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二章 白猿授藝

第二章 白猿授藝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小山谷之中,一個少年正在專心的練拳,全身已經濕透,連呼吸都已經極為急促了,可是他卻依然沒有半點停下來的意思。在他的身後,一尊高達數丈有餘的身影,靜靜站立,眼中並沒有野獸的那種瘋狂嗜血的暴戾,反而是露出了極為感興趣的神色。

這是一頭白色的神猿,它的身上隱隱間似有光暈流轉,一種極為神異的氣息透露出來,可見這頭白猿絕非一般野獸,而是,妖獸,而且還至少是二階以上的妖獸,實力至少達到了練皮煅骨的境界。因為一階妖獸是沒有智慧的,即便是二階妖獸,若非是那少數幾種血脈強大的種族,它們的智慧也不會太高,遠遠比不上人類。

正在此時,一人一猿都沒有發現,在他們的頭頂,一個無聲無息的漆黑的漩渦驟然出現,玄奧恐怖的氣息從中透出。

一瞬間,白猿似有所感,抬頭看向頭頂,隨即臉色大變,但是就在此時,那漩渦之中,一道銀光閃爍,便見到三道銀色光刃從漩渦中射出,襲向白猿。

「吼!」

強烈的危險氣息讓白猿身上的毛髮根根豎起,眼中厲芒閃爍,仰天一聲怒吼,身上氣勢猛然爆發,席捲風雲,少年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這氣勢轟飛,撞在了石壁之上,吐了幾口鮮血,昏了過去。

光刃的速度超越了時間,瞬間便撕裂空間,到達了白猿面前,根本來不及反應,白猿只得張開雙爪,雙爪之上,青光閃爍,向三道光刃抓去。

砰,轟

白猿的利爪封鎖空間,直直的和其中兩道利刃撞在了一起,但是卻還有一道利刃竟是有靈一般,其上銀光閃爍,直接撕裂空間,從白猿的腹部划過,帶起朵朵血花,白猿直接就被開膛破肚了。

而它的雙爪也被另兩道銀色光刃直接切開,差點就將它的雙爪連同兩條前腿直接粉碎。

「吼!是你?你個混蛋!」

這頭白猿狂吼一聲,竟然口出人語,極為憤怒。

光刃之上,無窮巨力傳來,直接將它轟飛,撞碎了數百快巨石,而後軟癱在地,亦是昏迷過去,在它的傷口上,絲絲玄奧的銀光閃爍,然後融進了它的肉身。

漩渦之中似乎是傳出了一聲悶哼,又是一聲嘆息,隨後消失不見,一切又恢復平靜,山下的臨江鎮,甚至於山谷周圍的一些野獸生靈,都像是對這山谷之中發生的一切絲毫不知一般。

三個時辰之後,午時已過,少年幽幽轉醒,從地上爬了起來,驚恐的看向周圍,他清楚地記著,是一頭大猿猴把自己弄昏的,只是讓他奇怪的是,他的身上竟然一點傷都沒有。

環顧四周,滿地都是碎石,一片狼藉,那幾尊石刻此時已經被白猿狂暴的氣勢壓得粉碎,只剩下了一堆的碎石屑,上面的那些石刻內容自此消失,好在他已經將其深深的可入腦海。

少年雖然有些不舍,但是卻也無法,蹲在石屑旁邊看了好一會,他才站起身來,摸了摸肚子,看了看天,準備離開,回鎮子,一上午都在這裡,想必此時周大叔應該著急了。

「吼!」

在少年即將出谷的時候,一聲痛苦的低吼從山谷一邊的草叢之中傳出,讓他頓時一驚。不過,男孩年齡雖小,但是,自小修鍊,他見過的野獸卻絕對不少的,故而,雖然有些驚恐,但是卻也並不算是太過慌亂。

輕抬腳步,向著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同時,還從地上隨手撿起一塊石頭,小心翼翼的看向樹叢後面。只見一頭高達數丈的白猿,躺卧在碎石之間,嚇得少年臉色發白,好恐怖的氣勢,就連太上長老只怕都不是這白猿的對手。

不過,少年很快就看到,在這頭白猿的身下,滿是鮮血,甚至於都快形成了一個小小的血坑了,而且,白猿的肚子上,一個長達三尺的傷口極為恐怖,連腸子都流了出來。

少年可以清晰的看到白猿的內臟,還有體內的骨骼,肋骨等等,更為恐怖的是,那傷口依然在流血,真不知道這頭白猿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血可流的。

它的前爪已經完全粉碎,血肉模糊,兩條前臂也是像麻花一樣扭曲在一起,若是尋常野獸,只怕此時早已經斷氣了,可是這頭白猿竟然還在喘著氣,而且,聽起喘氣的聲音,還相當有力,讓少年極為驚異。

不過此時,白猿還處在昏迷之中,方才的低吼只怕是它在昏迷中痛苦所致。

「這頭白猿,要是拉回去的話,那得有多少肉啊?」

少年心中想道,不過隨即他就搖了搖頭,有些不忍的看向白猿的腹部,緩步走上前去,仔細地查看了一下白猿的傷勢,少年一手一臉弄的都是血,不過他卻毫不在意。清楚了白猿的傷勢之後,少年不禁眉頭緊皺,這頭白猿的傷勢實在是嚴重,少年雖然也懂一些治療外傷的技巧,但是卻也並不精通,白猿的傷勢太重了,以他那點本事,根本難以將其治好。

可是,若是他向鎮子裡邊求助的話,鎮子裡邊的獵戶很有可能會把這白猿當成獵物給宰了,換些錢糧之類的。

這少年也不是優柔寡斷的人,很快便跑遍山谷周圍,找了許多治療外傷的草藥,給白猿敷上,然後用一些比較大的葉子之類的將傷口堵住,再用樹藤將其穩固,綁在了白猿的身上。

一頭高大的白猿便變成了綠色的粽子,少年拍了拍滿是血污的雙手,似乎是對自己的傑作極為滿意,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該做的,能做的我都做了,就看你自己的了,我得趕快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