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三章 八步崩拳

第三章 八步崩拳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荒山之上,山谷之中,少年正在演練那套無名拳法,此時,少年已經沒有了原本的瘦弱,一招一式都耍的虎虎生風,頗有威勢。

而且,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他的每一拳轟出,都帶有烈烈風聲,一股強大的壓迫之力使得空氣都會發出絲絲爆鳴之音。

在他的身上,隱隱還有聲聲虎嘯之音傳出,又有雷鳴電閃異象閃現,「虎豹雷音,神光隱現」,這是修為進入氣感境界的標誌。

忽然,少年眼中厲芒閃現,精光熾盛,腳下猛地向前踏出八步。

第一步踏出,塵土飛揚,腳下碎石猶如豆腐般,直接化為齏粉。

第二步踏出,周身氣勢升騰,虎嘯龍吟,異象隱現。

第三步踏出,腳下山石碎裂,條條裂縫蔓延而出。

第四步踏出,少年周身內勁鼓盪,衣衫飄飛,獵獵作響。

第五步踏出,口中一聲輕喝,右拳蓄勁,如靈蛇出洞,隱而不發。

第六步踏出,氣勢更勝,拳頭之上,光暈流轉,令人迷炫。

第七步踏出,口中輕喝,氣勁離體,勢達巔峰。

第八步踏出,少年身上的氣勢便已經達至最頂峰,全身威勢盡皆散發,同時,右拳瞬間轟出,擊向前方一顆高達近丈的巨石。

相對於巨石,少年的身材極其矮小,微不足道,然而,他這一拳轟出,瞬間與巨石相撞,其威能卻是極為不凡。

一聲巨響傳出,就見到那近丈巨石轟然爆碎,崩開的碎石四下飛射,讓原本一邊懶洋洋曬太陽的白猿不由得起身亂蹦,躲避碎石。

「啊……」

少年一聲狂嘯,眼中淚水流下,雙膝跪地,低聲哭了起來,連白猿那滑稽的動作都沒有看一眼。

白猿見此,也便不再亂蹦亂跳了,看著哭的傷心的少年,眼神亦有些低落。

「青梅姐姐,小靈姐姐,雙兒姐姐,你們放心,郭浩一定會親手取下他們的頭顱,為你們報仇的。」

少年眼中含淚,綻放出極為仇恨的精光,殺機瀰漫。

就在昨天,也就是那位二當家的給臨江鎮十天期限的最後一天,鎮長爺爺帶著全鎮鎮民湊來的錢物,送到了赤練瘟煞的山莊之內,然而,他們接回的卻是三具已經僵硬的屍體。

「郭浩,要聽話啊,不然的話,姐姐可不會再給你做好吃的了。」

郭浩的眼前浮現出青梅姐姐跟他開玩笑的時候的笑臉,依然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美好,可是這一切,卻被那些該死的土匪打碎了。

如今,那三張鮮活美麗,充滿了青春氣息的面龐,都已經變得僵硬,三個活潑的女孩也已經變成了三具屍體。

「白猿伯伯,你說我現在的武功用來對付赤練山莊的其他人,都輕而易舉就能夠拿下,但是對上那個赤練瘟煞的話,就一點獲勝的機會都沒有,那他是融合境界的高手嗎?」

郭浩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眼中綻放出仇恨的光芒,看向白猿,開口說道。

遠處

的白猿看著郭浩,點了點頭。

「可是我覺得我的實力並不比融合境界的高手差,江湖之中融合境界的高手就已經最頂尖的強者了。

雖然我沒有見過這樣的高手,但是,我有信心,待我將這門八步崩拳練成,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即便是融合境界的高手,我也能戰勝的,既然這樣,那我現在為什麼還不能找他報仇呢?」

少年看著白猿,眼中充滿了渴望。

「小傢伙,等你把這門戰技練到了爐火純青,區區融合境界的高手,連個螞蟻只怕都算不上了,哪還有這麼多的顧忌。」

白猿心中嘀咕,不過卻也沒有打擊少年的信心。

吼!

白猿發出了一聲低吼。

郭浩心中一喜,跑過去抱住白猿的脖子,他自然能夠聽得懂白猿的意思。

「好,我就先拿那些小嘍囉開刀,就當是練練手,等到我的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就去把他們一鍋端了,為三位姐姐報仇雪恨。」

郭浩眼中極為明亮,但是仔細看的話,卻是殺機騰騰。

「還有那些人,你們給我的恥辱,我會百倍千倍的奉還給你們,等著吧,很快我就會回來的。」

而後,就見他再次開始練拳,招招式式都是極為講究精準,正是那套無名拳法,這些日子以來,隨著他的實力漸漸恢復,他也就越發的感覺出這套拳法的厲害和神奇。

三天之後,崎嶇的山道上,一隊人馬緩緩而行,觀其打扮,正是赤練山莊的一幫子土匪,為首之人,身著黑衣,眼神陰冷,正是那位二當家的。

「二當家的,這一次咱們去張家收繳月例,要不還像上次那樣?臨江鎮那三個小妞可真夠味呢,聽說張家小姐長得那可是水靈。」

一個賊眉鼠眼,瘦骨嶙峋的矮子,幫著這位二當家牽著馬,回頭猥瑣的笑著,向二當家說道。

「張家不行,張家乃是大戶,其家主雖說臣服於莊主,願意每年上供,但是你應該知道,那位張老爺在江湖上也是一方高手,實力絲毫不比我差。

若是我們像對付臨江鎮那樣對他,只怕會讓這老傢伙狗急跳牆,到時候,就我們這幾個人,討不了好,反而有可能喪命,對付這姓張的,不能硬來。」

「還是二當家的厲害,周圍這些村寨,哪一個不知道二當家的的威名,只要二當家的到場,那姓張的肯定會自己雙手把該給的孝敬送上來。」

另一人一身戎裝,不過那盔甲卻是極為破舊,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上面甚至還有點點血跡,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