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第三十一章 寄生的殺戮

第三十一章 寄生的殺戮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奇幻

李傑一行人暫時放開鐵拳和白虎,讓他們好好溝通一下,並且留下了兩人的聯繫方式。

之後匆匆忙忙的趕回基地的時候,卻看見彼得·帕克正被一大捆蛛絲牢牢的綁在地上。

而整個基地內遍布蛛網,許多巨大的蛛網都被噴射在牆上和設備上。讓許多東西都被捆綁在了一起,有的設備還被蛛網巨大拉力給弄壞了。

不過好在彼得研究的蛛網本身就是可降解的,蛛網暴露在空氣中只要六個小時就會開始自然分解。

十個小時之內就會融化成液體,這也是為什麼蜘蛛俠滿紐約的掛網而紐約市容衛生局沒有找他麻煩的原因。

而基地內有個巨大的蛛網正牢牢的捆著彼得·帕克,他的面部肌肉明顯有些猙獰扭曲,即便是隔著面罩都能感看到肌肉的鼓起。

李傑想到當天彼得在吸血鬼的血液農場時候的情景,和現在幾乎一模一樣。一樣的狂暴而失去理智。

彼得·帕克的性格李傑很了解,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性格中有暴力因子的人,即便是對待罪犯大多數時候只是用蛛網抓起來。

那一次在血液農場李傑以為彼得只是受了刺激而產生的意外,才讓彼得對吸血鬼大開殺戒而且手段很殘忍。

但是現在看起來事件沒那麼簡單了,尤其是在見過那個隱形的怪獸和上次諾曼·奧斯本的邪惡力量以後。

李傑才意識到,漫威的世界並不像前世所看到的大電影那麼簡單,在電影里雷神索爾僅僅是個拿著錘子漫天飛的外星人。

而在這個世界,也許真的有神明與地獄的存在。

「蜘蛛俠怎麼了?」李傑走進基地詢問了還在一旁有些驚魂未定的曾楚。

「我不清楚,我一直在通過紐約的監控查找你說的可疑的忍者,而蜘蛛俠一直在實驗室里做實驗。」曾楚平緩了一下心情說道。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突然發狂了。一開始在實驗室里亂砸東西。」

「我聽見聲音想去阻止他,但是他讓我離開那裡,然後他就失去了控制,有兩台設備被蜘蛛俠徹底破壞了。」

「是誰制止了蜘蛛俠的。」李傑可以不認為曾楚有能力控制住蜘蛛俠。

「是我,我本來在網上看漫畫來著。」一旁的明迪開口說道,她的手裡還握著一隻特殊製造的槍支。

這是專門用來發射蛛網的,是彼得最近研究出來,用以捕捉大規模犯人,或者直接控制住在都市亂竄的汽車用的。

因為增大了發射的口徑和蛛絲的噴吐量,所以蛛網可以發射的非常大和非常堅固。

「當時小胖子嚇傻了,只能我出面阻止蜘蛛俠了。」明迪說著話舉了舉自己手中的槍支,示意到基地內的一切都是她乾的。

「哈?你能抓住蜘蛛俠?」彼得可是有蜘蛛感應的,李傑可不認為明迪能這麼簡單的控制住他,哪怕有蛛網槍也不行。

「蜘蛛俠的理智沒有完全喪失,他好像在極力的控制自己,他沒有刻意去躲閃我發射的蛛網,所以我才能這樣抓住他。」明迪將事情的因果說了出來。

「所以你準備怎麼辦,夜行者。」弗蘭克看了眼被裹成粽子的蜘蛛俠開口問道。

「好吧,我大概知道怎麼辦。」如同上次在血液農場一樣,李傑運起了大日如來印的內氣將能量傳到進入彼得的身體。

中正平和的能量在彼得身體內遊走,李傑通過內氣的反饋感受到了彼得身體內有一種狂暴的力量。

這種力量充滿野性與殺戮的**,這讓李傑很驚訝。他加大了內氣的輸出,大日如來印的內氣在彼得的體內與這種狂暴的力量做著鬥爭。

一股股黑色的影子從彼得的身體裡面冒出,李傑通過精神的能量可以感覺到這些黑色的能量中伴隨著瘋狂的嚎叫。

它們如同在你耳邊進行耳語一樣,輕輕的呢喃著,誘惑著你去破壞與殺戮。

「破!」運用起十住大乘功的止思,李傑的怒吼如同春雷,瞬間將一切的呢喃細語全部掩蓋。

春雷滾滾震懾了那些原本蠢蠢欲動的黑色能量,大日如來印的內氣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將所有的黑色能量全部掃除乾淨。

而這時一直在掙扎的彼得終於安靜了下來。

「蜘蛛俠怎麼了?」達蒙和明迪有些擔心的問道。

尤其是明迪,她和蜘蛛俠的關係非常好,彼得的性格本身就屬於長不大的孩子,與明迪在一起交流的時候並沒有大人的隔閡感。

兩人一直有共同的愛好,比如看超級英雄的漫畫和玩遊戲什麼的。

可以說,團隊里所有人除了李傑以外,明迪是和彼得關係最好的一個。

「是的,蜘蛛俠到底發生了什麼。」弗蘭克的表情很嚴肅。

李傑只好把那天在血液農場發生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是戰爭創傷後遺症或者是殺戮後遺症嗎?」弗蘭克摸著下巴不確定到,這種失控的人他在越戰中見過不少。

都是因為過度殺戮以後而失去理智,有時候看起來正常,但是一切都潛藏在表象之下,只要一點點引火線就能爆炸。

「不,不是。」李傑很確定的不會這麼簡單。「蜘蛛俠身體內有一種奇異的能量,這是他之前所沒有的,那是一種原始殺戮的力量。」

「我可以很肯定,這種力量是外來寄生在他體內的,一直到去血液農場之前,蜘蛛俠並沒有這一類的問題。」

「血液農場在給人抽血,而那些忍者也在給人抽血,你們說這之間會不會有所聯繫。」曾楚大膽假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