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聖墟 >第1132章 人王對神王

第1132章 人王對神王

小說:聖墟| 作者:辰東| 類別:玄幻奇幻

一群人準備迎候異荒族少年人王莫風出關,史煌無比期待。

轟隆隆!

血瀑中,那閃電一道道,非常密集,全都劈向楚風的身體,他七竅都在噴薄雷光,整個人都快烤糊了。

這雷霆強的懾人,別說普通金身層次的進化者,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也很難活下來,一道雷霆足以將這個境界的生物打成飛灰!

楚風全身過電,體若篩糠,簡直是欲仙欲死。

連他骨髓中都是電流,就是眼球內都是激蕩的電光,刺啦刺啦作響,這滋味……別提了!

他詛咒著,這雷霆強的邪門,這是給人渡的嗎?完全是死局,非要屠掉他不可,雖然看似到了尾聲,但就是不終結。

這種天劫比他在小陰間還有異域時所遇到都要大與可怕,是災難性的,誓要扼殺他。

「有完沒完啊?!」他低吼著,口鼻除卻吐出電弧外,還有濃重的黑煙冒起,這是身體受損嚴重的體現。

白骨茬兒都被劈出來了,最後又變成黑骨頭,血肉更是乾枯與脫落部分,慘不忍睹。

「喀嚓,隆隆……」

他的頭頂上方血瀑垂落,閃電交織,災難不斷在傾瀉,雷聲轟鳴,彷彿在說:老夫以德服人!

楚風實在受不了,如果有餘力的話,真想指著蒼天,來一頓三字經,進行一場國罵,這是要虐死他嗎?

藍色血液都快乾涸了,骨髓都要徹底燒熟了,楚風相當凄慘,看不到苦難的盡頭,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莫風兄真是令人敬畏啊,這才十一二歲吧,居然在渡如此金身劫,我怎麼感覺同史上那些名人相比也只強不弱啊?」

有人慨嘆,非常心驚。

史煌點頭道:「也不看莫風兄是誰,來自異荒族,有人王血脈,體內藏著其始祖的秘密,流淌著人王血液,是其始祖生命的延續,身為核心子弟能不強嗎?」

……

楚風被折騰的死去活來,疲憊不堪,有些難以忍受,而這種劫難只能被動承受,想躲都躲避不了。

「鏘!」

他將天血星空母金短劍都拋出去了,想要導電,將雷霆轉移到一邊去,初步有了一定的效果,但是瞬息間,閃電又沖著他來了,冥冥中像是生物在俯視他,這雷霆宛若有知覺,追著他劈殺。

楚風不服氣,不信邪,既然躲避不過,他便聲音嘶啞的叫著:「來啊,來啊,小爺渾身舒暢,飄飄欲仙,要羽化飛升了,當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轟!

最後六道雷光垂落在他的身上,光芒刺目,讓他的骨髓都在被電光蒸煮,而後這裡一下子暗淡下去。

所有雷光突兀消失,天劫終止。

楚風真不想動了,如同死魚般,艱難移動身體,將自己掛在遠處千瘡百孔的峭壁上,在那裡休息。

東北虎第一時間竄了過去,很是擔憂,叫道:「兄弟你沒事吧?」

他將自己那灌孟婆湯向楚風嘴裡灌,想幫他調理傷體。

「沒事,好處挺多的,我自己來。」楚風強忍著傷痛,盤坐在那裡,運轉呼吸法,熬過天劫就是收穫。

雷電中蘊含著毀滅,也有勃勃生機,在他乾枯的體內有特殊的雷光閃耀,有種很濃郁的生之氣息。

楚風在迅速恢復,噼啪作響,老皮蛻下一層,將自己的孟婆湯取出來,大口向嘴裡灌,這可真是大補物,最有益的補充。

很快,楚風身體發光,體內藍光綻放,轟的一聲,那些骨髓如同恆星,刺目之極,猶若焚燒著,不斷激蕩,再生出來

接著,他乾枯的血液開始出現,越來越多,在體內流淌,像是雨季到來,藍色人王血復甦,勝過從前,更濃郁了。

這一刻,他體會到了一種無比強大的力量,生機全面爆發。

不過知道過了多久,楚風傷體徹底改觀,體內生機旺盛,這人王血比以前更厲害了,湛藍如同天空。

而他平靜下來後,進行某種改變時,血液又慢慢轉化,恢復成鮮紅色。

「按照莫風所說,人王血還可以二次蛻變,色彩會發生變化,更為強大,我體內的藍血以後會不會變成其他顏色?」

楚風琢磨,他徹底恢復了,形體與精神前所未有的好,在金身領域中極致強大。

他的金身帶著藍蒙蒙的光輝,很驚人。

「還陽了,沒事了,我得趕緊去閉關。」東北虎說道,他不想浪費這難得的機緣,珍惜時間。

老古也在旁邊懸浮,剛才幫忙護法,現在將莫風丟給楚風,也開始去閉關。

不遠處,有些人來了,都帶著笑容,前來恭賀。

「恭喜莫兄,在金身領域便渡劫,與史上的那些名人爭輝,實在是可計入史書中的成就。」有人笑道。

「莫風兄,狩獵成功,而後又渡金身劫,你的名註定會震古爍今……」史煌來了,誇張的稱讚,滿臉都是笑意,大聲喊道。

然而,下一刻他臉上的所有笑容都僵在那裡,聲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了誰的背影?那個少年散修!

他像是挨了一記悶棍,整個人都傻掉了,嘴裡的話全部咽了回去,噎的他自身臉紅脖子粗,太難受了。

史煌一個踉蹌,想吐血啊。

怎麼會是那個野修?這場面,這結局,讓他瞪大眼睛,難以接受。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跟著史煌一起來的人莫不傻眼,這地方安靜了,沒有了聲音,現場太詭異。

他們看到了莫風,掛在那少年散修身前破爛的石壁上,如同一段焦炭,半死不活,居然匍匐在那少年散修的腳下。

這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