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馭房有術 >第3264章 鋼板

第3264章 鋼板

小說:馭房有術| 作者:鐵鎖| 類別:懸疑靈異

張真人、張銀玲等人向後倒退,只有張禹一個人留在牆壁之前。

既然有門,後面又是空的,那就說明這裡一定有機關的存在。

張禹對於機關暗道,已經十分有心得,可以說只要有門的地方,他就有辦法給打開。張禹先是在面前這一米五寬的石門上檢查起來,檢查了一會,並沒有發現機關的存在。也就是說,機關不在門上。這也正常,很少有機關會在門上。張禹又來到縫隙的右側,他一邊摸著,一邊輕輕的敲擊。

「砰砰砰……」

伴隨著敲擊聲,張禹能夠確定這邊的牆壁和兩邊縫隙中的門戶一樣,也是空的。不過要比門戶那裡,更加厚實一點。

敲著敲著,終於有一處發出不同的聲響,「當……」

「嗯?」聽到這個聲響,張禹遲疑了一下,隨即將耳朵貼到牆壁旁邊,又開始輕輕的敲擊。

「當……當……」張禹先是敲擊了兩下,牆壁內發出的像是金屬碰撞的聲音,當他繼續敲擊之色,發出的聲音就不同了,這次變成了「嘎吱嘎吱」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張禹心頭一喜,他幾乎能夠確定,機關就是在此。只要自己再敲上幾下,應該就能把機關給打開。

張禹跟著繼續敲擊,「嘎吱……嘎吱……咔……」

接連敲了三下,這第三下的動靜突然變了,特別是這「咔」的一聲,還帶著迴響,而且不僅僅是面前的這道牆壁發出來的聲音,聽起來地下室的左右兩側都發出了這樣的聲響。

張禹立刻扭頭看去,這一瞧,可把他嚇了一跳。原來,在右側那邊的牆壁之上,已經不再是平整的牆壁,而是露出一個個的孔洞。張禹趕緊叫道:「快趴下!」

也就在他大喊的同時,左右兩側的牆壁之上,就發出「咻咻咻咻」的聲音。

一連串的標槍就好像雨點一樣從兩側灑落過來,張禹急忙抱頭,朝地上趴去。就算身上有神打符,硬接這麼多標槍,怕是也經不住。

其他的人,剛剛的目光只是盯著張禹,張禹突然扭頭,他們也跟著扭頭去看。聽到張禹的喊聲,反應快的,是急忙趴下,反應慢的,也趕緊往地上蹲。

「啊……」「哎呦……」「呀……」「啊……」……雜亂的痛呼聲隨之響起,也是標槍的速度實在太快,能夠及時趴到地上的,只有靈弘子和小丫頭張銀玲兩個人。張真人因為挂念女兒,晚了一秒鐘,身上挨了不下七支標槍。冷凌雪和邰萬年、沐四維三個人,都是往地上蹲,一人也挨了四五支標槍。

在痛呼聲響起的同時,又有兩個突兀的聲音響起,先是「轟」地一聲,跟著又是「哐當」一聲。

標槍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只一停歇,張禹急忙從地上跳了起來,嘴裡叫道:「沒事吧!」

這一回身,張禹登時一怔。原來,他們剛剛下來的樓梯,此刻已經塌了。那「轟」的一聲,想必就是樓梯塌了的聲音。

眾人現在不是趴在地上,就是躺在地上。小丫頭抬起頭來,怯怯地說道:「我沒事……」

「我也沒事。」靈弘子從地上爬了起來。

其他的人可就不一樣了,一個個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哎呦……」「呃……」……

「爸,你怎麼樣?」小丫頭第一個關心的還是自己的父親,她爬起來之後,馬上就去尋找張真人。

張真人躺在地上,疼的是直咬牙,聽到女兒的聲音,他才開口說道:「沒什麼事,就是點皮外傷……我有神打符護體,刀槍不入著呢……」

張禹沒有馬上去查看樓梯,他先是跑過去看了眼張真人,還真別說,張真人的身上確實沒有血跡,只是在衣服和褲子上,破了兩個洞。他跟著搶到冷凌雪的身邊,冷凌雪也是一臉痛苦之上,不過因為臉上沒有了皮,儘是血肉,那疼得齜牙咧嘴的樣子,看起來格外恐怖。

好在她和張真人一樣,衣服只是破了兩個洞,也沒有流血,應該只是疼,不會有生命危險。

張禹再去看邰萬年和沐四維,這兩位老兄的情況也是這般,衣服上破了洞,沒有見血,疼的是齜牙咧嘴。

沒有生命危險,張禹也算是放了心,他跟著四下張望起來,兩側牆壁上的孔洞,現在依舊在那裡,密密麻麻的,甚是駭人。地上滿是標槍,不難預見,若非張真人提前給大夥分了神打符,估計當場就要死上幾個。

張禹跟著朝塌毀的樓梯走去,水泥和磚頭砌成的台階,整個都散落在地。再往上看,之前下來的位置,竟然已經封死。

其他的人,自然也都發現了這一點。靈弘子旋即跑到張禹的身邊,抬頭上望,跟著說道:「上面的路被封死了?這是怎麼搞的。」

「這好像是很厲害的機關啊……」小丫頭張銀玲也跑了過來,看到來時的路口不見,也不禁擔心起來。

地下室從地面到棚頂,大概能有三米多一點的樣子。張禹淡淡一笑,說道:「這倒沒什麼大不了的!」

說完這話,他手掌一翻,掌心之上便浮現出五色符文,他跟著抬手一掌,就朝下來的位置打去。

「轟!」

「哐!」

先後兩聲巨響,第一聲是五雷掌的轟鳴,第二聲則是符文張印撞擊到棚頂所發出的聲音。

符文張印就好像打在鋼板上一樣,聲音是那樣的響亮。

再看棚頂,「嘩嘩嘩」的水泥渣滓,不停地落下。張禹他們這才發現,這哪裡是什麼水泥磚牆,分明就是鋼板。

「這……」「怎麼會是這樣……」靈弘子和張銀玲都有點懵了。

也不止是他倆,張禹也有點傻了眼。

五雷掌確實威力驚人,卻也沒有玄乎到能夠擊穿鋼板的境界。特別是聽聲音,鋼板似乎還特別的厚實。

張禹咬了咬牙,隨後掌心之上,又浮現出五色符文。這一次,他朝頭頂斜上方的方向拍了過去。

「轟!」

無色符文張印登時砸在棚頂之上,跟著又是「哐」地一聲響起。

「嘩嘩嘩嘩……」一連串的水泥渣滓再次落下,被五雷掌擊中的位置,露出來的仍然是鋼板。

「怎麼都是鋼板……這……這豈不是出不去了……」張銀玲這次更加緊張起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