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偷心BOSS太囂張 >第178章:林炎的套路

第178章:林炎的套路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

安然也知道自己做了錯事,所以她主動上辦公室和他示好。

其實楚墨琛心裡早已經不生氣了,千想萬想都沒有想到,安然會主動上來找他示好,於是他又開始作了,故意為難安然,一副我就是不理你,你能拿我怎麼樣的樣子。

安然哄了半天,他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她生氣的『啪』的一聲把午點放在桌子上,臉色不好的說,「愛吃不吃,不吃拉倒,不吃我就把這些東西全拿給學長吃。」

果然這一招對楚墨琛屢試不爽,看見安然收拾桌面的食物,他開始慌了,連忙示弱的哄道,「寶貝我錯了。」

安然嗯哼了聲,「錯哪裡了?」

楚墨琛態度誠懇,「我不應該對你愛理不理,不應該對你發火,都是我的錯。」

楚墨琛這麼一說,她的鼻尖一酸,坐在他的腿上,撒潑的拍打了他一下說,「我做那麼多難道都是為了我自己嗎?我不都是為你好嗎?我不想看見你那麼辛苦,難道我錯了嗎?你知道我每天看你加班我有多心疼,如今林炎跳槽到時氏去了,你倒是淡定,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麼的擔心你,擔心你有天會撐不住,如果你覺得我的關心是多餘的話,那我以後不關心你行了嗎?」

安然也說到最後越覺得委屈,決定起身不去理會楚墨琛。

楚墨琛哪會讓她逃跑,把她拉下來,緊緊的抱著她。有那麼一刻想告訴她真相,但他還是忍住了,柔聲輕哄她,「好了好了,不委屈了。然然,我知道你擔心我,我有我自己的辦法,公司的事情,你真的可以不用擔心。」

他說著摸了摸她的肚子,一臉幸福,「你要做的就是安安心心的把寶寶生下來,就是給我最大的幫助了,知道嗎?」

安然格外的感動,「老公……」

楚墨琛一笑在他屁股輕輕一揍,把嘴巴一張,「我肚子餓了,喂我吃。」

安然笑罵了聲,乖乖的喂他吃點心,「來,嘴巴張開。」

楚墨琛也配合她,袁燦彬推門進來就被狠狠的吃了一口狗糧,嘖嘖嘖了聲,「你們這狗糧喂的可以喲!」

楚墨琛傲嬌的冷哼了一聲,「你活該,誰讓你進來不敲門的?」

袁燦彬攤攤手,理直氣壯,「不好意思,沒有敲門的習慣。」

安然尷尬的從楚墨琛的腿上下來,把桌子收拾了一下,「你們兩個聊,我就先走了,下午還有一個通告。」

楚墨琛戀戀不捨,拉著他的手撒嬌,「別嘛,你今天就留在這裡陪我嘛!」

安然笑了笑,拍拍他的頭抱歉的說道,「今天不行,明天好不好?」

楚墨琛很撇撇嘴,很無奈,「好吧!」

袁燦彬再一次被餵了一次狗糧,沒好氣的白了兩人一眼,「你們真是夠了,有沒有考慮我這隻單身狗的感受?」

袁燦彬這話一出,連安然都忍不住吐槽他,「行了行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早就把我們家曉柔給俘虜了,還在這裡裝逼,真是的。」

被安然戳穿,袁燦彬摸摸鼻子東看看西看看。

安然受不了他,沒忍住白他一眼,「好了好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走啦!」

臨走前還不忘再次喂袁燦彬多吃一口狗糧,在楚墨琛的唇上落下一吻,笑嘻嘻的說,「狗糧,拿好!」

袁燦彬,「……」

楚墨琛輕笑,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子,「自己小心點。」

「嗯吶,那我先走了。」

「去吧……」

安然一走,袁燦彬沒忍住嘖嘖嘖了聲,「有愛情的滋潤就是不一樣,心情都格外的不一樣,天天晴天。」

「你還不是一樣。」楚墨琛沒忍住白了他一眼,「行了行了,別在這裡和我廢話了,找我什麼事?」

袁燦彬也不和他說廢話,眉心緊皺問道,「林炎跳槽了?」

林炎跳槽了,他也是今天聽他媽媽說,他才知道,剛接手公司的事情,可以說是忙到分不了身,甚至連陪劉曉柔的時間也少了。

楚墨琛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淡定給他一口煙支,「對呀!」

火燒屁股袁燦彬還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淡定,他都替他著急了,「我哥哥,都火燒屁股了,你他嗎還能這麼淡定,小弟是佩服你。」

楚墨琛招呼他坐下說,「林炎跳槽過去只是我計劃的一部分而已,我有什麼好緊張?再說了,林炎的人品我信的過,我相信他一定不會背叛我的。」

袁燦彬一臉懵逼,「你計劃的一部分?到底怎麼一回事?」

袁燦彬的人品他信得過,所以他也沒有打算隱瞞他,「我讓林炎跳槽過去是暗中調查幕後老闆,這段時間,楚氏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我相信你也知道,我認為時氏背後的力量並不簡單,肯定有更大的力量在撐著腰。既然時老主動送上門來,我為何不借著這次機會去把他們一網打盡?」

聽楚墨琛這麼解釋,袁燦彬也鬆了一口氣說,「我還以為你和林炎之間發生了什麼大事,他丫的竟然跳槽去幫時氏。」

「怎麼可能。」對林炎他還是很放心的,「就算前世界都背叛了我,背叛了公司,他也一定不會背叛我背叛公司,畢竟從小穿著同一條褲子長大的。」

袁燦彬這麼一聽也覺得有道理,「也是,看來我是白擔心了,再說了我應該相信你才對的,大哥我錯了!」

楚墨琛,「……」

……

落地窗前,林炎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煙支,腦海里滿滿都是楚楚對他失望的眼神。那一刻,他多想抱著楚楚告訴她,他是有苦衷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