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偷心BOSS太囂張 >第158章:我會對你負責的

第158章:我會對你負責的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

在前往回家的途中,劉曉柔突然間就覺得整個人開始潮熱了起來,腦子開始含糊不清,嘴裡不自覺的呢喃著,「好熱......」

袁燦彬也察覺到她的不對勁,把車停在了路邊,解開了安全帶問道,「曉柔,你怎麼了?」

「熱......」

袁燦彬看她臉色紅的欲滴血,而且還神志不清,他恍然想起了,在酒會上李麗瑜給她喝的那一杯酒,才覺悟她被下藥了。

袁燦彬危險的眯起雙眼,shit!敢當著他的面給她下藥,簡直活膩了。

袁燦彬剛想完,劉曉柔開始亂扯著她的禮服,一直迷迷糊糊的喊著,「好熱,好熱......」

關鍵是劉曉柔穿的是禮服,裡面沒有穿胸罩,禮服被她這麼一扯,一大半的酥.胸都暴露在半空中,袁燦彬倒抽了一口氣,也沒有在劉曉柔不清醒的情況下占她的便宜,連忙把自己的西裝脫了下來,披在了她的身上。

劉曉柔本來就渾身發熱,袁燦彬把衣服披在她身上,她更加的熱了,把他的衣服給拿開,伸手去扯自己的禮服,「好熱,我不要穿衣服......」

袁燦彬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自己難受得要命,還要裝得很正人君子,這一貫都不是他該有的作風,但是他怕他過於心急,會把劉曉柔給嚇壞,如果他在這個節骨眼把她給上了,劉曉柔會怎麼想他?

袁燦彬最後還是忍住了,把衣服往他身上披,輕聲哄她,「乖,寶貝兒,把衣服披上,一會兒就不熱了。」

誰知道劉曉柔不但不依,還整個人撲到了袁燦彬的身上,逮著他就狂親,親就親唄小手還在他的胸膛亂摸,把袁燦彬整個人弄的渾身**焚身。

袁燦彬並不想和劉曉柔在這樣不明不白的情況下來一次,一直推著劉曉柔,「曉柔,你別這樣......」

然而劉曉柔整個人已經失去了理智,被袁燦彬推開又堅持不懈的再撲上去,狂親他,「我要......我要......」

「曉柔......」

袁燦彬最後也沒忍住,把劉曉柔帶著附近的酒店去了,開了一個房。

剛推門進去,兩個人的身體就緊緊的相擁在了一起不停的親吻著,兩人的身體都彼此渴望著對方,袁燦彬把劉曉柔抵在了房門激烈的親吻著,然而,藥性的後勁已經讓劉曉柔不單單滿足於簡單的親吻,她的小手胡亂的扯開了他的襯衫。

袁燦彬最後反客為主,伸手把劉曉柔的禮服給扯了下來,一邊親吻著劉曉柔的紅唇,一手自然也沒有閑著。

袁燦彬最後將劉曉柔整個人打橫抱起,往床上去。

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上綴滿了繁星點點,月光下兩具身體緊緊的靠在了一起,就連月亮看到這樣的一幕都害羞的躲進了雲層里。

第二天,陽光透過簾縫悄悄的溜進了房間,劉曉柔醒來一身酸痛,伸了一個懶腰,小聲的嘀咕了聲,「媽呀,怎麼腰酸背疼呢?」

下一秒,她就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下自己,這才發現赤果果的自己,而且身邊還傳來了淺淺的呼吸聲,她僵硬的轉過頭去,看到了睡得正熟的袁燦彬。

劉曉柔緊緊的抱著被子尖叫了聲起來,「啊......」

袁燦彬被劉曉柔的尖叫聲被吵醒,撐起了身子,惺惺鬆鬆的擦了擦眼睛,「發生什麼事了?」

虧他問得這樣的淡定。

劉曉柔生氣的胡亂的拍打他,「袁燦彬,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怎麼可以趁人之危?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

「太過分了。」

劉曉柔說著說著委屈的掉下了眼淚,她是一個典型的老古板,在她的觀念里,只有領了結婚證才能和她發生關係。再說,她和江辰希在一起那麼久,最過分也就是接吻,她和袁燦彬認識只不過一個星期多一點,就發生這樣的關係,她能不委屈么?

看見劉曉柔掉眼淚,袁燦彬慌亂的坐了起來,跟她解釋,「曉柔,你聽我解釋......」

然而劉曉柔並不想聽他解釋,一直捂著耳朵,「我不聽我不聽,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袁燦彬這下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曉柔,真的不是你說的這樣子的。」

劉曉柔含著眼淚帶著怨恨的眼神問他,「那是什麼樣子?」

袁燦彬跟她解釋說,「昨天是你主動的......」

聽袁燦彬這麼一說,劉曉柔臉都紅了,他還沒說完,她就尷尬的反駁他,「怎麼可能。」

「你聽我說完行嗎?」

「你說。」

袁燦彬繼續解釋說,「昨晚確實是你主動的,因為你被李麗瑜給下了葯。」

袁燦彬的話音剛落,劉曉柔憤怒的說,「什麼?李麗瑜給我下藥了?」

袁燦彬點點頭,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我都跟你說了,李麗瑜能夠主動找你和好,肯定不懷好意,肯定是有陰謀才接近你的。你倒好,把那春.葯一飲而盡。」

「你還說?」

袁燦彬果斷閉嘴。

劉曉柔越想心裡越不舒服,粉拳扭得嘩啦啦的響,「李麗瑜,你敢給我下藥,你完了。」

袁燦彬挑眉問,「你想幹嘛?」

劉曉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你管。」

袁燦彬攤攤手,「我不管,還不行嗎?」

袁燦彬的話音剛落,劉曉柔整個人駕坐在他的身上,惡狠狠的問道,「袁燦彬,我保持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就這樣給你毀了,你想怎麼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