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第三章 拯救的是你們自己(第二更

第三章 拯救的是你們自己(第二更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奇幻

澤維爾天才學校的校長辦公室內。

「我們怎麼才能相信你,只因為你隨意的說幾句話。」鐳射眼斯科特到現在對李傑來的目的還抱有懷疑。

對於這點,李傑其實有一點都不意外甚至有點可疑理解,如果鐳射眼經歷過如同電影裡面一樣的童年。

或者說即便他沒有經歷過電影裡面的那種童年,但是這個世界變種人的窘境李傑也是看在眼裡的。

隨意的分析都可以分析出鐳射眼的童年應該過得不是很好,造成了他對其他人的不信任,這是來自於他的不安全感。

教授並沒有阻止斯科特的問話,他沒有用自己的心靈能力去查探夜行者的思想和記憶。

剛剛李傑的那一聲怒吼教授就知道李傑在於精神力使用方面也有一定的能力,對夜行者用思維探查很容易引起警覺。

除非想要開戰,不然最好不要這麼做,而且說起來夜行者並不是敵人。至少從他在紐約的所作所為來說他像個街頭英雄。

「我不想這麼說,因為這麼說顯得我有點自大。」李傑整理了一下話語,同時讓一隻顯得很緊張戒備的哈利稍微放鬆一點。

因為這個時候在出現擦槍走火可不好,現在大家已經進入了變種人的地盤裡。

「正是因為我的團隊和某些部門有一些聯繫,將獲得的部分情況和信息分析得出了一個結論,將聖誕節前大規模變種人失控的問題丟給了九頭蛇所以才讓政府改變了風口,因為九頭蛇對他們來說是比變種人更大的危機。」

「對不起,最後一句我措辭不當,我不是有意將變種人和九頭蛇放在一起比較,只是說九頭蛇對政府更加重要。」

李傑對自己最後一句帶有一點語病的說辭做出了抱歉。

但是看起來教授對於李傑言語中的失利並不是很關心,甚至整個房間中的變種人除了教授以外對於九頭蛇這個名字都很陌生,他們好像根本沒有聽過一樣。

只有一個靠在角落的書裡邊,拿著一瓶杜松子酒將整個人隱藏在黑暗中的男人耳朵動了一下,好像這個名字提醒了他一些塵封已久的記憶,但是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

這種感覺令他覺得很不好,他只能大口的喝了一口杜松子酒。

教授的眉頭微微的促在一起,看起來也聽說過九頭蛇這個名字。「據我所知,這個組織應該早就消亡了。」

「九頭之蛇,死而不僵。」李傑說道,同時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一條銀項鏈放在了教授的辦公桌上。

「我認為所有的變種人失控事件都和這個東西有關係。」李傑指了指項鏈。

但是在場的變種人中有很多都有各種特殊的能力,但是誰也沒有看出這條項鏈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漢克,你能暫時離開一會兒實驗室嗎?順便帶上你的那套測金的工具。」教授沒有因為自己看不出這條項鏈的特殊之處就輕視與它,反而很鄭重的撥打了一個電話。

在電話打出不到三分鐘後,一個巨大的長著藍色絨毛的怪獸打開了房門走了進來。

他身材高大健壯,完全看起來不像是一個正常的人類,如果非要說的話他長得更像傳說中的喜馬拉雅的雪人。如果說和雪人有什麼不同的地方,那就是雪人的毛髮是白色的,而他的則是藍色的。

他有著強壯健碩的身軀,鋒利的指甲可以輕易劃開各種堅固的金屬,如同野獸一樣靈敏的直覺。

在看起來很粗獷和甚至像是野獸一樣的外表之下卻隱藏著一顆極其聰明的大腦,甚至說這個野獸漢克是全世界最聰明的幾個科學家之一。

李傑知道變種人千奇百怪,所以出現一隻野獸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而且自己看這個野獸也挺眼熟的,應該是原來電影中就有過劇情的角色。

「白銀的成分有百分之八十五,還有百分之二的鎂,以及百分之十的鋁,看起來像是一個正常的純度不高的銀項鏈。」漢克隨身帶著一套快速檢測金屬含量的設備,他將項鏈檢查後說道。

「但是這裡面剩餘的百分之三並不是雜質,甚至說剩下的百分之三的成分及其穩定,而且含有的放射線有點太大,也許對人體會有傷害。」

「能夠檢查出是什麼金屬嗎?」教授問了一句。

「不行,這個金屬很奇怪,並不知我們已知的金屬分類里,可能是一種人類之前沒有探測過的礦物。」野獸漢克搖了搖頭。

「為什麼夜行者你能肯定就是這項鏈引起了變種人的失控?」教授問道。

「如果我告訴你,所有失控的變種人他們都擁有相同的銀首飾呢?」李傑很嚴肅的說道。

「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這些項鏈或者是其他銀首飾一共有298件,散布在美國各處,他們對於變種人來說就像是一顆顆不可控的定時炸彈。」

「我不知道這些銀製品是通過什麼原理來觸發變種人失控的,或者是是它強制把普通人變成了變種人?或者是其他什麼問題,但是我知道如果這些東西還在市面上流傳,變種人失控的事情大規模爆發,後果是什麼我想教授你應該知道。」

「你說你需要幫助,你需要怎麼樣的幫助?」教授現在的語氣有點凝重了。

「開門見山的說吧,我知道你有一台很厲害的思維控制器。」李傑發現所有屋內的變種人都以一種不善的眼神盯著他。但他還是自顧自的說下去。

「我知道它有多可怕,簡直比核彈氫彈還可怕,教授請不要問我是從什麼地方知道這個消息的,因為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