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第五章 生物鏈上的一環

第五章 生物鏈上的一環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奇幻

賓夕法尼亞州的荒野上,空曠平原空無一人,離這裡最近的小鎮都有近七十公里的距離,離開了紐約州的繁華這裡州更接近於一種大農場的味道。

不過現在還是冬季,雖然太陽很大,但是在這樣的曠野中依舊會讓人感到寒冷。

「我不能這樣回去。這是在逃避!」托爾正在這片寬闊的平原上對著自己的弟弟洛基喊道。

「你留下又有何用處,依靠你這樣的凡人之軀何事也做不成。」洛基對於托爾的死腦筋毫無辦法。

「我已經聯繫了海姆達爾,他會在一刻鐘以後打開彩虹橋就在這,你必須和我回阿斯嘉德。」洛基以一種不容抗拒的口吻對著托爾說道。

「但是大蛇真的在這裡我們應該怎麼辦?」托爾質問著洛基。

「那是奧丁應該關心的問題,而不是你這個已經失去神力的雷霆之神。」洛基不在和托爾廢話直接用了一道魔法將托爾禁錮了起來。

彩虹橋在預定的時間打開,帶著托爾兩兄弟返回了阿斯嘉德。

而在距離他們大約一百公里,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個森林內,這裡本來是動物保護區,不過在狩獵季節也會開放打獵。

這是為了保證維持生態平衡,適當的以人為控制的方式來控制保護區內越來越多的鹿和熊。

這裡有許多私人的獵人小屋,原本都是在狩獵季節開放給那些獵人使用的,一般在現在這個寒冷的冬季,這些獵人小屋早就應該關門歇業,店主也早就回到城市裡面去貓冬。

但是這裡有一所獵人小屋還並沒有關門,或者說是店主和他的一群夥伴並不想離開這裡。

店主名叫克森,原本他是一名吸血鬼,不過是混血的,他並不是很喜歡吸血鬼這個身份。

在被轉換前他是個堅定的素食主義者,血腥味這種東西是他最排斥的,雖然他也是個獵人。

但是他一直是堅定的和平主義者,獵人的獵殺是為了維護森林裡面的平衡,讓整個生物鏈更加合理,而不是一味的以殺戮和索取為樂趣。

所以即便成為了吸血鬼他依舊從不去襲擊人類,他的獵人小屋的收入能夠支持他購買政府血庫里提供的血漿。

依靠這些血漿他沒有襲擊任何人依舊過了十五年,再加上他格外注意保持自己的姿態從來不把自己的尖牙露出來。

以及每次出門都會塗抹特製的防晒霜,這些年以來從來都沒有人知道他是個吸血鬼。

被轉換的十五年以來克森一直保持的很好,甚至還和一個普通的女性結婚生子,他很愛他的老婆和孩子,他一直試圖努力遠離那些吸血鬼的圈子。

一直到吸血鬼特殊人群管理辦法的推行,之前他所做的一切掩飾都沒用了,政府有他購買血漿的記錄。

他被警察帶走了,強制注射了凈化血清,這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他早就想脫離吸血鬼的身份了。

但是生活並沒有因為他不再是吸血鬼變得更好,反而是開始變得越來越糟糕。

他的妻子和孩子無法接受他是個吸血鬼的事實,尤其是政府的新聞里反覆的播放著有關於吸血鬼的各種罪行之後。

他的妻子帶著孩子離開了他,原本苦心經營十幾年的家庭在瞬間分崩離析。而更加糟糕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

有所謂的抗議吸血鬼的集會和組織在他家門口集會,要求他滾出這個他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小鎮。

克森敢對天發誓,他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但是這些話並不被任何人理睬,那些瘋狂的人群把他從房子里拖了出來。

就像是中世紀的歐洲對待那些女巫一樣,把他綁在樹上毒打,以及各種侮辱。如果不是警察及時趕到也許他會和那些女巫一樣被燒死在樹上。

克森生活的小鎮是個典型的保守主義者們生活的地方,這裡容不下任何古古怪怪的東西。

他無法在忍受每天都有人在他的窗前辱罵他,在他的房子上用油漆塗抹各種侮辱性的語言。

克森試過報警,但是警長每次看到他的眼神就像看到一坨臭烘烘的東西,似乎他身上有可怕的傳染病,想要遠離他。

這是一種歧視,而這種歧視並不是僅僅發生在克森身上的個案,其他許多的已經變成正常人的吸血鬼也遭受著同樣的歧視。

當然這些事情媒體是不會報道的,因為這是一個政治問題。在美國的國土上,現在哪家新聞媒體會想著和國家的規劃問題對著干?

再加上新聞媒體現在這個時候只要透露出一點同情吸血鬼的文章,恐怕就會被那些討厭吸血鬼的人撕得粉碎。

而在這場看不見血腥的歧視風波中,吸血鬼之間純血和混血之間又出現了一道鴻溝。

那些有錢有權的純血依舊過著人上人的日子,無論他們是不是吸血鬼,只要他們手裡還有足夠的資本,他們始終是這個國家的精英。

媒體和警方都不會去找他們的麻煩,一般的普通民眾哪怕討厭吸血鬼也惹不起那些傢伙。

而類似克森這樣的混血吸血鬼才是這場風波中受害最激烈的人群。

有的政客習慣把這些事情稱之為新法案的陣痛,只要忍耐過去就好了,但是他們也許沒有考慮到有許多人是熬不過這場陣痛的。

也許有的人會死在這場陣痛結束之前,也許有的人能熬過這場陣痛,但是也有的人會決定不再忍受這場陣痛,哪怕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

因為對於一些人來說,有的時候憤怒和仇恨甚至是生命還要重要的東西。

克森的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