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九章 我是來滅門的

第九章 我是來滅門的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唐浩的屍體靜靜的躺在地上,身上的鮮血已經流盡,旁邊,五道身影站立,臉色難看的看著。

「少爺,屬下查過了,唐老身上的傷跟老二他們的一樣,都是被人一拳轟碎胸骨,然後殺害的,是同一個人。」

俞天罡臉色有些忐忑,人是在他的管轄範圍出的事,而且是在幫他剪除隱患的時候,被人暗殺的,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公子,我們在數十丈外發現了不少暗器,應該是老唐留下的。」

年輕人身邊的另一名融合境界的中年人,面色陰寒,恭敬的開口說道。

「那也就是說,唐浩已經發揮出了全力,而且與敵人曾經拉開距離,最後卻又被人追上,一拳重傷之後被殺的。」

另一名讓郭浩看不透的,身穿玄色長衫的中年人開口說道。

「鍾克,你的意思是?」

年輕公子聞言,面色嚴肅。

「很顯然,這個人的實力遠遠超過唐浩,唐浩的實力在他們三人之中不是最強大的,但是憑藉超絕的輕功和出神入化的暗器功夫,他卻是三人之中最會保命的一個,而今卻被人正面擊殺,這說明,那人實力遠超唐浩。」

鍾克面色也變得有些陰沉,原本以為只是世俗武林中的高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如今看來,他們的敵人很不簡單啊。

「正面擊殺,實力遠超唐浩,那豈不是說,這人很有可能是煉體境強者?」

年輕公子臉色越來越陰沉,一邊的俞天罡則是有些慌亂,他的武功在江湖上可以說已經是很強大了,但是面對煉體境強者,他卻還差得太遠。

「很有可能,不過應該只是最近才突破的,否則的話,以這人的心思之狠辣,赤練山莊只怕早就不存在了。」

這話說得俞天罡臉色發白。

「煉體境強者?那又如何,敢與我鍾家為敵,本公子一樣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走,我們去那個臨江鎮看看,本公子倒要看看,這小小的臨江鎮,到底藏著何方神聖,竟然讓本公子折損了一名屬下。」

年輕公子冷哼,似乎對所謂的煉體境強者極為不屑一般,但是,從他的眼神中的凝重就可以看出,他沒有絲毫小看對方。

此時,赤練山莊外,一個瘦小的身影出現,緩步向著赤練山莊正門走去,沒有任何掩飾身形的意思。

正是郭浩,他原本就打算直闖赤練山莊的,只不過因為那五人的到來,讓他不得不有所顧忌,鍾潤和他身邊的鐘克不說,單單是俞天罡和另外幾大高手就足以將他圍攻致死了。

所以他也只能夠半路截殺唐浩,以調虎離山之計將他們支開,然後再實行他原來的計劃,雖然少了一個俞天罡,不過能夠將赤練山莊毀去,也算是稍解他的心頭之恨了。

而且,滅了赤練山莊,俞天罡也一樣逃不出他的追殺,還有那幾個人,沒有他們身後的勢力的支持,以俞天罡的為人,只怕早就被人大卸八塊了。

所以,俞天罡必須死,那幾個人也一樣,包括他們身後的鐘家,一個靠著欺壓普通百姓維持自己勢力的家族,沒有必要在這世上繼續存在下去,更何況,他與對方原本就是死仇,他永遠不會忘了半年前,鍾家帶給他的恥辱。

赤練山莊外面並沒有守衛,但是郭浩卻知道,在他出現的這一刻,至少有十餘架重弩已經瞄準了他,但是他毫不在意,依然面色淡然的向著赤練山莊大門處走去。

啪,啪,啪

郭浩抬手輕

輕的敲著赤練山莊的大門,他敲得很輕,但是傳出的響聲卻瞬間讓整個赤練山莊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一時之間,整個赤練山莊警報大起,人聲鼎沸,很顯然,山莊之中還有高手,能夠聽得出來,這個敲門的人不簡單。

郭浩稍稍後退數丈,站在大門前靜靜等待,他知道赤練山莊很快就會有人出來了,果不其然,不過片刻,赤練山莊的大門緩緩打開。

一隊人馬出現在郭浩的視野之中,為首三人皆是一身勁裝,身後有五十餘名高手齊整站立,個個修為都在游離境界以上。

這讓郭浩心中吃驚,難怪赤練山莊在江湖上如此有名,做盡壞事,竟然還能夠存在這麼久,單單看這些高手,就可見一般了。

「嗯?小子,剛才是你敲的門?」

眼見門口只有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孩子站著,大眼睛撲哧撲哧的閃著,看著他們,讓一眾高手面面相覷。

為首三人之中的中間一人,看了一眼旁邊的一個黑衣大漢,那大漢微微點頭。

「在下赤練山莊三當家,胡云浩,不知道小兄弟駕臨弊庄有何見教?」

中間之人再次抱拳,開口問道。

「胡云浩?你跟俞天罡是什麼關係?」

郭浩卻是連動都沒動,直接就開口問道。

「小娃娃,你家大人沒有教你見長輩要有禮貌嗎?竟敢直呼莊主姓名?」

左側一人臉色陰狠的說道,胡云浩也是臉色陰沉,他聽得出來,郭浩對俞天罡沒有半點的敬意,甚至於那種語氣根本就是毫不在意,他感覺,他們似乎遇到了一個大麻煩。

「那這裡,可是赤練山莊?」

沒有理會那人的呵斥,在他的心裡,這些人都不過是死人,跟死人計較,沒有意義。

「小子,原來你也知道我們赤練山莊啊?既然知道,還不趕緊跪下請罪,說不定,三莊主一高興,就能免了你的不敬之罪。」

右邊一人嘿嘿一笑,滿嘴的黑牙,陰森的說道。

「免我的罪?沒有必要,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