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第二十五章 另一個世界的事情

第二十五章 另一個世界的事情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奇幻

漆黑的山脈延綿不絕,如同沉睡的巨龍在亘古的時空之中。大地上土壤的顏色黑紅交織著,就像是一塊發霉變色後的紅地毯。

沒有滾燙的岩漿,也沒有四處呼嘯尖叫的厲鬼。

這副地獄的模樣與李傑所想的並不太一樣。他本來都已經準備好了要進行一場大戰。

在李傑的想像中,地獄的應該是那些電影里的模樣。到處都有四處遊盪的孤魂野鬼,還有那些到處飄蕩的鬼怪。

大地應該是由紅色的岩漿與被燒焦的土壤所構成,也許空氣中也應該瀰漫著血腥與硫磺的味道。

而現在出現在李傑面的這片土地並不符合他最開始的預想,除了一種荒涼和顧忌以外,這座地獄的模樣讓他有些失望,不過也有些慶幸。至少自己不用一下來就面對各種妖魔鬼怪。

李傑捏碎了一顆魔法石,通知嵐法師,這裡沒有問題,可以讓大家下來了。

雖然現在看不出有什麼端倪,不過李傑還是保持著高度戒備的狀態,因為這可是一個異度空間。

發生任何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是很正常的。

大約過了五分鐘,眾人都陸陸續續的穿越過了這道奇怪的時空鏈接之門,從空氣中就這樣突然出現在李傑的周圍。

當然磐石和純真會的人並沒有下來,因為他們還要繼續控制手和會的城堡。

而且作為一群凡人,他們下來這裡的意義並不大,反而可能會成為拖累,不過夜魔俠馬特倒是下來了。

因為他的超凡聽力非常有用,這個能力不會被能量的波動所蒙蔽,可以很清晰的在萬一雷達失靈的時候,探測周圍的環境。

卡瑪泰基來的法師也留下了四個在城堡內,負責穩定地洞的封印,防止在這個時間段內有其他的地獄生物入侵地球,同時萬一有問題的話可以負責接應大家。

這些出來的法師並沒有古一那麼強大。至尊法師古一可以依靠個人的能力,強行破開兩個不同的維度,創造一個溝通兩界的空間之門。

所以他可以跨越不同的宇宙維度,直接強殺那個賜予諾曼奧斯本力量的魔神。

但是這些法師單人都沒有這種能力。只有依靠數人組成的法陣才能勉強做到這一點,而且還需要在另外一個空間有人做空間門的接應才能勉強完成。

所以這次連帶著嵐一起,只有八名法師來到地獄。

「這裡比我想的要荒涼的很多。」托尼來到地獄的第一句感慨和李傑一樣。

「這裡的味道讓人很不舒服。」有著超強嗅覺的金剛狼吸了吸鼻子。雖然李傑等人聞不到空氣中有什麼特殊的味道。

但是金剛狼的嗅覺靈敏度一向是非常準的。

「你聞到了什麼味道羅根?」漢克知道羅根的這項特性所以開口問道。

「一種濃郁的死亡味和一種淡淡的血腥味。」羅根指了指十點鐘的方向,那裡有一片群山阻隔著眾人的視線。

李傑轉頭看向強尼。「你體內的復仇之靈有回想起什麼特殊的記憶嗎?」

化身為烈焰骷髏的強尼雙眼中燃燒的復仇火焰越發的高漲,這裡的力量讓他感到熟悉和溫暖,彷彿他天生就應該生活在這。

「我們要去的方嚮應該就是在那兒。」強尼指了指十點鐘方向,與羅根指的方向一致。

「不過路程也許會很遠。」

「這裡的讓我的心緒感到不寧。到處都有東西在撥亂我的心弦。」作為崑崙出身的修行者。鐵拳的修行一直講究心靈的平靜,他有些不安的開口。

「是的,我的直覺告訴我。那邊很危險,我們也許不該去哪兒。」彼得帕克的蜘蛛感應現在是警鈴大響。

一直在給他發出警報,這個世界很危險。

「我們會為大家先施展一個簡單的靜心咒語,讓靈魂平靜下來。這裡是地獄,是大多數人靈魂的歸處。心智不強者,很有可能在這裡就被剝離自己的靈魂。」嵐和其他的法師開始對眾人開始施法。

金色的咒文如同憑空盛開的金蓮,伴著梵音吟唱,鑄七葉七層寶蓮。寶相莊嚴,讓大家原本有些躁動的心平靜了下來。

「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效果。」李傑握了握拳低聲說道。他已經見識過不少魔法的能力,但是見識的越多,越覺得深不可測。

就像是那些科學家一樣,懂得知識越多越覺得自己無知一樣。

「低空飛行,讓鋼鐵守衛者信號的機甲做我們的前鋒,幫我們探路。」李傑和托尼交談了幾句,大概指定了基本方針。

由鋼鐵軍團作為開路的先鋒,並且讓它們在外圍擔任警戒工作。眾人待在核心內的圈子裡。

在弗蘭克三人的操控下,鋼鐵軍團開始按照既定的目標開始前進。

托尼讚歎了一下魔法的神奇同時說道。「我倒是很想知道,杜姆身邊有沒有法師幫助他平穩自己的靈魂。」

「他肯定有自己的辦法,但是有點奇怪為什麼我們出現的地方。並沒有他們留下來的痕迹?」這是另李傑困惑的一點。

「也許蟲洞有自己的運行規則,說不準的。可能這個空間是在固定的幾個點位之間相互移動,或者是在一定時間內完全隨機的?」漢克這樣推測著。

也許漢克推測的並沒有錯,在李傑相當遠的另一個方向上。杜姆等人在另一個方位出現,並且如同李傑一樣在他面前出現的也是這樣黑紅相間的土壤與同樣荒蕪的大地。

杜姆那鐵灰色的靴子踩在土壤上,留下了深深的腳印,當他將腳掌抬起的時候,總會帶起一捧黑紅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