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十章 我的修行路

第十章 我的修行路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聽聞年輕公子的話,俞天罡頓時臉色大變,那人可以將與他同階的唐浩輕易的殺死,甚至於連一點傷都沒有留下,若是他此時去了赤練山莊,那山莊上下絕對無人可以與他抗衡。

「求公子救救赤練山莊!」

想到此處,俞天罡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乞求年輕公子支援赤練山莊。

「太晚了!」

年輕公子嘆了一口氣。

「我們午時出發來到此地,花費了三個時辰,以我們幾人的修為,全力趕路的話,半個時辰左右可以趕到赤練山莊,也就是說,很有可能他已經在三個時辰之前就已經去了赤練山莊。」

鍾克面色嚴肅,看著俞天罡說道。

「他能夠殺得了唐浩,三個時辰的時間,足夠他將赤練山莊夷為平地了,所以,現在我們回不回去,都是無關緊要了,如果他真的是調虎離山的話,現在已經晚了,如果不是,我們回不回去又有什麼關係呢?」

說著,鍾克又轉向了年輕公子,躬身道:「公子,這裡由屬下來主持,還請公子立刻離開此地,回蒼山鎮,現在的情況已經超出了我們的預料,敵人的實力不比我們弱多少,為了公子的安全,還請公子認認真真考慮。」

「公子不要啊,求公子救救我赤練山莊!」

沒有等鍾克再說完話,俞天罡猛地磕頭求道,連公子都忌憚的人,那又豈是他所能夠抵擋的,如果公子離開,只怕赤練山莊將無一人可以活下來。

「不行,鍾克,我這一次費盡心機才得到了這麼一個表現的機會,現在才不過出來不過四個月時間,尚無任何建樹,若是就這般回去的話,如何向父親交待?

而且,我的那幾位兄長,哪一個是省油的燈?我們兄弟幾人中,以我的修為實力最低,這已經讓我極為被動,我可不想再給他們落下口實,我就不信,這個人真的那麼強大,真的能夠將我們幾人都打敗。」

年輕公子的臉上變得堅定無比,目含厲色,他的話讓俞天罡舒了一口氣。

「我們就在這裡等著,我就不信他們會永遠都不回來,這裡可是他們的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幾人都不再說話,他們都明白公子的處境,當然想公子能夠取得家主的信任,到時候,他們的地位自然也會水漲船高。

另一邊,赤練山莊,此時已經是血流成河了。

郭浩手中的軟劍和短刀都已經廢了,現在拿著的兵器都不知道換了多少次了,先前的兵刃都已經或是卷刃,或是無法再承受他的內勁而被震斷。

郭浩依然在木然的殺著,整個赤練山莊外圍已經被他橫掃了一遍,此時他已經闖進了赤練山莊的內院,他的臉上也已經沒有了原本的柔情和思念,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空靈。

他感覺到,手中的刀劍都已經不存在了,周圍的敵人也已經消失不見,他已經忘了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但是每一個想要逃離的赤練山莊的弟子卻總是無法逃過他的追殺。

在他的體內,內勁如龍,不斷的衝擊著他的靜脈,同時向著他的丹田部位聚集而去,如果他是清醒之時的話,只怕要痛的死去活來了。

狂暴的內勁瘋狂的衝擊著他的經脈,如

今他的修為太低,肉身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如此強大的衝擊力,甚至有幾處經脈在瞬間就被沖斷,這種痛苦,就如在體內有萬千螞蟻噬咬他的血肉一般,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

原本,若是正常,他的肉身會直接被狂暴的內勁衝擊爆開,死無全屍,但是此時他已經陷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體內的內勁雖然狂暴,但是卻還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保護著他的肉身。

這就讓他的肉身時刻處於一種類似毀滅,新生的特殊狀態,不僅僅沒有將他的肉身撐爆,反而不斷地淬鍊肉身,讓他的身體力量越來越強大。

終於,凝聚在丹田部位的內勁越來越多,越來越濃郁,一股奇異的力量卻依然在不斷地將這狂暴的內勁壓入丹田,郭浩感覺到,全身的內勁都已經開始收縮,他的手上力氣越來越大,但是內勁卻越來越少。

郭浩依然在不知疲倦的殺著,沒有了內勁支撐,他的刀和劍竟然反而越來越快,而且威力也越來越大,讓赤練山莊的人更加恐懼了,他們也有人看出了郭浩的狀態不對,想要近身影響他,讓他走火入魔。

然而,所有想要如此做的赤練山莊高手,全部被郭浩分屍,死的不能再死,凄慘無比。

終於,郭浩的內勁全部被壓入了丹田之中,郭浩修鍊的功法非凡,而且月余修鍊,在白猿每日助他洗毛伐髓的情況下,他已經達到了凡俗武林高手的極致,他體內的內勁豈是尋常高手可比的。

無窮的威力爆發出來,郭浩感覺到體內有無窮威能沖向四肢百骸,瞬間而已,他雙手中的刀劍就化作了齏粉,同時,一股無比強大的波動從他的身上傳出,周圍正在圍攻他的赤練山莊弟子有數十人被這股波動掃中,直接爆成了一團血霧,嚇得其他人個個驚恐的向遠處退去。

郭浩自己也被這一次猛烈的衝擊喚醒,從那種其妙的狀態中恢復過來,沒有理會周圍的赤練山莊弟子驚恐的眼神,郭浩自顧自的盤膝而坐,細細體會體內發生的巨變。

他知道,自己進入了一個很奇妙的境界,這個階段他已經經歷過一次,雖然這一次的感覺與上一次有所不同,但是他知道,現在的他比之前強大的不止百倍。

體內的內勁已經消失不見,取而