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第三十三章 令人震驚的消息

第三十三章 令人震驚的消息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奇幻

海扁王大衛帶著李傑來到一處庭院的門口,告訴他所有的問題都可以在這裡得到解答。

在紐約市很少見到這種庭院,非常的具有東洋風格,碎石鋪成的路面,和日式推移紙門。

包括庭院內的櫻樹,在紐約都不是隨處可見到的東西。

「我的師傅,一直在找你。」大衛在給李傑帶路。

「你的師傅?」李傑有些好奇的問道。

「是的,那天見到你之後我在回家的路上就和師傅遇見了。」大衛有些興奮的說著。「他說他能教導我成為一個超級英雄!」

「哈?」李傑有些詫異。

「不要不相信,我的師傅叫做棍叟,是個非常厲害的人。」海扁王看著李傑似乎有些不相信於是說道。

在一處古樸的和室內,李傑見到了大衛稱之為師傅的老人,他看起來年紀已經不小了。

但是卻非常有精神,帶著墨鏡和放在身邊的盲人手杖都在提醒李傑這位老人是個盲人。

但是這絲毫不會讓李傑有一點輕視之心。

棍叟就那麼簡簡單單的跪坐在那裡,卻如同一顆古松一般,有一種堅韌和剛強的感覺。

彷彿前世在黃山的峭壁上所看見的那些松樹,生長於懸崖峭壁之間,受山風雨雪的洗禮依舊頑強不屈。

「歡迎光臨,夜行者請坐。」當大衛推開移門的時候,棍叟就知道來的人是誰了。

有時候瞎子比眼光犀利的人能看到更多的東西。

出於對老者的基本禮貌,以及從陳設來看棍叟應該深受東洋文化的洗禮,李傑微微向起鞠了一躬以示禮貌。

明明看不見的棍叟卻坐直了身體,同樣鞠了一躬進行回禮。

「你好老先生。」李傑在棍叟的示意下,盤坐在一邊的榻榻米上。

「根據大衛所說,您知道很多關於手和會的事情,請問您知道根草蛇與黑空是什麼嗎。」李傑的問題有些急切。

「你的內心並不平靜,夜行者。我聽得出來,你很焦急。」棍叟沒有著急回答李傑的問題。「這種心情不利於我們的談話。」

「你喜歡喝茶嗎?」棍叟問道。「我讓大衛端些茶來。」

「還好吧,不過我不是很喜歡日式的抹茶。」李傑看了眼這個全是日式風格的房子說道,

「我會讓大衛端一些中式的綠茶來。」棍叟點點頭後說道。「大衛,去端一些茶來,然後讓馬特也過來吧。」

大衛順應的離開這裡,按照棍叟的要求去端茶而且去叫名叫馬特的人。

棍叟安靜的坐在那裡,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整個庭院很安靜,彷彿把紐約的喧囂都隔絕了出去。

這裡只有庭院內潺潺的流水聲,和夜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

這種安靜讓李傑有些坐立不安,因為這些天他的內心一直都不平靜,反而異常的煩躁,這讓他感覺自己和這裡格格不入。

「你在煩躁什麼。」棍叟彷彿能夠感受到李傑的煩躁。

「許多事情,不知名的怪獸,紐約市的忍者,朋友的怪病,還有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李傑心中確實很煩悶。

「你是一名修行者。」棍叟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什麼?」李傑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你是一名修行者,我感覺的出來。因為我也是一名修行者。」棍叟輕輕的說著。

「修行者以感悟這個世界的力量本源而修行,以這種方式來突破人體的極限,探究生命與力量的奧秘。」

「不過很可惜,我年輕的時候爭強好勝,同時心浮氣躁。因為我沒有視覺,所以我期望能擁有正常人沒有的力量。」

「我走入了歧途,曾經一度失去了這種力量。甚至現在我都不敢教育我的弟子任何真正修行的奧秘。因為害怕他們如同當年的我一樣。」

「你現在和我當年的情況很像,你的心緒不穩,沒有足夠的意志。容易被外物而影響你。」

「你成天與紐約市的地下黑暗勢力交手,你殺了很多人,甚至還有很多不是人的生物。」

「所有的這一切都會在暗中侵蝕你的心靈,而你沒有發現。」

「力量不是永恆之物,它隨著你的改變而在改變,它們可以狂暴,可以溫和,但是你的心靈無法駕馭它,那麼你將成為力量的奴隸。」

棍叟的話語讓李傑如遭雷擊。他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些問題,但是自己的心浮氣躁,甚至是遷怒他人。

這些事情之前完全不是他應有的性格,以前的他哪怕是真的對人遷怒,也會壓在心中,並不會簡單粗暴的用語言暴力宣洩出來。

他現在是不是越來越容易發脾氣了?李傑捫心自問是的。

如同他之前所感受到的一樣,系統只給與力量和力量的使用方法,但是卻從來不教導任何原理。

甚至是不指出功法是否對人有所影響,而這一切真的好嗎?李傑第一次在心中產生了懷疑。

「師傅,茶來了。」大衛再次來到這個房間的時候,手上端著一個托盤,裡面裝著一套茶具。

而跟在他後面的一個人,李傑覺得莫名的熟悉,暗紅色的皮衣,面罩上面兩個微微伸出的惡魔之角。

這個叫馬特的人自己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一直到大衛將茶水端到他的面前的時候,他才突然想起了這是誰。

自己前世貌似也看過這個人的電影,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的名字叫做夜魔俠或者叫超膽俠,同時也被人稱作無畏之人。

白天是一個受人尊敬的律師,夜晚是個黑暗中的執法者。出手毫不留情,對於罪犯殺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