今晚的晚會給你帶一個對象給你呢。」

袁燦彬,「......」

楚墨琛饒有興趣的跟他來打賭,「要不這樣,我們來打賭,如果我猜對了的話,五百萬。」

袁燦彬,「......」

「怎麼樣?」

袁燦彬把魚竿沒好氣的丟到了他身上,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你怎麼不去搶銀行?」

楚墨琛也站了起來,「我說認真的。」

袁燦彬很認真的看著他,楚墨琛問,「你這麼看著我幹嘛?」

「我發現自從你和安然結婚後,都特么成守財奴了。」

楚墨琛,「......」

「我自己的媽還不理解?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她今晚肯定是給我介紹對象,我要跟你打賭,這五百萬准打水漂了,你是不是傻?」

楚墨琛,「......」

袁燦彬也不打算和他說廢話,他還要去收拾收拾自己,先走一步背對著他揮揮手,「我不和你在這裡廢話,您老慢慢在這裡做白日夢哈!」

楚墨琛,「......」

......

雖然袁燦彬大概能猜到瞿文綉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但是他還是沒忍住要去看看瞿文綉又給自己介紹了哪門子的大家閨秀,但是不同的是,這次直接讓他不要再帶一個男的去砸場子了,於是他鬼使神差的就自己來到了瞿文綉說的名媛公館裡。

袁燦彬推門進去的時候,除了店裡的幾名員工還有在搞頭髮的幾名貴婦,也沒看到瞿文綉,他不由的蹙眉。

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