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第十六章 備用計劃(兩更六千字,

第十六章 備用計劃(兩更六千字,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奇幻

「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尼克聽到弗蘭克的問話後,僅剩下的一隻眼睛頗有意味的盯著弗蘭克。

「你對政府,以及你的上級,也就是那些掌控者,還是那麼全心全意的信任嗎。」弗蘭克在對視中毫不弱下風的說道。

「你在懷疑政府?這不是一個好士兵的想法。」尼克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卻把眼睛盯到了自己酒杯中的酒。

看著酒杯中酒液隨著自己輕微的晃動而不斷的暈開新的波紋。

「你知道嗎,當時在越南我面臨過什麼樣的窘境。」弗蘭克的眼神中透出一種回憶。

「大家都開始在撤離那個該死的地方,沒有人還想在那個悶熱的雨林中多待一天。」

「我們的部隊被安排在最後撤離,而我們的長官是個十足的人渣。」弗蘭克的話語很平靜,並沒有太多的語氣波動。

「我的排被安排在了最後一個撤離的位置,但是撤離的直升機比預定的時間整整晚了十二個小時。」

「我們被人遺棄在了營地里,當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家開始感到害怕。」弗蘭克輕輕的抿了一口薄荷甘蔗酒。

「當時尼克你可真幸運,被調去了其他的連隊,而沒有和我們死守在最後一刻。」弗蘭克輕輕笑了一下,不知道這個笑容的真正含義是什麼。

究竟是在羨慕尼克的運氣,還是有一種譏諷,或者間或有之。

「在撤離前的倒數第八個小時,我們排里已經有人開始崩潰了,大家都認為上面已經拋棄了我們,我一直在激勵他們。」

「各種理由,比如航班裡面常用的天氣原因。哈!」弗蘭克的笑容里多了一些苦澀。

「在撤離前的倒數第七個小時,有兩個連隊,大約三百名越南士兵開始向我們進攻。」

「他們看起來已經知道,這裡本來駐守的一個美軍連隊已經撤離乾淨了,只剩下無足輕重的十幾個人還在裡面堅守。」

尼克聽到這裡不禁把眉頭皺了起來。「你從前為什麼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這件事。」

「不要著急尼克,聽我說完。」弗蘭克擺擺手,示意尼克弗瑞不要打斷他的故事。

「整整三百名越南士兵的進攻,而我們該死的只有一個排,十五個士兵,而且裡面有十四個已經嚇的尿褲子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那個膽小的連長在撤走的時候為了加快速度,而將大量的武器彈藥滯留在了營地里。」

弗蘭克已經不喝酒了,他拿出一根雪茄遞給了尼克弗瑞,同時給自己也來上了一根。

「有一個士兵,他患有嚴重的戰爭恐懼症,他是個常春藤聯盟的大學生。他的工作本應該是待在紐約曼哈頓的高樓里,做一名優秀的經理人。」

「但是出於對祖國的熱忱,他在大學畢業後決定服兩年兵役之後在去工作。」

點燃的雪茄彌散出濃烈的煙霧,帶著一種香料燃燒的味道,不習慣的人會覺得非常嗆辣難以接受。

但是喜歡的人卻甘之如飴。

在煙霧的瀰漫中,弗蘭克的故事還在繼續。尼克弗瑞透過煙霧看著弗蘭克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好像在某一刻,這個老友就已經死去,而自己面前的這個只是他的靈魂。

「這個大學生士兵死了,死的很難看,一點都不英勇也一點都不光榮。和他想像的自己會成為戰場上的英雄不同。」

「他是在恐懼中沒有任何還擊就被敵人殺死了。我還記得他的死法,子彈就從這射入。」弗蘭克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腮幫子。

「然後在他的後腦勺穿出,把他的半邊頭蓋骨都給削掉了,我還記得他的鮮血和腦漿飛濺到我臉上時的溫度。」

雪茄的星星火光在煙霧中若隱若現。

「所有人都死了,豪豬,大學生以及其他人,他們都死了。」弗蘭克平靜的不像是在說自己的真實遭遇。

反而更像是講述他人的故事,而且把原本應該驚心動魄的故事講的索然無味。

「最後只有我活了下來,當直升機到的時候,他們只看見了身中二十七顆子彈的我,以及三百多具屍體。」

「我知道的,我不可能永遠都那麼幸運,一個人幹掉幾百個越南士兵並且身中二十七顆子彈還沒死的奇蹟,不會每天都發生在我的身上。」

「而我們被滯後的願意非常可笑,你想知道嗎?」弗蘭克的笑容中有一種可怕的感覺。

「因為那個膽小的連長,為了能夠早點登上回國的船而故意遺忘了我們。而所有人都選擇了視而不見。」

尼克弗瑞搖了搖頭,不知道是在表示不相信還是在表示難以接受。

「直到越南人進攻我們,巨大的槍響和戰鬥打破了平靜,才讓上級派人下來調查這一切,而我也因此撿回了一條命。」

「當我踏上回國的輪船時,我找到了那個連長。在太平洋上,我在夜晚利用了一個空檔,把他打暈後推落到了海里,而且假裝是他失足落水。」

「安靜的夜晚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自從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作為上士的弗蘭克卡斯特已經死了。」

「回答你之前問我的問題,我為什麼不告訴你這些。」弗蘭克的雪茄已經抽了許多。

整個房間都有點被雪茄的煙霧給瀰漫了。

「因為把另一個人拉下地獄,並不能給已經下地獄的人任何緩解,只是在地獄中多了一個和他搶食的惡鬼。」

弗蘭克的話是帶著笑容說的,但是那個笑容卻有著難以形容的晦暗。

「所以你現在要逮捕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